蝈蝈这一下就急眼了,随即开口就要喊,宁孩从边上笑呵呵的看着蝈蝈,蝈蝈顿时之间就想到了宁孩之前说的自己父母的住址了。

  他一咬牙,愣是没有喊出来,他一只手还是被宁孩按着,随即他从边上拿出来了自己的电话,他想要打电话,宁孩怎么会允许他打电话呢,伸手又抓住了他啊另一只手腕。

  蝈蝈现在自己推开宁孩的力气都没有了,总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他看着宁孩从自己的手上,把电话拿走,有从自己的腰间,把自己放着的手枪拿走。

  蝈蝈自己整个人的身体,瘫软的要往下栽,宁孩从边上轻轻的一扶他,嘴里面还叨念着“别着急,慢点,桌子硬,别把自己碰到了,我说老朋友。”宁孩笑扶着蝈蝈的头,枕到了桌子上面,宁孩从边上点着了一支烟,自己大口大口的抽着烟。

  蝈蝈也是躺在桌子上面的时候,一瞬间想了好多好多,他一咬牙,这个时候了,他只可以说话了,他当即就要大吼,谁知道,宁孩早就看准了这一刻,蝈蝈刚要吼,宁孩就把烟头扔到了蝈蝈的嘴里面,上去用力一搂蝈蝈的脑袋,用手死死的拖住了蝈蝈的下颚,蝈蝈的没有办法挣扎,表情很痛苦,叫吼也叫不出来。

  宁孩是比他高不少的,但是就算是这样的行为,还是引起来了周围一些人的注意。

  宁孩从边上顺手一拉蝈蝈,把蝈蝈拉了起来,拖着蝈蝈就到了公路边上,这边停着一辆霸道车,他把蝈蝈扔到了副驾驶,自己坐在了驾驶的位置,他迅速的发动了车子。

  “宁孩,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子!你快点放了我!快点!”蝈蝈这个时候是真的有些慌了,他说话有些大舌头,也是刚才被烫的不轻。

  “别慌,有什么可慌的。”宁孩从边上笑了笑“这个时候慌成这样,你不觉得丢人?好歹也是张超手下五大金刚之一呢,怂成这样,反正你是别指望我放了你了。”

  宁孩从边上撇了撇嘴“你知道现在外面黑市上面我宁孩的脑袋值多少钱了吗?你知道现在盛会里面的甲等通缉名单,我比杨凯明的位置还靠前吗,你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不,根本就不敢抛头露面,生怕碰见追杀我的人。”

  “但是老子有胆子啊,我不敢抛头露面,但是老子敢在你们盛会的眼皮底下做动作,不光在这里做动作,还敢从这里与你们对抗呢,其实我今天冲动了,我不应该露面的,可是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加上咱们本来就有很多过节,最主要的是你太狠了,你已经没有人性了知道吗?你现在和我提规矩,我问你,你除草除的够干脆的啊,连妇女和小孩你都不放过,草泥马的,你还是人吗?”

  宁孩从边上愤怒的叫骂了一句“你他妈没有老婆孩子吗,没有亲人吗?狗日的!”

  宁孩也是来了气,边上的蝈蝈深呼吸了一口气“宁孩,我做什么事情,和你没关系,咱们两个就算是有恩怨,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了,你现在这样找到我这里,你狠,宁孩,是个大老爷们,有本事你放了我,咱们真刀真枪的干!算你是个站着尿的。”

  :最e新章)节上C酷:$匠(/网

  “行了,你现在和来这套也没有用。”宁孩根本不听蝈蝈的话“我肯定不敢和你光明正大的啊,要是让张超知道他们盛会这么多年找的宁孩,就一直在他的眼皮子低下活动,那你说他能放过我吗,他得不惜一切代价也得要了我命啊,我现在还没有到和张超鱼死网破,自己也没有任何退路的时候呢,更不会受你的激将法,我今天来就是奔着阴着你来的,还搞什么光明正大,我不敢,行不行?”

  蝈蝈被宁孩说的没话说了,他盯着宁孩,一瞬间脑海当中都是各种求生的方式,可是这个情况下,都被他一个一个的给否决了,宁孩开着车“其实刚才你还有一句话说的不对,咱们两个不是过去的时候有仇,咱们现在也有仇,而且仇恨很深,你凌晨的时候除草,砍伤砍废了我几十个兄弟,这里面还有无辜的家属,还包括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里面,还有两个小女孩,十几岁的小女孩,你也下得去手,你真他妈是个禽兽。”宁孩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说这些的时候,极其的愤怒,可是嘴角却挂着笑容在,只不过这笑容,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不过恭喜你,也真是因为你这种禽兽的,丧心病狂的行为,终于我把激怒了,把我弄出来了,其实或许你不清楚,但是张超应该是清楚的,这么多年,你们觉得你们是在和朱柯斗,其实不是的。”

