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的时候,夏宏盛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他站了起来,冲着灰血示意了一下,几个人拎着手上的家伙,冲着地上的男子又过去了,一瞬间,地下室里面都是惨叫的声音,陈路岩一边被疯狂暴打,一边还在不停的求饶“我说的都是真的,求求你们了!”

  离开地下室,回到大厅,夏宏盛和灰血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夏宏盛沉默了好一会儿“现在能确定他说的话都是实话么,这个人你是哪儿弄来的?”

  “他说的是实话,视频就是他录制的,第一手资料,也是他散发出去的,他是源头,我们找到了帮他办事的人,也都拷问过了,没问题,这个人叫陈路岩,是张超手下五大金刚之一蝈蝈的下属,宋剑和孙琪展确实是刚去W市的时候,就敲了张超一笔,而且数字不小,后来他们两个人去帮张超做事情的时候,也是那个叫做蝈蝈的全程陪同的,陈路岩找的那几个打手,在刺杀宋剑他们的时候,被宋剑和孙琪展干掉了三个,还有一个活口,那个活口被警方控制了,我亲自过去审问的,确实是陈路岩去安排的人没错,至于这个陈路岩,他和蝈蝈是十多年的兄弟了,是他替蝈蝈做的这个事情,这个狗日的张超,咱们去帮他,他他妈居然做这样的事情,这个狗日的!”

  夏宏盛从边上点了点头,还是老奸巨猾,绝对不会轻易的被人挑唆起来,看着灰血愤怒的表情,随即说道“那你怎么会知道陈路岩这个人呢,你是从哪儿发现他的?”

  “是我安排人去查出来的,主要是后面的视频扩散,我们就找源头,源头还是非常好找的,然后就抓到了陈路岩这个人,张超这个狗娘养的。”

  夏宏盛听着灰血这么说,思索了片刻,从边上摇了摇头“不对,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情,我了解张超,他不会做出来这么无脑的事情,他这么做就等于在自己现在还没有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的情况下,又把我得罪了,上来这么对我的人,那是逼我和他不死不休呢,是有人故意的想要挑唆我们,这事情不对。”

  夏宏盛听到这的时候,整个人脸上的表情也清醒了不少“现在古城那边的情况是什么”

  “我操,老夏,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两个老弟让人弄成这样,半条命差点没了,现在还被警方当成罪犯了,这么明显的罪魁祸首的张超,你特么现在问我古城的情况,你就不救人啊,你要是不救人,我特么可以就安排人过去救人了,反正我要救他们,操,还有心思和你从这聊古城的情况,妈的!”灰血转身就要走“而且还有之前的事情,我上次追杀老五和宁孩的时候,那十几个兄弟的事情!这个事情没完!”

  酷;5匠{y网c唯#y一*正☆,版P√,:其n他T6都是*盗m*版Z%

  “你别他妈叠加仇恨,我比你愤怒的多,但是越愤怒,做事情越要冷静,得有理有据的做,要么太岁那里没有办法交代!”看的出来,夏宏盛拿灰血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

  “老几把交代交代的,还有什么可交代的,太岁明摆着就是偏袒张超,这么多年了都是,爱几把怎么着怎么着吧,我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也懒得去找证据了!”

  夏宏盛看着情绪激动的灰血,连忙拉住了他的胳膊“你听我说,张超这个人你也知道一些,你觉得这样到了老江湖,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吗?这种低等的,白痴的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做呢,有人要挑唆我们在这个时候内讧,咱们不能上当,张超的事情是一定要算的,但是绝对不会是现在,咱们现在盲目的动手,会中了敌人的圈套!”

  “是,就算是你说的这个是真的,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再挑唆你们,我瞎怀疑了?妈的,老子费心费力的查出来的事情,这个事情如果不是蝈蝈做的,如果不是这个陈路岩做的,我灰血把自己的脑袋留给你,不用你动手,我自己动手!还有,当初那十几个兄弟的性命,是我灰血自己杀的,行不行,你不在乎,在乎!”

  灰血从边上也有些生气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不敢和张超撕破脸啊,我可不管他那么多,这次光明正大,老子带人去帮他,他来这么一手,老子和他没完!就算是太岁真的站出来了,也得站在事实上面说事情,对不对?”

