蝈蝈没有任何痛的感觉,鲜血不停的往下流,滴到了所有的符纸上面,宁孩从边上拿出来打火机,开始烧符纸,一边烧,一边往棺材里面扔,都是一些迷信的讲究,可是这对于蝈蝈来说,已经生不如死了,很快,宁孩把所有的符纸都给烧了。

  看着那些灰烬,宁孩转头盯着边上的蝈蝈“恭喜你,你昨天晚上对我的那些下属做的事情,成功的激怒了我。”宁孩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蝈蝈的边上,蝈蝈这个时候脸上已经漏出来了极其恐惧的表情,但是却没有力气说话,宁孩轻轻的弯腰,拿着匕首,就在蝈蝈的手腕处划了两刀,随即他撩开了蝈蝈的裤腿,从边上平静的下手,一边下手一边开口“你不是喜欢废了人吗,今天让你好好体验体验这样的感觉。”

  “手筋,手筋在哪儿呢,哦,对了,还有脚筋儿,都在哪儿呢,啊,我找到了。”

  宁孩笑着,就像是和老朋友说话一样,手上的小刀,他连续几下,招呼到了蝈蝈身上。

  周围的土地已经有不少鲜血了,随即宁孩站了起来,顺手一拎蝈蝈的脖颈,用力往下一拽,把他整个人都给扔到了棺材里面“这棺材是我送给你的,享受恐惧,孤独,死亡吧,估计用不了几分钟,麻药的作用就失去了,再见了,老伙伴。”

  宁孩站在边上,拍了拍手,看着里面躺着的蝈蝈,面无表情的往里面吐了一口。

  宁孩从边上猛的一拉绳子,那根木棍被抽了出来,棺材“咣当!”的一声,就给盖上了,他拍了拍自己手上的血迹,从边上自己拿着铲子,就开始填土,这个坑挖的还是真的挺深的,他埋了一半儿的时候,又从边上开始烧符纸,最后把所有的土都给填平了,宁孩站在边上使劲的踩了踩棺材上面的土,看着周围,一切如初。

  太阳升起,阳光有些刺眼,他随即坐在了地上,自己抽着烟,心情还是极其低落的,毕竟本来已经对张超这里占据了优势了,但是却突然之间就倒了,其实宁孩到现在,很多事情还是不清楚的,甚至不知道胡雪峰是张超手下的第五大金刚。

  毕竟他一直藏在幕后,很多时候,还是需要朱柯来给他传递信息情况的,毕竟朱柯手下这么多人,还有公司,都是他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本来以为可以从这里站住脚的,但是这次的事情,一下就伤了元气,尽管没有伤及根本,可是还是很不爽。

  他越想越郁闷,自己确实也是不敢随便露面,今天蝈蝈的事情是真的激怒了他,所以他才露面,还有就是他需要安排一下,整合好这一盘散沙,朱柯不在,豆子他们能力有限,他很信任王赢,可是王赢还在看守所,他都不知道,出卖朱柯的视频,是从王赢那里流露出来的,不光他不知道,他们这整个圈子里面的所有人,除了朱柯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是从王赢那里流露出了的,然后,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为什么朱柯明明知道是王赢的情况下,还没有把王赢说出来。

  想让王赢接手,不光是朱柯的意思,也是宁孩的意思,毕竟宁孩也不想自己辛苦了这么久的公司,就这样从古城彻底完蛋了,毕竟他们还有合同,还有项目,八角胡同这边还有很大的利益分成,这些钱还是要要的,要争取的,可是现在他整个人确实也是有些乱,没有想好自己的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他听见了身后有脚步的声音,他转头,看见了豆子,豆子的手上还帮着绷带,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头上还缠绕着纱布,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看起来昨天晚上伤的不轻,豆子是朱柯的阵营里面,少有的,知道宁孩身份的人,其实他在朱柯身边这么多年,很大一部分程度,也是为了帮宁孩监控着朱柯“宁哥,兄弟们都集合的差不多了,我按照你的要求,把所有人都送到了指定位置,让大家修养,从这里先躲一段时间,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现在士气十分的低落。”

  “没有什么好低落的,起起落落,喜怒哀乐,这才是人生,谁都有个顺的时候,也都有个背的时候,现在张超其实也不好受,他这次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五个金刚都完了,手下当下就可以用的人,也没有几个了,他没表面上面显得那么的风光。”

  “但是蝈蝈的事情之后,这个除草行动,肯定还是会持续很久的,让大家躲着点就是了,我肯定不能抛头露面,如果被他们知道,你们都是我的人的话,那要面对的,就不是张超一个人了,那就是整个盛会了,那你们就全都完蛋了,其实我今天不应该抛头露面对付蝈蝈的,实在是被他逼急了,对了,朱柯的事情查的怎么样?”