  “朱柯只是我的一个弟弟,朱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其实你们不是在和朱柯斗,你们是在和我斗,张超早就知道朱柯后面有人,他一直在努力的想要把后面的这个人挖出来,我还得一直躲着,生怕被他们挖出来,因为挖出来以后,那我们要面对的,就不是张超了,那就是整个盛会了,那直接就是毁灭性的打击,这一下你知道我宁孩出来见你一面,冒着多大的风险了吧,哈哈,谁叫我们是老朋友呢。”

  “哎,本来还想等着小王赢从看守所里面出来呢,让他接手朱柯的事情,我前面总是需要有个人站着的么,就算朱柯这次完蛋了,被你们这一下给搞得,哎,没办法,但是不管是我还是他,也早都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了,你们除草除的太快了,而且我大概粗略的盘算了一下,五个金刚死伤殆尽,现在张超手上,外面可以用的人也不多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从外面借人了,你先对于他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的,所以,我让他难受一下,顺便给我的那些下属争取点时间,省的被你们都搞死了,那我宁孩就彻底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朱柯手下那些人,一盘散沙,我必须得站出来整合一下了,否则的话,就按照你们这除草的模式,那我这些人,不得都被你们屠杀干净。”

  “我宁孩现在已经这样了,我这一辈子,都和盛会不死不休,我还有一条命,还有一颗心,这条命,只要活着,就要和盛会斗争到底,我哪怕搞不到盛会的嘴上面,我能咬他一口,让他疼一下,我也开心,这颗心,只要还在运转,我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捣毁盛会,我和盛会的仇怨,不共戴天!”宁孩说到后面的时候,也是咬牙切齿。

  蝈蝈现在已经说不出来话了,他只能看着前方的景色,看着宁孩把车越开越远,他已经绝望了,他知道宁孩是那种笑面虎,笑脸藏刀,既然对他下手了,那他八成也是没有活路了,他有些后悔,也有些恐惧,内心一直在祈祷,希望能出现什么奇迹。

  宁孩在边上也不知道蝈蝈的心理活动。“咱们当初从这里的时候,就那么多的矛盾,我好多账想要和你算,后来没有机会,算是被你和阿坤你们挤兑走了,也算是被夏宏盛带着走了,但是我宁孩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这次的事情,其实很多失误在于我,但是只要是人,就会有犯错误的时候,我现在肯定不能眼看着你,把我这么多年积攒的一切,打垮吧,我和你说说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吧。”

  “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凌迟,就是拿一把小刀片,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全都划下来,我和你说,我最近喜欢上这门艺术了,不能上去几刀就刮死了,那样的话就没有意思了,要慢慢的刮,这样才能让你最大限度的感觉到痛苦,对死亡的恐惧,这算是你今天晚上对我那些兄弟做了那么多的惩罚吧。”

  “哈哈哈,是不是听着就很带劲啊。”宁孩转头冲着蝈蝈笑了起来“不过这都是你自己找的,我本来不想这样的,是你太狠了,所以,我要更狠一些,是不是害怕了,是不是害怕了!哈哈哈哈!”宁孩又笑了起来,一脸的报复的快感。

  太阳已经升起,宁孩的车子停在了一处荒郊野岭,蝈蝈什么都知道,但是却没有办法动弹,也没有办法说话,这种感觉是极其痛苦的,宁孩背着他,走进了深山,在一处荒凉的山脚下,停了下来,这里面已经有一个挖好的坑了,坑里面还有一口棺材,这口棺材,现在盖子被支撑着,边上有一个绳子,用一根木棍顶着,如果使劲一拉拽这根绳子,这棺材盖子就会直接盖上去,这是一口纯实木棺材,重量得将近一吨,如果这棺材盖子一盖上了,来五六个人,都掀不开这个棺材。

  宁孩把蝈蝈扔到了边上,自己嘴角挂着笑容“盛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活埋,不过放心吧,我不会那么不人道的,至于刚才说的凌迟,也是吓唬你的,我不会真的把你凌迟的。”宁孩一边说,一边从都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小刀,边上还摆放着一个盆,盆里面有些画满了符咒的符纸,他冲着蝈蝈的手腕处就是一下,鲜血缓缓的滴到了符纸上面“我咨询了很多大仙儿,人家告诉我这个方式,可以让让你死了以后没有办法轮回,要一辈子做一个孤魂野鬼,在三界之中游荡,没有时限的游荡啊,哈哈哈,想起来都挺恐怖的,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只能拿你试试了,那个什么,蝈蝈,如果到时候这个不好使的话,你就上来找我就行了,冤有头债有主,找我宁孩就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