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亚和边上最后一个下属,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从边上就要掏枪呢,再他那个下属的身后,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后心,与此同时拔出匕首,照着雨亚的脖颈处就刺了上来,雨亚猛的一侧身,刚刚躲开这第一下,没想到面前这个身影第二下也招呼过来了,前后这两下动作快如闪电,雨亚再次往后一靠,靠到门口位置的时候,他想要掏枪,这个时候,他就发现,他的手已经没有办法动弹了。

  他先是看见,再他正前方的位置,出现了两个穿着一席黑衣的男子,这两个男子一手托住了地上一个人的尸体,已经拖进了他的房间,先后动手不超过三秒钟,没有造成任何一点点的动静,周边都没有人发现,接着,他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脖颈处,已经被豁开了一道口子,再他的印象当中,他是躲开了对面男子的攻击的,可是这一下,他都没有看到,是什么时候招呼到自己身上的,房间里面这一下又传来了打斗声音,动作很轻,一个黑影这会儿也出来了,走到了雨亚的身边,一拉雨亚的胳膊,拖着雨亚也进了房间,进入房间的时候,雨亚已经彻底没有了呼吸。

  房间里面只有两个黑衣男子,这两个人关好雨亚房间的大门,随即张帆把自己的头套暂时拿下,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很详细的喜鹊小镇的地图,摆放在了桌子上面“这里现在是咱们两个的区域,根据戴特他们之前提供的消息情报,这里是目标点。”张帆说到这的时候,还抬头看了眼侧面一段一段的肢体,他皱了皱眉头,让自己尽量不再去看那些“目标点我看了看,十四个高层,除了这边已经干掉的五个,还有九个,剩下几个主要是小镇的目标人物,和他们同流合污,利益已经完全捆绑到一起的,还有九个,十八个房子,这都用信号笔标记上了,你看一眼,这边这十个,是我的,剩下的那个八个,是你的,速度快一点,然后小心一点,别让别人发现了,尽快解决掉所有的目标点,我手上的那一组狼牙士兵,去做余下的任务,咱们最好二十分钟内,解决掉所有目标,没问题吧?”张帆说完之后,看了眼蝙蝠“实在不行,我再多两个房间。”

  蝙蝠冷笑了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张帆从边上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把房间大门一锁,转身走到窗户边上,纵身一跃,从窗户处也跳了出去,这两个一等一的刺客,再这漆黑的夜色之中,犹如两个幽灵一般,奔着两个方向,飞速狂奔,夜色就是他们最好的掩体,这复杂的地形,对于他们来说,更是如虎添翼。

  当然了,整个小镇上,并不是只有这两个身影在飞速狂奔,张帆手上的那一组狼牙,也已经全部都武装伪装好了,也在周边这复杂的地形当中,飞速行进,再小镇一条道路上面,三个士兵扛着武器,正在巡逻,他们一边往前走,一边还在聊着天,就再他们经过一片树丛的时候,再树丛当中,突然之间就蹿出来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一手一把匕首,从侧面插进了一个的脖颈处,另一只手顺手就划开了第二个人的脖颈,最后他抬拳用力一拳抡倒了第三个人的鼻梁骨,随即双手捧头,用力一抬膝盖“咣!”的一声磕到了这个人的小腹处,刚好边上另外一个身影倒地,他从那个身影脖颈处顺手抽出来了匕首,照着面前的这个身影脖颈处,又是一刀招呼了下去……

  再另外一条小路上,五个男子正在巡逻,他们看起来精神抖擞的,走着走着,其中一人捂着自己的小腹“等我一下,我去趟厕所。”随即他转身就离开了,奔着侧面的树丛当中就过去了,他解开裤子,蹲下来,一脸放松发泄的表情,很快,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看着自己侧面的草丛当红,似乎是看见了一双眼睛,再盯着他看,他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到他揉了揉眼睛,再定神一看的时候,发现真的是一个人影,他刚要叫吼呢,一把匕首从他的脖颈处划开,他捂着自己的脖颈,鲜血喷溅,很快,他整个人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

  再树丛外面,剩下的四个士兵站在一起,还在聊天说笑呢,很快,一个人开口道“怎么回事了,这么半天还不出来,厚缶,厚缶!”他连续叫喊了几声,那边也没有声音,这几个人都觉得不对劲儿了,统一的全都奔着那边过去了,十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已经到了地上这个男子的尸体边上,四个人看着地上男子的样子,互相看了一眼,这一刻,全都着急了,其中一个男子顺手就拿起来了对讲机,刚要汇报情况呢,再他的侧面,一个身影已经和大树融为一体了,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瞬间就蹿了出来,一道寒光闪现,男子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他手上的对讲机也落地了,边上三个人都拿起武器,叫喊了起来,要对着这个男子开枪,这会儿,侧面另外树丛当中另一个身影纵身一跃,一手一把匕首扎进了这两个男子的身后,同时把这两个男子也给撞倒到了地上,这两个男子倒地的同时,另外一个身影抬手刺进了最后这一个男子的脖颈处。