  “朱柯说他心里面有数,知道是谁出卖的自己,但是却不肯说出来这个人是谁,当初和他一起做那个事情的人,竟有几个,我们也不清楚,只有他自己清楚,但是肯定不是王赢,如果是王赢的话,他肯定不会让王赢接手公司的事情了,现在就是说王赢。”

  “让这小子接手公司的事情没问题,这也是我的意思,朱柯既然不愿意说,就算了,他在里面还和你交代了什么没有?”宁孩连忙又问了豆子一句。

  sQ更新Y!最快sJ上J酷=匠网

  “就是说他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扛起来,自己这一次肯定是跑不掉了,别的也没说啥。”

  “行了,既然这么说的话,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宁孩叹了口气“等着王赢出来了,你带着大凯哥,刘飞阳他们去找王赢,让人把公司的转让手续给他,看看他怎么把公司的这份利益拿回来,就算是以后没有合作了,那前期八角胡同这些合作项目还是有的,那两个老王八蛋想要把咱们踢开和张超合作的话,那也得给足了咱们钱,但是这个事情会比较难,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先让王赢琢磨琢磨怎么做吧。”

  “王赢这小子估计肯定不会离开这里,但是如果留在这里的话,那和张超这次的事情之后,张超一定会卷土重来,继续收拾王赢的,你提醒好他,让他小心点。”

  “至于我,一会儿我就走了,我还带着我的人,在暗中做我的事情,你们就尽最大的能力,辅佐王赢吧,我相信这小子,一定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垮的,都是命。”

  宁孩说到这的时候,叹了口气“辛苦兄弟们了,真的是很对不起大家,我也没想到。”

  “没事的,宁哥,你看你都说道哪儿了,大家从一开始就知道对手不好对付,但是我也是跟了你这么多年的人了,宁哥,我能不能听你给我说句心里话,你咋打算的。”

  “我没有咋打算,我就是想把张超搞死,搞掉,古城本来有两个盛会分支,一个是老地主,一个是张超,现在老地主那边已经完蛋了,被杯子和杨凯明就搞掉了,那我就要搞掉张超,搞掉张超了,我就走,搞不掉,我就一直从这里呆着,想办法搞掉他。”

  “可是按照你说的,盛会的分支有那么那么多,你搞掉了一个两个能解决什么问题?”

  “一个一个慢慢来,有生之年,就与盛会死磕到底,就算他是一颗苍天大树,我一颗树枝一颗树枝的往下砍,他也难受,这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情,除了他,还有夏宏盛!”

  豆子看着宁孩如此淡定的表情,叹了口气,没在说话,这个时候宁孩边上的一个电话却响了起来,这个电话是蝈蝈的,宁孩打开看了一样,发信息的人是陈路岩。

  宁孩是知道陈路岩这个人的,他是从十七十八岁的时候,也就跟着蝈蝈他们在一起了,也是深受蝈蝈的信任,陈路岩给蝈蝈发的信息也是挺直接“蝈蝈,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做,我现在已经全都安排好了,就差你最后在确认一次了,你可想好了,咱们要这样做的话,那如果后面出了问题,被超哥知道了,咱们可就真的都完蛋了。”

  宁孩本来手机响的时候还没有当成一回事呢,但是看着陈路岩给蝈蝈发动这条信息,心里面“咯噔”就是一声,陈路岩现在肯定是不清楚蝈蝈的情况的,他这一条信息里面的意思也是太多了,宁孩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也不理豆子了,从边上直接就拿起来了电话,开始给陈路岩回复信息,毕竟和蝈蝈也是打了很多年交道,对于蝈蝈的说话的语气,宁孩自己心里面还是有数的,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拿着蝈蝈的手机和陈路岩聊天,对面的陈路岩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看着一条一条的信息,宁孩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脸上那激动喜悦的表情,越来越明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