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夏宏盛不一样,夏宏盛就是把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所以来的时候虽然只带了十来个人,但是这十来个人,都是灰血手下的好手中的好手,而且来之前夏宏盛就已经知道了宋剑的事情,对于宋剑,他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但是宋剑是自己的下属,而且对自己忠心耿耿,肯定要先救人,在想怎么处罚宋剑,他这一路也是暴跳如雷的,至于张超,那失去亲人的痛苦,已经让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就是要杀了宋剑,这两伙人在这里疯狂的打斗,虽然张超这边人数占多,但是明显的夏宏盛这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前后不到几分钟,张超这边二十多口子人,死的死,伤的伤,全都倒在了地上,另外一边夏宏盛这批人,只有几个挂彩的,但是每个人身上脸上都有不少血迹。

  不动手是不动手,但是刚才一动手,那动的就是死手,张超依旧半跪在地上,跪在自己的墓碑前面,另外一边的灰血,身上连一点血迹都没有,他直接就把宋剑背了起来。

  他一脸鄙视的看了眼张超,背着宋剑就走,张超依旧半跪在地上,这个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丝毫愤怒的表情了“夏宏盛,今天让你钻了一个空子,我还是那句话,我侄儿的命,他宋剑得还,就算今天不还,以后也得还,今天我张超这么多兄弟的血债,也得还,你把人给我留下,你走你的,我不在追究,否则的话,夏宏盛,你一生不得安稳”

  周围冷风嗖嗖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宏盛的身上,夏宏盛也是一方大哥,既然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就不是谁都能控制的了,他随即笑了笑。

  “张超,既然说到这了,我不妨就把所有的话都给你挑明了说了吧,当初你我两个人在古城争来争去,本来就不是什么太好的朋友,利益冲突严重,就像是你与老地主一样,只不过老地主是后来自己病死了,没有办法与你抗衡了,我夏宏盛,是为了避其锋芒,所以带人离开了,虽然离开了,但是有些债,我一直也没有和你算过,第一点,我算是被你张超挤走的吧?那个时候,如果太岁不把我带走,派到别的城市的话,你是不是就会对我下手了?你害怕我抢你的位置,而且也确实是那样,如果不是我被调走了,你张超也不会一个人在古城一家独大,可是我被调走了,老地主又起来了,这是没有办法控制的吧,所以你和老地主在打着朋友的名义下,也是斗了这么多年。”

  “但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是我走了你也一直没有忘记霍霍我,我当初走的时候,不算灰血,就带走了两个人,一个是老五,一个是宁孩,这两个人有一个人是你安插进我身边的钉子,我说的没错吧,这个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但是那个时候,我不能确定是谁,所以我只能一点一点的试探,试探到最后的时候,也没有试探出来是谁,却把两个人意外的全都给得罪了,不过还好,得罪他们两个的时候,已经不是当初刚带他们两个走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根基不稳,得罪他们两个的时候,我根基已经很稳了,我那些年很努力的想要找到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是你的人,到了最后也没有准信儿,两个人都有嫌疑,也都有野心,最后没办法,所以我只能吧两个人一起对付。”

  “所以那两个人才一起记恨我,但是最后我还是成功的挑唆了他们两个人了,让他们两个打起来了,两个人逃跑之后,灰血曾经追上过两个人一回。”

  “可是灰血追上他们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发生内讧了,当时只是一起逃跑,但是逃跑离开之后,两个人的仇恨太深,还是没有办法解决,所以又内杠了。”

  “我那个时候就是想把两个人一起收拾掉的,结果他们内杠的时候,我就给灰血下了命令,让灰血把两个人也都干掉,可是这个时候却出现了第三方人,这第三方人打乱了灰血的节奏,让两个受伤的人,一个是宁孩,跑掉了,现在都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另一个老五,却被这些人带走了,同样的,这批人心狠手辣,上来就动枪,干掉了我夏宏盛十几个兄弟,要不是灰血命大,灰血也得葬在那里,这个秘密我再心里面藏了好久了,我一直不说,我害怕隔墙有耳,也一直不让灰血说,我自己却也一直在暗中调查这个事情,张超,我问你一句,那伙人是谁啊?”

