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自己的亲人,自己从小看大的孩子,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以这样一个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心里面十分的压抑难过,他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

  “姐,姐夫,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黑子,以后我下去了,再给你买赔罪!”张超大头朝下“咣,咣,咣”的连续磕了三个响头,非常的用力。

  抬头的时候,他看着那边被五花大绑的宋剑,咬牙切齿的“来人啊,给我血祭了他!”

  边上一个魁梧的大汉,走到了被捆绑的宋剑边上,手上拿着匕首,上去两下,很麻利的就把宋剑的衣服给划开了,他身上已经鲜血淋漓了,宋剑整个人的状态也不好。

  但是他这个时候眼睛里面却没有一丝恐惧的表情,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壮汉,瞅着那边的张超“你个小赤佬!老子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宋剑一边说笑,一边嘴角挂着鄙视的笑容,张超愤怒的抬头,看着宋剑,咬牙切齿的,先把他舌头给我割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血水都从自己的嘴角流出来了,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生气。

  边上的那个魁梧壮汉,轻轻的从宋剑的身上就划了一下,这一下没有太用力气,鲜血却不停的往出涌,随即壮汉听见了张超的愤怒,上去就卡住了宋剑的脖颈,好像是专业的一样,轻轻一拧,就把宋剑的下颚,给拗的脱落了,宋剑没有办法闭嘴了。

  壮汉上去就抓住了宋剑的舌头,他手上的刀举起来,就在他要下手的时候,从侧面的阴暗处,突然之间蹿出来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两个大跨步,上去一脚踹中壮汉小腹。

  壮汉整个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上,还连着打了好几个滚儿,边上的人群一瞬间都站了起来,张超是没有办法动态的,轻轻一动,身上的伤口就撕裂般的疼痛。

  这个身影上去前后几下,就把捆绑住宋剑的绳索给割开了,宋剑整个人栽倒在了灰血的怀里面,灰血一抱宋剑,宋剑冲着灰血漏出来了开心的笑容“哥们,来了。”

  这灰血和宋剑的感情看起来也挺深,他搂着宋剑,笑了笑“忍着点,放心,我再,没事”灰血一边说,一边扶着这边的宋剑就要走,可是周围这么多人,岂能随意的让灰血和宋剑两个人就这样离开了,周围的人都把路堵死了。

  灰血搂着宋剑,转头看了眼那边的张超“超哥,我问你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没你的事情。”张超整个人一副哀伤到极限的表情“今天不管是谁来说,都不好使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什么都阻止不了我给我的外甥报仇!”

  “超哥,你这样不好吧,万事有理有据,怎么着,你就这样对待我们来帮助你的人?”

  “闭嘴!”张超怒吼了一声,随即伸手一指“别给我废话!三秒钟的时间!要么你自己离开,要么你们两个都留在这里,三!二!一!”张超是真的急眼了,根本不给别的人思考的机会,随即开口“给我动手!一个都别留!”周围的人这一下都要动手。

  “超哥,等一下。”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大吼,张超转头,夏宏盛居然出现了,他身后还跟着十来个人,张超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夏宏盛走到了张超的边上,看着面前的墓碑,很是尊敬的鞠了三个躬“超哥,刀下留人啊,刀下留人!都是误会!”

  “误会?夏宏盛,这他妈叫误会吗?那我也给你误会一个!”张超愤怒的伸手一指自己面前的墓碑“你给我点时间,我也给你误会一个!”

  看着愤怒的张超,夏宏盛叹了口气“他们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超哥,宋剑是我的人,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要保他一命,误会就是误会,希望超哥给个面子。”

  “我给你面子,谁给我面子?这个疯子杀了我的外甥,知道吗,我的外甥!没有他妈误会,我张超说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要血祭了他!”

