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位边上的剩下几个人也都起身了,不能从正门出去了,只能往侧门走了,豆子带着身后的四五个人,连忙跑到了后门,豆子前脚刚一跨出后门,后面两个人就已经准备好了,一人手上拎着一把片刀,二话不说,照着豆子就劈了过来。

  豆子就感觉一阵寒光,身后有人叫吼了起来“不好,小心,豆子!”周围一瞬间,到处都是人影,冲着豆子这一批人就冲了上来,在正门口的那一大伙人,也都冲进了房间里面,整个烧烤摊瞬间就混乱了,老板连忙躲在柜台下面,拿着手机报警……

  蝈蝈坐在车子上面,感觉颇为舒适,看着外面的人群,笑了笑,随即发动了车子,他现在手上就是人多,虽然整体素质不高,但是人多就好使啊,他这两GL8一发动,后面还有七八辆车,是没有下来人的,也都跟在了蝈蝈车子的后面。

  古城总共就这么大,半个多小时以后,一行人出现在了一幢居民楼下,这座居民楼还算不错,蝈蝈坐在车里面,抬头看了眼四层,从边上拿着那份文件,边上一个把风的人,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也上车了,他坐在边上,看着蝈蝈。

  “大哥,确认过了,梓麒现在就在楼上睡觉呢,他们一家人都在呢,没有下来。”

  “好,老规矩,废了他。”蝈蝈笑了笑“老婆孩子也别放过,一起废了他。”边上的下属有些诧异,盯着蝈蝈,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和你说话你听不明白啊?我让你废了他!”边上的下属连忙点头,转身就下车了,随即后面一辆霸道车里面,下来了四个小伙子,跟在了这个人的身后,几个人转身就上楼了,蝈蝈坐在GL8商务车里面,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份资料,坐在车上,就把这张纸给烧了,随即蝈蝈笑了笑,拿出来了另外一份资料,撇了撇嘴,心情看起来不错。

  他再次的发动了车子,后面的车子都跟在了蝈蝈的身后,这注定是疯狂的一夜,蝈蝈整合了所有的阿坤还有他的下属,以及从迷哥那里收编的人,开始对宁孩,杯子,以及杨凯明的下属进行了除草行动,除了杨凯明的下属没有找到人以外,整个古城,已经完全陷入前所未有的疯狂,但是这一场浩劫的幕后操控者,却依旧躲在度假村内…

  太阳渐渐升起,张超后来又特意把附近的人调集过来了不少,从外面包抄,从周围的公路上面封锁道路,查岗,前后至少来了百十口子手下,几十辆车,整整搜索了一夜,愣是没有发现受伤的凡骁,谁都不知道这个人躲到哪儿去了,和消失了一样。

  张超坐在房间里面,也是一夜没睡,现在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的情绪有些激动,对面的黑子还有几个下属,低着头,大家都一声不吭。

  “咔嚓!”的一声,水杯在地上摔的稀碎,张超一把就把桌子上面的文件都推了下去。

  “他妈的老子养了你们这一群废物,都他妈的是干嘛吃的,上百口子人,抓一个受伤的人呢,抓了一晚上,他妈的居然告诉我没有抓到,让他跑了,是吗?你们都是白痴吗?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他妈干蛋啊!都他妈给我滚蛋算了!吃喝行!用到你们的时候,他妈的一点正经事都办不了!我要你们何用!要你们何用!!”张超嘶吼着。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有苦难言,谁也不敢说话,但是大家心里面都清楚,这度假村本来就是地形复杂,而且周围群山环绕,那凡骁是什么人,当初那么多警察,都出动了部队了,给他困在山里面那么久,最后也没有抓住他,这百十口子人抓不住他有啥新鲜的,更何况这度假村周围还都是群山,在场的人越想越郁闷。

  “废物!都是废物!废物!!”张超气喘吁吁的,一下又掀翻了边上的一张圆桌……

  太阳已经渐渐升起了,昨天夜里面,蝈蝈也是忙了整整一夜,他开着那辆GL8商务车,把车子停在了自己家门口的一处早点摊边上,他特意找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点了一些早点,大口大口的吃着,心情颇为舒适,几分钟以后,一辆帕萨特轿车行驶了过来,停在了GL8商务车的边上,车上面的陈路岩下来了,他走到了蝈蝈的边上,看了看周围,随即伸手一指蝈蝈“大哥,天亮了,还是收敛着点儿。”

