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他们想要隐姓埋名,那是不可能的,不能控制住他们,这让最上面的几个人,是睡不好觉的,我都说了,现在最上面的那几个人,什么都不怕了,最怕的就是国家对付他们,国家对付他们得有证据,你的父母,就是这其中不稳定的证据之一,科娃现在在盛会的地位不低,他之前是你父母的下属,你想吧。”

  “至于你的父母为什么想要隐姓埋名,不再从盛会呆着了,那就是因为你。”胡雪峰伸手一指王赢“你父母结婚十余年,感情一直极好,可是一直没有子嗣,所有的方式都使用过了,一直怀不上孩子,其实你现在都不知道你父母的真实年龄。”

  “他们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手上的权利越来越大,金钱越来越多,他们就越来越想过平静的生活,越来越想要一个孩子,可是天不遂人愿,一直没有办法,所以为了要一个孩子,他们夫妻俩也是没少东奔西跑,求遍了各种名医。”

  “后来听说是因为一个喇嘛,是一个老喇嘛给了他们一个偏方,他们试过了之后,就真的有了孩子了,但是具体的是怎么沟通的,那就是谁都不知道了,也正是因为有了你之后,你的父母却决心离开盛会了,不知道和那个喇嘛有没有关系,具体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他们找了一个机会,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就偷偷离开了盛会。”

  “他们离开了盛会之后,就一直隐匿于民间,想来他们一定会很低调了,而且他们走的时候,是带走了一大笔钱的,但是我查过你之前的资料,你过的并不是很富裕,那就是你的父母一直过的挺小心的,改头换面,身份还有两个。”

  “但是你的父母就这么走了,你让盛会那些高层,当权的,他们心里面能舒服吗,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制约你父母的手段,可是你的父母却随时可以站出来指认他们。”

  “所以才会有科娃找了好多年,找到你父母的事情,你也看见了,盛会是多么的坚决,只要要找你,哪怕你藏到天涯海角,他们找十年,找二十年,也一定要把你找出来,你父母刚怀你的时候偷偷离开的盛会,隐匿于民间,科娃找到你们的时候,你都已经十八岁了把,那说明了什么,也就是这十八年,他们根本没有停下来过。”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怎么会突然之间和我说这么多?”王赢盯着胡雪峰。

  “那些和你没关系了,算是我内心弥补对于你的愧疚吧,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了,我只是想把你心中的所有疑惑都解开,你的父母现在肯定是在盛会,在那些当权者的控制范围内,他们是达成协议了,还是被灭口了,这些不是我能知晓的,我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当权者,所以你要找你的父母的话,那还是很费劲的,但是我觉得而他们至少有一个默契,那就是盛会的人没有为难你,再或者,是你父母使用什么手段,让他们不追究你,或者和上层达成了什么协议。”

  “你的父母现在可能已经不再人世了,也可能被囚禁了,再或者被人派出去做什么别的事情也是有可能的,因为盛会这个层面,看起来这么庞大了,也有让他头疼的对手,你父母在盛会的高层,还是有很大的知名度的。”

  “还有就是第二个事情,关于你们过年的时候,在你们家送去炸弹的那个事情。”

  “那个炸弹不是盛会的人做的,如果盛会想要对付你们的话,那不会用这种方式,把事情搞得那么大的,这么大一个组织,想要收拾一个你,那还不容易吗?”

  “那个也不会是阿坤做的,阿坤不会那么没有脑子,做出来那种事情的,我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你了,所以说,你要把注意力转移一下,小尾巴还有你个那个兄弟小马哥的事情另有其人,你以后要小心,别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至于伟哥和刘敏,我已经让他们离开了,我不会再威胁她们做什么了,她们挺无辜的,他们两个知道我来找你,让我给你带句话,那就是对不起。”

  胡雪峰说到这的时候,笑了笑,老长老长的烟灰,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都没有拍烟灰,也靠在边上“我把我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你了,张超其实在盛会来说,什么都不算,只能是一个小角色而已,所以你别想真的要如何盛会了,那是天方夜谭。”

  “你父母的事情,你没有办法解决的,至于黎春的事情,他是个好人,我们兄弟这么多年,我对不起他。”胡雪峰说道后面的时候,情绪越来越低落。

  更新35最快M上5酷匠,'网q

  周围突然之间就安静了,好一会儿,他笑了笑“至于黎春的死,那是一个必然。”

