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离着秦龙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面,张帆穿着一袭黑衣,藏在那里,看着周边散开的残骸士兵,他皱了皱眉头,似乎已经想到了一些什么,他双手抓住了边上的树枝,很麻利的两下就跳了下来,他转身蹿进了侧面的树丛当中,一边低头前行,一边就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了,他拿起来电话,直接就拨给了王赢,但是这边的信号不好,一直都是断断续续的,连续打了两次,都没有打通,张帆这一下也有些着急了,他整个人赶忙加速,冲着树林外面就冲出去了,就在他快冲到树林最外面的时候,他的手机信号终于满了,张帆再次拨通王赢的电话,但是那边好半天也没有人接听,他显得有些焦急,他赶忙又往前走了两步,就在这会儿,他的侧面明显的传来了脚步声音。

  张帆猛的一侧身,躲到了侧面一颗大粗壮的大树后面,电话这会儿接通了,王赢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调整好了?”王赢也是知道这电话是张帆打来的,但是他肯定不知道现在这边的情况,张帆现在也不能开口,对面的那个身影,和他似乎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了,张帆一看这情况,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即他从兜里面把匕首掏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两个残骸的身影,突然之间就从张帆藏身的这颗大树两侧蹿了出来,他们一左一右,手持手枪,瞬间蹿出,枪口直接瞄准了大树的后方,但是当这两个人出现的时候,统一的楞住了,刚刚明明听见了电话里面说话的声音,这会儿再大树的这一侧,却一个身影都没有,这两个人一个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后方,杳无身影,另一个人抬头的时候,心里面顿时一惊,死亡的气息笼上心头。

  此时此刻的张帆,头冲下,脚再上,弯腰屈身,双腿弯曲,踩住了身后的大树,一只手抓住了一把死死的插在树上的匕首,就靠着这个力量,撑在他们头顶的正上方,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把匕首,等着这个残骸士兵抬头的一瞬间,张帆双腿用力一瞪,整个人犹如一把离弦的箭,力道十足,瞬间就冲了上去,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而且太过于突然,这个残骸的士兵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张帆一匕首刺穿了脖颈,两个人同时倒地,倒地之后的张帆翻身一个扫荡腿,另一个残骸的士兵的往后一退就躲开了,他的反应速度确实也快,抬手就把枪口对准了张帆,与此同时,几乎是同一时间,张帆抽出匕首照着男子的手腕上面就甩了上去,男子往边上躲闪匕首的同时,扣动了扳机“嘣!”的就是一声枪响的声音传出,这一枪虽然是打偏了,但是也是彻底暴漏了这边的情况,张帆起身速度极快的再次扑了上去,直接就与这个残骸的士兵打斗再了一起,双方你来我往的一瞬间交手了十几个回合,张帆手上到底攥着一把匕首,这个残骸士兵来回躲闪的同时,一个不小心,手腕被张帆划开了一个口子,他手上的枪掉落在了地上,就在这紧急关头,张帆没有选择继续进攻,反而是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残骸的士兵几乎是下意识的从地上就要捡武器,但是当他刚刚拿起来武器的时候,张帆另一只手上出现了一把手枪“再见。”说完,张帆直接扣动了扳机“嘣!”的又是一枪,这一枪之后,张帆整个人转身就跑,这一刻的功夫,几乎再他的四面八方,都有残骸士兵的身影追了过来,秦龙摸着自己的耳机,看着这边奔跑的张帆的身影“别让他跑了!”随着秦龙的叫吼,周边所有的残骸士兵都动了起来。

  这群残骸士兵训练有素,而且各个身手不凡,在这种地形上面奔跑还能跟上张帆速度的人不多,但是这些残骸士兵,显然都咬的很紧,张帆速度极快的就蹿出了树林,一溜小跑就冲进了前面的大山之中,先后不过五秒钟的时间,再身后四面八方,十几个身影也全都跟上来了,有人再后面直追,有人从侧面大包围,全都奔着那边张帆过去了,秦龙这会儿似乎也预料到了一丝危机“抓住他,一定别让他跑了!”