  “你别激动,我没有怀疑你。”夏宏盛就是老江湖,头脑稍微一转“我觉得这个事情,最可能的,那就是宋剑招惹了那个蝈蝈,那个蝈蝈应该没有什么大本事,宋剑那个性子惹事是正常的,而且做事情不考虑后果,如果按个蝈蝈是个阴损的人,他私下给宋剑搞点小动作,也是没准的,但是张超绝对不知情,如果张超知情的话,绝对不会允许这个愚蠢的人做出来这么愚蠢的事情,而且如果张超知情,你绝对查不出来,太岁对于我们太过于了解,如果因为这样的事情,就闹起来的话,太岁那边没法交代。”

  “你是从这怀疑我呢,是吧?先是怀疑我挑唆你们,然后现在怀疑我的能力,我他妈的。老夏,你是不是真的找我抽你呢!”灰血从边上急眼了,伸手一指夏宏盛“还有,我警告你,别他妈开口闭口的给我提太岁了,你怎么不给我提黑白双煞?”

  这场景要给别人看见,八成得惊愕,还有人敢这么和夏宏盛说话,但是最主要的,是夏宏盛也没有急眼,但是却挂着一脸的无奈“我说灰血,你能不能和我说话注意点”

  “他妈的和你说了几句话,本来我是来邀功的,我觉得我查出来了,准备大干一场了,结果跑这你先是怀疑我的忠诚度,到现在更过分了,开始怀疑我的能力了?”

  “不是,不是,我他妈跟你们这样的人打交道也是真累,你先别废话了,我问你,现在古城是什么情况,张超还没有把整个古城都稳定下来吗?”

  “都稳定下来了,古城之前来了一个除草,就是那个蝈蝈做的,张超手下的心腹金刚”灰血靠在边上,提到蝈蝈的时候,还是一种狠的牙痒痒的感觉“杨凯明,杯子两个人还被关在警察局,朱柯已经被收押进了看守所了,朱柯的下属一盘散沙,除草之后,所剩无几,现在应该都逃离了古城了,杯子的下属除了被抓的,剩下的几个比较难搞的,都被宋剑和孙琪展两个人给搞掉了,他们也是因为这个事情被抓的。”

  “那杨凯明的人呢?”夏宏盛随即说道“帝王这个小子心思也缜密的狠,失踪了把?”

  “是的,失踪了,找不到,现在估计应该已经离开古城了,这就是古城的现状,张超没事,从外面雇佣了几个保镖,哦,对了,差点被那个叫凡骁的干死,那几个保镖也是废物,白花那么多钱了,这崇洋媚外的玩意,身边还有一个叫黑子的,跟在他的身边左右,这个人是他特别亲信的人,好像是他的外甥,但是我也没有具体问,这孙子手上还有没有打出来的牌,只不过都藏起来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

  “没有别的了?”夏宏盛低着头,仔细的思索着,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不会,陈路岩的这个事情有人在暗中操作,我问你,张超被孙琪展和宋剑敲了一笔的消息,你怎么会知道,是那个陈路岩告诉你的吗?他的层面能知道那些么?张超见宋剑和孙琪展的时候,会把他留在身边?这里面一定有事情,有人在暗处要搅局!必须要稳住,否则一定会让外人占了便宜!”

  “我发现你这个人吧,算了,算了,我和你没法沟通了,反正这个视频我是得到的第一手资料,张超昨天晚上也是一夜未眠,你等他睡醒了,你们沟通吧,让他把这个事情给个结果,他最多是把那个蝈蝈整出来,当个替罪羊,夏爷,我不知道你咋想的,我也不知道孙琪展和宋剑两个人能不能忍,有人这么霍霍他们。”

  “他们两个那边你先不要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要是知道了,那个宋剑得坏事,他的脑子比你的脑子好使不了多久,凡事要以大局为主,我这就联系一下张超,把事情都和他说一下,不用两个小时,张超就会把所有的一切都调查清楚,你别着急。”

  “我不着急啊,我有啥可着急的,那个什么,不过就是你让我别告诉他们的时候,已经晚了,你知道宋剑那个性子的,被人不明不白的这么一顿阴,要不是孙琪展他都差点丢了性命,整的孙琪展现在还重伤呢,你觉得他能不关心是谁做的么,成天给我打二十个电话问我是谁做的,知道不知道是谁之类的话,这孙子身体素质还真好,孙琪展到现在还蔫蔫的吃饭都费劲呢,他都快活蹦乱跳的了。”

  “他们不是已经被警方控制了吗?那怎么还可以打电话,你给他安排的人吗?”

  “当然不是我安排的人了,我哪儿有什么大的本事,要我安排的,就直接去救人了,硬的来了,这不是现在这个世道那些行不通了吗,所以那边出事情了,我才过来找你的,让你走公关,结果谁知道你还这么多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