  张超是真的急眼了,说话已经不给夏宏盛任何的面子了,一听张超这么说,夏宏盛从边上也有点不乐意了,毕竟都是打个级别的人物,谁也不差着谁多少,当着这么多自己下属的面,如此的和自己说话,那谁的面子上面能好受。

  \m酷匠_o网永久.免费uP看o5小8说

  夏宏盛还是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超哥,对你与外甥的事情,我深表同情,但是有些话我还是要和你说明白,做人做事,讲究的是一个道理。”

  夏宏盛一边说,一边从边上拍了拍手,很快,一个麻袋被扔了过来,边的一个夏宏盛的下属把麻袋用刀子割开,陈路岩从里面出现了,张超看着陈路岩,又看夏宏盛。

  “我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在我们帮助你张超,做好了杯子和杨凯明的事情之后,你的手下,收买了一些亡命徒,背地暗自捅刀子,伤了我两个心腹下属,这样不说,他们还在我们帮你们办事的时候,全程录制视频,交给了当地警方,以至于他们两个现在都是属于被警察监控的范围,我问你,你这样做就对吗?”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不是我授意的,那是蝈蝈自己做的,你可以问他。”

  “那同样的道理,不管如何,事情是因为你们的人起来的,那我们的人现在报仇,愤怒,也是有情可原的,您侄子的事情,我很痛心,但是宋剑,那是我的人,不行。”

  夏宏盛说道后面的时候,语气态度也硬实了不少,毕竟身后那么多人看着呢,要不把宋剑这口气争过来,他张超自己以后还怎么带下属,灰血也不能干啊。

  “现在不是你说不行不行的事情了,那个什么蝈蝈我送给你了,那是他做的不对,弄死他,不用弄死他,我弄死他都行,我直接给你一具尸体!”提到蝈蝈,张超更是愤怒的牙痒痒,他哪儿知道,蝈蝈早都已经被宁孩给做掉了,而且蝈蝈估计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在临死前,让陈路岩做的这一股子报复的事情,给张超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你说话真有意思,行啊,那人呢,你把蝈蝈现在给我送过来,咱们一换一。”夏宏盛就知道,张超一定是没有蝈蝈的消息,否则的话,他现在也不会这样了。

  “我现在还没有他的消息,我还在找他,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找到他,赔给你。”

  “那是后面的事情,那这样好了,我先把宋剑带走,你接着去找蝈蝈,你什么时候找到蝈蝈了,什么时候拿蝈蝈来换宋剑,这样总可以了把,超哥。”

  张超也不傻,他还不知道夏宏盛的心思,如果宋剑这次被带走了,那从哪儿找他去,夏宏盛想要藏一个人,那还不容易吗,问题是蝈蝈自己是真的找不到了,他现在自己甚至都怀疑,蝈蝈是不是已经跑路了,他恨蝈蝈恨得也是牙痒痒,但是还没办法。

  他冷笑了一声“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了,夏爷,就算是蝈蝈做的这一切,他是我的下属,但是你的这两个下属还活着你,可是我外省,已经死了!我今天必须要做这个事情,如果我不做的话,我以后都没有脸面下去面对我的姐姐姐夫!”

  张超愤怒的开口“血祭!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手!”张超从边上疯狂的叫吼了起来。

  夏宏盛一看张超这状态,也是知道,今天这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善了了,两个人毕竟也都是有头有脸的,这一下僵持在这里,这么多小弟还看着,夏宏盛也不想再给张超什么面子了,有些时候,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现在不管如何,他是一定要把宋剑给带走的“超哥,如果您执意这么不讲道理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

  说到这之后,夏宏盛猛的一抬头,眼神变得凌厉了不少“灰血!给我把人带走!我夏宏盛今天就要看看,到底谁敢动一下我兄弟!还是在我的眼前,血迹我的人!”

  “血迹!”张超从边上又吼了一声,灰血已经把宋剑放到了地上,随即,他从兜里面拿出来了匕首,他表情严肃,看着周围两侧慢慢靠拢过来的人。

  “血迹!!”张超一身孝服,再一次怒吼了起来,他这一吼,周围的人群也算是拿定了主意,从身上都把武器抄起来,奔着灰血和宋剑的位置就冲过去了。

  一个大包围圈儿,很直接就扑上去,在夏宏盛身边站着的人群,这一瞬间,也全都动了,十几口子人,手上拿出来了匕首,冲着包围圈的外面,也冲了上去。

  两伙人愤怒的就打斗在了一起,刀光剑影,鲜血飞溅,不停的有人倒下,灰血站在人群当中,是那么的显眼,几乎所到之处,刀刀脖颈,刀刀致命。

  张超依旧坐在原地,一声不吭,夏宏盛从边上也在吸烟,双方的争斗持续不停,张超是没有准备的,只是随便带了二十多个下属,最主要的,最近他这里一直没有闲着,本身的实力也已经折损了好多好多,血鬼先还不知道在哪儿,手下的金刚也损失殆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