  “怎么了?”蝈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低头,这才看见,自己胸口的衬衫上面,沾染着不少血迹,他笑了笑,连忙把自己的衬衫脱了,光着个膀子,身上满满的纹身“没事,心情好,不用注重这些细节,那边没有太注意,今天晚上太顺利了,估计他们也没有想到,对了,杯子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个宋剑和孙琪展不简单,尤其是那个宋剑,其实主要还是地方的原因,地方选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闹的挺大的,只不过酒店内部也想压住这个事情,超哥那边的公关,应该也是起了作用,昨天晚上愣是没有人管,杯子的那几个下属都完蛋了。”

  “那杨凯明的人呢?”蝈蝈从边上问了一句“这些人不好对付,都是要玩命的主儿。”

  “杨凯明的人从杨凯明被抓进去以后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在哪儿,应该是杨凯明之前有过交代安排,咱们的人把古城都找遍了,还是没有任何他手下人的消息。”

  YO酷a"匠+,网c%首o发…

  “哦,那这样啊,那就算咯,杯子这边处理好了就是了反正杨凯明也是他们要担心的事情,那个什么,我让你找的那几个生面孔,怎么样了?”

  “那几个废物,牛逼吹的老大,但是去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根本不是对手,全都被宋剑和孙琪展给干掉了,那个宋剑是真有点功夫,那个孙琪展,是真敢玩命,但是这俩人都受伤了,他们挑选的时机,正是宋剑他们和杯子那些亡命徒下属,火拼的时候,从背后捅的刀子,现在两个人都被送进医院了,不过应该是没有什么性命危险。”陈路岩从边上叹了口气“不过你别骂我,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蝈蝈叹了口气,也不想责怪自己的这个心腹“那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做了吗?”

  陈路岩从边上看了看周围,随即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个小SD卡,他把这张SD卡递给了蝈蝈“这个我是搞定了,问题是大哥,如果这个事情被超哥知道的话。”

  “没事,只要你不开口,谁会知道这个是咱们做的,这个卡你拿着,这些钱你也拿着”

  蝈蝈的表情变得有些凶狠“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这俩狗日的,死不了算他们命大,老子接着毁他,我就不信了,还能让他们两个痛痛快快了,反正朱柯这边没啥新鲜的了,另外一边的杯子那边也解决完了,杨凯明的下属都逃跑了,以后古城就是咱们自己的了,怕什么,去,把这个东西按照我的要求,弄出去!放心吧,哥哥我以后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但是一定要守住秘密!”蝈蝈从边上冲着陈路岩笑了。

  陈路岩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就走,回到了自己的车子,连忙开车行驶离开,蝈蝈坐在边上,看起来心情不错,光着个膀子,大口大口的吃着早饭,喝着粥。

  他是真的心情不错,满脑子都是自己以后独掌大权的事情,还有自己的地位的提升,还有报复的快感,毕竟宋剑和孙琪展两个人在对付杯子下属的时候,还是着了道。

  在他快吃完的时候,一个身影坐在了他的边上“吃的还挺香的,看起来心情不错啊?”

  蝈蝈转头,发现自己边上也坐下来了一个男子,他盯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子,整个人楞了一下,接着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宁孩!你怎么会在这里!”

  “别着急嘛,老朋友这么久不见面了,看见我别这么激动。”宁孩笑呵呵的,搂着蝈蝈,真的像是老朋友一样“一转眼,这么多年了。”一边说,蝈蝈就感觉自己小腹处一阵轻微的疼痛,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宁孩的动作非常的隐秘,他就是趁着蝈蝈这最开始的时候,看见自己这一刻的震惊。

  一根注射器,已经注射进了蝈蝈的体内,蝈蝈看了眼自己小腹处的注射器,脸上闪过了一丝惶恐,毕竟他自己心里面清楚,宁孩与老五,和他与阿坤,之前的恩怨有多么的严重,他直接就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表情一瞬间边的凶狠。

  “这里面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想干嘛?”宁孩这个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微微一笑“我的兄弟现在守在你父母家门口,你现在敢开口喊出来,明年的今天今日,就是你父母的忌日,古城幸福家园小区,C幢二单元502。”

  这一句话,对蝈蝈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他盯着宁孩,整个人异常的愤怒“你个狗日的,来这套,你不守规矩!宁孩!”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规矩是要和守规矩的人守得,而且像你这样的人,我和你还守得着规矩吗?”

  蝈蝈仔细的看了眼周围,发现宁孩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这一下胆子也大了不少,他刚想说话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四肢有些坚硬,腿脚往起抬,也有些费劲了,他大惊失色,想到了刚才宁孩见到他的时候,给他注射的那一支液体。

  “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