  “我告诉你,那伙人带头的,就是血鬼,虽然我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我猜测也能猜测的到,血鬼救走的老五,就是你的人,老五不是傻子,他虽然冲动凶残,但是和宁孩那么火拼,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你觉得我夏宏盛在W市的势力越来越大了,而且没有对手,你这边还有个老地主和你明争暗斗,你不想我过的那么痛快,加上我自己那哥时候也是不争气,不相信宁孩,所以你也想让我的左膀右臂打起来,那老五也是授了你的意,那个时候我夏宏盛在W市的影响力已经没多少了,因为我退出之后,一直藏在暗处,在观察老五和宁孩,你知道,那个时候只要宁孩和老五乱了起来的话,对我的打击绝对是大的,所以他们就真的乱了起来。”

  “老五早就准备了一条自己办公室逃出去的密道,但是那个时候宁孩是不想和老五一起逃跑的,是要和老五玩命的,可是那个时候老五手上拿捏着宁孩老婆孩子的性命,所以宁孩那个时候也必须要听老五的,老五也甩不开宁孩,所以只能和宁孩两个人一起跑路了,这就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消失的原因。”

  “但是那个时候警察抓得紧,我亲自让灰血带人也追的紧,道上我给的赏金也高,因为那个时候我就是想把两个人一起灭口的,宁孩自然是恨我的,他恨我,是因为他那么多兄弟,那么多产业,都是等于我的怀疑毁了的,而且事后我一直安排人追杀他们,但是宁孩也是一定恨你的,因为老五是你安排的,他们多少也算是过命的兄弟,所以不管如何,等于都是被咱们两个下棋的,给弄的余下的人生都毁掉的。”

  “老五和宁孩两个人最开始跑的时候,还是一起跑的,因为那个时候宁孩不知道老五是你的人,但是老五的性格,也是因为那个时候受伤了,加上宁孩对他也挺警惕的,他想要干掉宁孩,也没有那么容易,所以他才暗中通知了你们去接应,他想着等着你们去的时候,那样一次性的击杀宁孩,让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可是你们去的时机,和灰血赶过去的时机一致,才发生了后面的火拼,宁孩也是借着那次火拼,受了重伤,逃窜离开的,那会他也是命好,两伙人都是要干掉他的,可是这两伙人却又打斗在了一起,宁孩逃跑以后消失了,你们从后面使阴损招数,差点弄死灰血,救走了老五,我说的没错吧,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承认的,因为如果这个事情的证据,被太岁抓到了,那你就没有活路了,所以你不承认也不要紧,我今天只是把这些告诉你,我夏宏盛还是想和你走完面子上面的这些事情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你自己不想走了,我以前势力不如你,被你挤走了,但是不是以后势力永远都不如你了,你别真觉得我怕你,张超,你现在在我眼里,什么都不算,如果我不是害怕太岁追究,我今天一定弄死你,不管是不是你,都当你,给当初灰血那十几个兄弟报仇。

  夏宏盛说到这的时候,气势上面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张超,他伸手一指他的脑袋。

  “我劝你先最好安分点,否则的话,老子先趟平了你,再回家,那样你就真的不值当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没有地方哭去,别招惹我,在招惹我,我今天把你一起埋这,让你早点去陪你的侄儿,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可以试试。”夏宏盛慢慢的走到了张超的边上,带着羞辱一样的手势,拍了拍张超的脸“张超,给你脸的时候你就接着,你如果不接,那就别怪我抽你的脸。”

  夏宏盛说到后面的时候,也生气了“我夏宏盛今天把话放这,我回W市等你,你来一个人,我夏宏盛就埋一个,你来十个,我就埋十个,尽管放马过来,哈哈哈哈。”

  夏宏盛嘴角挂着猖狂的笑容,转身就走,身后的那批手下,也都跟在了夏宏盛的身后,灰血扛着宋剑,两个人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路过张超身边的时候,灰血没有看他。

  {酷#匠f$网k永N2久!S免费看V;小$S说

  “我那十几个兄弟的事情没完,告诉你,张超,咱们走着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