  从头到脚,这群巡逻的士兵,没有发出任何一点点的声响,张帆手上的这群刺客,一个一个也是训练有素,所有人出手,都是一招致命,从不拖泥带水,一招之后,转身就撤,这两个刺客招呼完了这边巡逻的男子,很快全都离开了这里,留下几具尸体。

  另外一边,蝙蝠速度极快的就冲到了一户农家门口,天气炎热,窗户几乎都是开着的,房间里面四个人笑呵呵的还在喝酒打牌,蝙蝠一个加速,纵身一跃,整个人直接就跳进了房间当中,正对面的一个男子,已经看见了蝙蝠,他伸手一指蝙蝠的时候,蝙蝠手上的匕首已经甩了出去,生生的扎进他的额头,边上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蝙蝠已经冲到了离着他最近的一个男子的后脖颈处,匕首直接就招呼了进去,鲜血飞溅,看着顷刻间倒地的四个男子,蝙蝠抬手用力一拔,就把匕首拔了出来,转身冲着窗户外面冲了出去,离开的那一刻,还顺手把窗户大门给关上了,他前脚蹿出来,奔着侧面狂奔,速度确实是很快,但是毕竟这边巡逻的人群也不少。

  有两个人正在聊天的时候,其中一个男子似乎看见了那边窜出去了一个身影,其中一人突然之间就停了下来,他伸手一指对面“我刚刚从那边好像看见了一个身影!”这个人说完,他对面的男子也不吭声了,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很快,这两个人全都起身了,奔着那边要往过走,其中一个人,已经把手上的对讲机拿了出来,要报信儿了,这会儿,从侧面,一个狼牙的士兵的身影出现了,从这两个人的面前,一闪即过,冲向了另外一边,这两个身影手上的武器都掉落在了地上,鲜血顺着他们的脖颈处开始流淌,从侧面,另外一个身影,突然之间打开了身后的一个房间大门,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他拖住了另外两个身影,用力往后一拽,跟着拽进了房间里面,再房间里面,已经有两个男子,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这个身影关上大门,十分的平静,几分钟以后,他从房间里面出来了,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迷彩服,和这边巡逻士兵穿着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他走到了刚刚那两个男子的身边,顺手把地上的对讲机捡了起来,他站在这里,他正对面的位置,这会儿又有几个身影,从侧面冲出去了,似乎发现了很重要的情况,他速度很快的就跟了上去,混在了人群当中。

  他当刚刚跟上那边的人群的时候,这几个身影已经停下来了,手中拿着武器,冲着对面的一个男子大吼了起来“不许动!放下武器!”对面一个狼牙的刺客,这会儿刚刚斩杀了两个巡逻兵,正要往房间里面拖呢,然后看见了这边的情况,他放下了手中的尸体,把手举了起来,冲着对面的几个巡逻兵再笑,这几个巡逻兵,其中一个已经拿出来了对讲机,就在他要开口汇报情况的时候,侧面人群当中的这个刺客,一手一把匕首,上去就刺穿了两个人的脖颈,侧面这个时候,一个黑影瞬间也蹿了出来,一边前冲,一边抬手就甩出来一把匕首就插进了一个人的心脏。

  伪装在人群当中的这个士兵转手搂住了另外一个人的脖颈,一匕首刺进了对面人的心脏,侧面两个人,其中一个被突然之间蹿出来的这个身影给干掉了,另外一个眼看着就要扣动扳机了,这个时候,周边“砰~”的一声带着消声器的狙击枪响声音传出,男子额头中弹,整个人的身体倒在了地上,这几个狼牙的刺客,顺势全都拖住了地上士兵的尸体,速度极快的都拖进了刚刚那个房间当中,几分钟以后,几个人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全都穿上了迷彩服,之后几个人打着手势,奔着侧面的方向就分撒开了。

  几分钟以后,这些人从不同的位置,又都聚集到了一处空地之处,大家互相看了一眼,这些人再次的分散开了,他们一直都是保持着一个很规矩的队形,可以互相照应,训练有素,小镇规模不小,地形复杂,所以巡逻的士兵,人数一直也不多,最多也就是五个一组,剩下的都是两个一组,三个一组,也是给这群刺客提供客观条件。

  再小镇上面的一处小酒馆内,七八个人聚集在一起,正在喝大酒,整个房间里面,已经喝倒了五六个了,还有两个人正在拼,就在这会儿,房间外面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两个男子丝毫没有关注到这个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