这个人还是显示了特有的手腕的,显然张超也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拉一个人出来接手这么多的产业,不用想也是知道,这个人一定之前也已经跟了张超很久了。

  如果认识他的人,看见他了,会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初在W市名声赫赫的夏宏盛的下属,也是当初小天堂的老板,W市的五爷,当初五爷和宁孩两个人从小天堂神秘失踪之后,再也音讯全无,当宁孩在露面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朱柯身后的老板。

  但是老五一直没有露面,宁孩不敢曝光与众,可是老五却明显的已经曝光与众了,没有人知道两个人当初是怎么在那个房间里面离开的,也没有人知道,老五为什么翻来覆去的,最后却成为了张超手下接手这所有生意的人,也不知道老五和张超有过什么协议,关于这几个人的版本,也是流传的越来越多。

  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张超和夏宏盛两个人心里面清楚,夏宏盛也把这个事情猜测的差不多了,张超现在手下是实在无人可用了,所以只能把一直藏起来的老五,又给搬了出来,而且,老五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至少做这些事情是很拿手的,这个时候,如果老五再不出来,张超而已没有别的可以用的人了。

  老五原本就是张超的下属,其实这些宁孩也早都知道了,在这里这么多年,宁孩还是见过血鬼,还有一些血鬼的下属的,而且,他也知道,那次的事情,是老五叫了人过去要干掉他的,因为他和老五都有伤,还着急跑路,老五也害怕自己对他下手,所以一直是防着的,老五是想要稳稳的吃掉宁孩,也就是那次命大,两拨要杀了自己的人互相打了起来,才让他跑掉了,没有人知道他遭受了多大的罪,才活下来,但是自己的人生也毁了,所以他才要和夏宏盛和张超,都势不两立,宁孩是一个有脑子的人,在古城呆的久了,自然会看见一些张超的下属,也自然会不小心看见一些熟悉的面孔。

  只是老五,到现在都不知道,其实朱柯的身后站着的是宁孩,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出来见光的这一刻,已经又和宁孩聚集在一所城市了,张超以前不敢让老五见光,也是害怕夏宏盛那边知道什么,现在这样看来,那边已经都清楚了,所以他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反正也是和那边不死不休了,他更不会在意什么了,至于老五为什么会在这里,他随便编一个谎话,只要说得过去,就可以给上面交代了。

  至于另一个陌生的人,这个人的来头也不小,正是无情,其实当初老五抓了无情和凡骁之后,一直把无情关起来,这些都是假象,无情从那个时候消失,也是因为老五私下找到他,给了他重金诱惑,让他来这里帮着张超做事情。

  无情是什么人,那是比凡骁之类的人还要高一个辈分的,老江湖老杀手了,所以张超自然也愿意把他留在身边,可是需要建立信任,还有投名状,无情刚好也没有别的地方去,这么长时间,也就一直留在张超的身边,在古城发生这个事情之前,张超是把无情安排出去做事情的,做他最拿手的事情,那就是帮他训练一批人,张超出钱,出人,无情负责训练这伙人,虽然不是短时间可以训练出来的,但是毕竟现在来说也是有年头了,而且当下的情况,张超也不会让无情在从外面呆着了,毕竟人手不够。

  连黑子都不在了,血鬼这个保命符,现在也不知道追着刘飞阳他们追到了哪里,所以没办法,只能把无情调回来了,不过还好,无情还是带回来了一些下属,这些人一个一个年轻力壮,精神抖擞的,都守在张超身边的话,张超的心里面也是有底的人。

  朱柯是彻底的完蛋了,想要平反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且朱柯已经主动认罪,并且把所有的罪名都扛下来了,杨凯明和杯子两个人从警局无罪释放了,老地主的下属已经都被张超整合了,而且杨凯明和杯子两个人从警察局也被放出来了,毕竟没有足够的证据,两个人出来之后,老五亲自带了上百口子人,几乎都堵塞交通了,只不过杨凯明的那些消失的下属,在杨凯明出来之后,也去接杨凯明了,并且双方在大马路上就对峙起来了,也就是警察出来的及时,分开了两伙人,至于杯子,从出来以后就一直阴着一个脸,自己的下属现在除了在监狱里面的,就是在医院里面的,一瞬间,他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两个人都没有在古城逗留,杨凯明的老巢,最近也是不太平,索性杨凯明出来就带着人要回去了,可是杯子没走,他是不想走,毕竟自己还有那么多兄弟在里面,那么多人在医院,得有个人照顾,可是这样一来,他就处于很被动的局面了,还好,杯子手上有枪,这货就是狠,从哪儿都敢抄家伙,从哪儿都敢招呼,杨凯明是不得不走,得回去照顾自己家,杯子也要留在这里管自己的兄弟,也是不会把自己的这些兄弟就这么丢下来,索性他自己也是冒着玩命的风险。