  张帆这一次自知也是真的遇见对手了,他丝毫不敢懈怠,这会儿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他拼命奔跑,想要甩开周边追赶的残骸士兵,但是丝毫没有作用,他也不敢停下来,只要一停下来,马上就要面临被包夹的状态,现在的情况,那就是张帆想要甩掉他们不太可能,但是这么跑下去,下面的人想要追上他,也没有那么容易。

  高手过招尤其精彩,这十几口子人,攀爬山脉,如履平地,十几分钟的时间,张帆从山脚下已经冲上了半山腰,半山腰这里又有一处树林,他抬头看了眼正上方的山脉,又看了眼这片树林,他一咬牙,再次蹿了出去,就在张帆这边刚刚冲出去没有多久,身后十来个身影先后也都跟上来了,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几个身影转身继续往上爬,剩下的几个人,就蹿进了半山腰当中的树林,他们手持武器,更加的小心谨慎。

  进入树林之中,这批人互相打着手势,摸着耳机,随即全都散开了,与此同时,再树林最外围的位置,两个身影从另外一侧也攀爬上来了,这两个人手上拿着武器,站在树林最外围的入口处,并没有移动,似乎是在守在这里一样,耳机里面不停的传来他们残骸士兵汇报的声音,就在这会儿,另外一侧,又有两个身影过来了,他们守在另外两个方向,四个人聚集再一起之后,互相点了点头,手持武器,一点一点的奔着树林前方前行,他们四个分工明确,两看上方,两个看两侧,分工明确,他们几乎是刚刚进入树林这一刻,再他们的身后,另外几个残骸的士兵身影,从不远处也出现了。

  眼看着双方正在往中间地点集合交汇,就在这会儿,突然之间,向上的两个身影,抬枪就对准了自己斜前方的那颗大树上面,瞬间就扣动了扳机“嘣,嘣,嘣!”的枪响声音不停传出,但是很快,一个残骸的士兵抬手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这些人停下来之后,再定神一看,原来那边只是一件衣服,挂在了树枝上面,这边刚刚看清那边的衣服,再侧面一颗大树边上,一个身影一下冲出,他离着一个残骸士兵极近,他冲出之后,几个加速助跑,纵身一跃就扑向了那个残骸的士兵,这一瞬间的功夫,不少人都看见了这个身影,他们抬枪冲着这个身影就开始射击,张帆这也是开始玩命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扑向了这个残骸的士兵,刚好这个士兵也站在山坡最外围,这个士兵来不及躲闪,被张帆扑倒再地上之后,两个人顺势就顺着这个斜坡滚落了下去,其实这座山还是真的挺抖的,而且那片那一片是一道很长的斜坡,两个人再滚落的过程,也没有停止打斗,侧面追赶的残骸的士兵也都看见了这一幕,瞬间全都冲了上去。

  在一阵枪响之后,这些残骸的士兵先后也都冲下了山坡,下山看起来比上山还要困难一些,因为这坡度确实是太陡峭了,先后也就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他们已经冲了上百米的距离,再下面一处稍微平坦的位置,这些追赶的残骸士兵,发现了刚刚滚落的那个士兵的尸体,身上不少外伤,最致命的,还是脖颈处的那一下,再看张帆的身影,早都已经无影无踪了,这丛林之王的称号,确实不是白来的,再下方,又是树木茂盛,而且面积太广了,张帆这一下也等于是从他们的包围圈彻底突出去了,没法追了。

  这会儿,秦龙从侧面也追上来了,他站在自己这个下属的尸体边上,看着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眼正下方,他皱着眉头,也在思索着那个强悍的身影到底是谁,很快,地上一个残骸的士兵,拿起来了一个电话,递给了秦龙,秦龙看着这个电话,犹豫了一下,电话里面什么都没有,最近通话记录,也只有一个,秦龙这会儿顺势拨通了电话,电话的信号不太好,断断续续的,拨通之后,那边的声音也听不清楚,秦龙暂时挂断了电话,转身就往山下冲,身边残骸的士兵也都跟上去了,山脚下的开阔地还是有信号的,这群人到了山脚下的时候,秦龙再次拿起电话,很快,电话那边接通了。

  只不过这一次接通,电话那边没有人说话,秦龙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听着,电话的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最后秦龙自己把电话挂断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仔细的思索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这会儿,侧面一个士兵过来了“这边发现了血迹,看来那个人受伤了,我们要不要继续追过去?”

  秦龙看了眼周边,点了点头“少安排几个人去追,剩下的人,主要还是守在这里…”

  再离着秦龙他们这里不远的地方,张帆身上不少血迹,再刚刚滚落的过程当中,受了不少外伤,小臂处和手掌也被豁开了一个口子,鲜血还在往出流,他奔跑的姿势也有点不常规了,看起来身上受伤也是不清,尤其是腰腹后面,他一只手一直再捂着,这是刚刚被子弹打中了,现在鲜血还在流淌,他满头的大汗,咬牙坚持着继续前行……

  金三角区,域,另外一边,在一处很隐秘的房间内,王赢这会儿起身,看着窗外,整个人都睡不着了,他手上攥着电话,仔细的想着所有的一切的一切,他这会儿,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劲儿了,他依旧盯着电话,张帆这连续几个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连续好几个断断续续,其中一个挂的那么快,后面再打来了,还不说话,前面明显的很着急啊,王赢一直都是一个十分多疑的人,他越想越不对劲儿,越想越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