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晚霞

  明月和明月的母亲明千泷出现在了赤肥镇的西部,此时的市坊的人们在红彤彤的晚霞照射下收摊,一个个铺子也开始大洋了。路上的行人也慢慢的正在减少,孤独寂寞之色渐渐染上街道。突然,一间名叫“药膳斋”的铺子响起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

  “滚!”

  随即两个身影飞了出来,一个身影在半空中迅速抽出一只手,把另一个身影死死地护在怀里,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一个身影立即爬起来,他跪在地上,一边不断的磕头一边的说:“求求您帮我母亲看病吧,我的母亲快不行了......”

  明月和明千泷由于在天边的晚霞照射下看不清那个身影是谁,但其实心里已有了答案。

  ,酷匠+%网L正版(首发k

  当靠近时,看清了这两个身影,他们正是明月的奶奶和父亲,明月顿时流下了眼泪。

  父亲的衣服脏乱不堪,父亲的右脸粘着灰尘,头发也乱糟糟的。

  “药膳斋”的老板走了出来,着一身做蓝色衣服,头上戴着一顶书生帽,透出一丝书生气息,但却被他那右脸上的大志给破坏了这美感,他正是“药膳斋”的掌柜!他发出浑厚的声音,似一把把剑直刺进明月与父母亲们的心,“滚,哪来的乞丐,没钱还想来看病?笑话!”掌柜黑着脸,大声说道。

  作为一个穷人,忍辱受罪那是常发生的事,对于有钱人的发难,在大多时候只能默默忍受,而不能反抗。如果反抗,那么等待自己的只能是“死亡”!就比如这位“药膳斋”的掌柜的发难,明月等人本应继续忍受的,但现在稍微有点不同了,因为明月他们终于有“钱”了!

  “谁说没钱的?吶,这不就是钱!”明千泷拿出一个大钱袋放在手心,并把大钱袋打开,一个个金元宝露出来,说道。

  掌柜头转到明千泷手中的钱,瞬间变出一张笑脸,微微弯腰,搓着手,用近似仰望的眼神说:“嘿嘿,小的不知大人的大肚量,请大人别往心里去。”

  明千泷把钱收起来,看都不看掌柜一眼,她立即跑到明月的父亲身边,有些哽咽的问道:“母亲怎么样了?”

  “还好,病情没加重。”明月的父亲明起帆回应道,从他那焦虑的神情看来,他很担心明月奶奶的病情。

  “快点扶母亲进去,耽误了可不好。”明千泷焦虑说道。

  于是,明起帆小心翼翼的把明月的奶奶抱起来,脚步轻缓,生怕震动到了明月奶奶,然后走进药膳斋。

  “月月,来,母亲扶你进去。”明千泷转过身对明月,担忧说道。

  “不用,我自己进去。”明月说道。

  明说得很平静,他满脸污垢的脸上遮不住他那犀利的眼神。

  “好吧。”明千泷叹息说道。

  明千泷虽然担忧明月的伤势,但由于明月的固执,她也没有办法。明家在明月的心里早已种下了无法消除的伤痕,这道伤痕将会一直延伸下去。

  明月挪着他沉重的脚步也走进了药膳斋。

  明千泷看着明月那忧伤寂寞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不一会儿反应过来,也走进了药膳斋。

  青树承红光,铺路人稀清。

  朝霞将于天,云儿寄凄情。

  晚霞渐退,黑夜来袭,迅速把整个天空占领,似在宣誓霸主地位,星星与月亮和黑夜合作,共享天空。

  在月光照耀下,药膳斋的招牌越发的明亮,铺子里闪烁着灯光,只是门早已关闭。

  没过多久,明月一家人走了出来,明起帆背着明月的奶奶,明千泷拿着几包药和明月一同跟在后面。他们三人的样子很是疲倦,看着这明亮的月光发呆,他们忽然发现此时此刻的星空很美丽,这种美好的感触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了。

  “今晚就在酒楼将就一下吧。”明千泷提议道。

  “也好,正好可以煎药。”明起帆说道。

  明月由于檫了药膏,已无大碍,只要不做过激的活动,一般都没问题。

  “顺这条道上的不远处有一家“洞夕”酒楼,咱们在那过夜吧。”明月提议道。

  “好,咱们出发。”明起帆说道。

  没过多久,明月一家人到达“洞夕”酒楼的门口。

  “洞夕”酒楼并不繁荣华丽,相反比较老旧简单。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别有一番风味。虽比不上那些名牌酒楼,但对穷人来所也只能用仰望的姿态。这样说也不为过,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明月一家人迎上柜台,在管事的那厌弃的目光下,明千泷也不废话,直接拿出金元宝,免得再受罪。直接要了一间客房、四件像样的衣服和煎药的壶子。明月一家人为什么只要了一间房,因为这是明月跟唐三八借的,也因为他们节俭惯了。

  于是,明月一家就这样住下了。

  本以为这一夜会这样过去,但并非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