  王赢抬头,瞅着胡雪峰“为什么是必然,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王赢今天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胡雪峰为什么会和他说这么多,而且,听起来,好像都是真的。

  “以后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胡雪峰说完,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转头,看着牢房里面的王赢“这里面的滋味不好受吧,你听我的,现在只要敢违法犯罪的,最后一定是在这里面的,哪怕暂时不在,那记着,那是暂时的。”

  “这些不用你教我,我从小接受我父母的教育就是这样的,我不会违法犯罪的。”

  “那就好,出去以后离开古城吧,别在参与这些事情了,否则的话,你的命都保不住了,你听我的,你留着你的性命,好好的生活,你别找你的父母,你找不到他们,也没有用,只有等着他们找你了,只要他们可以找你,方便找你的时候,一定会来找你的,王赢,听我一句话吧,那么,最后再和你说一句话。”

  胡雪峰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他转头,看着牢房里面的王赢,他冲着王赢笑了笑,然后很尊敬的冲着王赢鞠了一个躬“对不起,孩子,我当初欺骗了你。”

  看着胡雪峰的背影离开,王赢坐在原地,也沉默了,一瞬间,他好像搞清楚了很多很多,自己的父母的身世他居然都搞明白了,他想到了那个喇嘛,他甚至想到了贡嘎啦,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贡嘎啦了,也不知道这个疯子现在在什么地方藏着……

  胡雪峰从看守所出来,抬头看着脑袋顶上耀眼的阳光,他嘴角挂着笑容,走到了自己的车子边上,他打开了车子,刚一坐上车,在他的后脑位置,就有一把手枪顶住了他。

  “胡局长,我们动身吧,都已经等了你这么久了,你跑到这里来,干嘛来了?”

  “有些遗言想说,总可以吧。”胡雪峰没有丝毫害怕的情绪“那我开车了,记着我们之间的约定。”胡雪峰嘴角挂着笑容,随即发动了车子,阳光实在刺眼,车子往前行驶的速度飞快,很快,看守所边上是一条山路,两侧都是悬崖峭壁。

  车子几乎是刚行驶到山路边上的时候,胡雪峰抬头顺着后视镜,看了眼后面拿枪指着自己的人,他嘴角微微上扬,心中太多不甘心,脚下猛的一踩油门。

  整辆车“嗡!”的一声就蹿了出去,冲着边上的悬崖边上,车子直接就飞出去了,车子在空中的那一瞬间,胡雪峰张开了双臂,那笑容,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在古城第一人民医院,在住院部的病房内,孙琪展和躺在病床上,伤的都不轻,浑身上下包裹的很严实,在孙琪展的边上,另一个被包个的像个木乃伊的家伙,叼着烟,一边抽烟,一边还鼓捣着手机“琪展,这事情我越想越不对,总觉得里面有蹊跷,灰血这么长时间一直再查,也没有把结果彻底查出来呢,要么我去查好了,我觉得是张超,麻痹的,那会还特意提醒你要小心,结果自己还忘记小心了。”

  宋剑这表情却是挺滑稽的,脑袋上面纱布,就穿了一条内裤,身上能看见的地方,到处都是绷带,真的很像是一个木乃伊,然后一只手上还插着点滴。

  在门口的位置,狐狸,三炮,龙王,一行人多少也都挂彩了,三个人堵在门口,翘着二郎腿,手上拿着一副扑克,正在斗地主,也不管这边的宋剑。

  孙琪展很是虚弱,瞅着这宋剑,给人一种生龙活虎的感觉,他缓缓的开口“操你嘴,起来,你坐到我的输液管儿了!”这话一说完,宋剑连忙抬头,看见他压着孙琪展输液的输液管,都让孙琪展有些回血了,他灵敏的一下就跳拎起来“我操!抱歉,老铁,你说你这次算是救了我一命了,也真的就是你,要是别人,没人能替我那一下了。”

  宋剑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龙王叼着烟转头的时候看了眼那边的孙琪展,随即瞅着宋剑“剑哥,你后腰那个刀口又裂开了,快点叫大夫给你重新缝合一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