  张超现在也是低调多了,这一次的事情,好不容易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了,不干净的那些,都随着那些人生命的结束,也结束了,还有最主要的就是胡雪峰不在了,那是他最大的助力,莫名其妙的就掉下了悬崖,所以让张超做事情,也挺小心的。

  否则的话,按照以前,估计杯子早就完了,杯子毕竟也曾经是一方大哥,所以出来之后,身边还是靠拢了一些原先忠心的下属,人数虽然不多,也就是三五个,但是在杯子这个时候能站出来,也都可以了,而且既然这个时候敢往杯子身边站的,那就都是想要跟着杯子一起玩命的,有一句古话叫做光脚的永远不怕穿鞋的,所以杯子还有他这三五个下属,天天家伙就在身上揣着,还真就好几天没有人敢招惹。

  加上梅志康和曹彬彬两个人,这次事情受影响最小的两个人,连着豆子,带着朱柯的那些下属,这些人,也形成了一个小集合,这个小集合急速以八角胡同为根据地的。

  他们也只剩下八角胡同了,所有人都在等一个人,等这个集合未来的大脑,王赢。

  王赢这半个月,在看守所里面呆的简直就要崩溃掉了,天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过这也确实很好的锻炼了他的心态,到了后面几天的时候,他已经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不在疯狂打砸枪毙,也不会再大吼大叫,他已经开始仔细冷静的思考,思考接下来自己该做些,该怎么做了,他已经猜想到了外面的情况,一定是张超已经大一统了。

  他想想自己的处境,就觉得很危险,一瞬间,他自己也觉得有些迷茫,他到底应该怎么做,在王赢出狱前的头一天晚上,终于到了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了,王赢想想都兴奋,他这一辈子也再也不想来这种地方了,关于他父母的事情,让他迷茫了不少,盛会对于他来说,越来越远了,他自己甚至也有些失望,小尾巴和小马哥的事情,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所有的一切,都让他觉得,他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

  也不知道姚雅去哪儿了,他们过的好不好,但是王赢已经做好了接受一些最残酷现实的准备,夜幕降临了,王赢靠在牢房里面,周围漆黑一片,他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脑子里面还在思索着,自己明天出去以后,到底要做什么,他自己本身是十分厌恶混社会的,更不愿意触犯法律,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难以改变,他甚至想到了找一个地方,隐匿起来做小老百姓的生活了,让他去带着朱柯的人,继续做这样的事情,他也是不会做了,太危险不说,主要是他很反感这些事情。

  :最1新章;节{上~酷匠.☆网

  这个时候,走廊里面传来了脚步声,王赢有些好奇,因为这个时间段,是从来不会有人来探望他的,尤其是他明天就要出去的情况下,他仔细的看着外面,很快,一个身影出现了,他只是站在外面,浑身上下套着一件黑色的雨衣,这雨衣把自己包裹的非常非常的严实,而且是从头到脚的都包裹了起来,而且男子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这面具看起来有些恐怖,他就站在那里,王赢下意识的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到没有往后退,和面前的这个人面对面的站着,他看不清楚男子的样貌,那个地方确实阴暗,但是这个人让王赢看着很不舒服,一瞬间,他还以为这个男子是来要自己命的,可是这个念想,一转眼就被他制止了,这种地方,怎么可能随便进来人呢?

  他虽然心里面有些担心害怕,但是脸上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的,男子这个时候笑了起来“你就是被胡雪峰糊弄的那个孩子吧,那个想要一心钻到盛会顶层的孩子吧?”

  “你想干什么,你就直接说吧。”王赢从边上也是简单明了,但是他这一句话,让对面的这个人有些诧异了,他对王赢突然之间也来了一些兴趣。

  “怎么着,我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里,你就不怕我是害你的?然后,你也不问我是谁?”

  “害我也不会从这里害我了,至于问你是谁更没必要,想告诉我,会打扮成这样吗?”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而且说话声音都是明星的经过处理的,嘴里面还藏着变声器呢吧,这么害怕我知道你是谁,是我已经认识你了,还是可能以后会碰见你?所以,还是简单点吧,直接告诉我,你想要做什么,就好了。”

  男子不经意间上下又打量了打量王赢“你觉得这看守所的滋味怎么样?喜欢不喜欢?”

  “你这不是说废话么,要么你进来试试。”王赢直接噎了他一句“直接说正题吧。”

  “听说你对你父母的事情很感兴趣,很想找到你的父母,对吧?我可以帮你找到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