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赤肥镇的东南部有个明家,明家不大,也不小,压迫贫民的本事还是有的,明月和他的母亲明千泷正是这样的贫民。明月的母亲虽也姓明,但和明家家主肖苗儿并没有血缘关系。

  》酷*0匠网{正Ga版7首3发P7

  此时正直晚霞旺期,天边红色云朵片片,随风缓慢漂游。明府被晚霞照得通红,“明家”二字的大牌反着光,两个守卫站在门旁,穿着棕色衣服,别着头发,给人一种简练且有力的气势。相比之下,明月与他的母亲就显得贫臭而卑微了。

  道上行人寥寥无几,这时的明家显得阴森悲凄。一阵微风吹过,明千泷的长发轻轻摆动一下,此时此刻,他们身上的贫酸味道更加浓郁。

  明家的守卫看到来人是大少奶奶和大孙少爷,熟知家主很讨厌把大少爷,也不怎么客气,直接不行礼,用一脸瞧不起的态度对他们说:“大少奶奶、大孙少爷你们来着做什么?”

  “我们想拜见家主。”母亲平静回答道。

  “去去去,家主哪是你想见就见的?”守卫挥挥手说道。

  “求求你们,让我见见吧。”母亲诚恳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一边去,小心我打你了!”守卫说道。

  “是谁在大吵大闹啊?”门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明府的大木门慢慢被打开,一个穿着长白服女人走了出来,她手里拿着一把扇子,脸上的浓妆白得吓人,但二少爷却很喜欢这样的她。她那轻盈的步伐是那么的优美漂亮,但在明月看来却是一只披着皮的狐狸,他还记得,在他们一家人被赶出明家之时,也有这个所谓二少奶奶秋弥丝的功劳。

  “二少奶奶好!”两名守卫行礼道。

  她用扇子半遮半掩的姿态,自认为是多么的美丽,她惊呼道:“咦,这不是大少奶奶吗?怎么有兴致来这明府?”

  她故意装思考,拿扇子扇着似有似无的风,说道:“我记得你们好像还壮志勃勃的说什么永远不会回来着,怎么,想要来承认错误了?”

  “我想见见家主。”明千泷表面风平浪静,但内心已经波涛汹涌了。

  明月则是压住怒气,盯着二少奶奶。

  “可以呀。”二少奶奶轻松的说道。

  但明月和明千泷知道其实不一定。她接下来的一句话的确印证了他们的猜想。

  “但是,家主并不是那么随便就能见到的。”二少奶奶拿扇子遮住嘴说道。

  “那要如何才能见到?”明千泷问道。

  “如果你能让你儿子给我的两个守卫打两个时辰,我倒可以考虑一下。”二少奶奶说道。

  明月看着二少奶奶那丑陋的嘴脸,真想一拳轰上去,让她的脸长包。但身体也由于朱力等人的拳打,也受得不轻。明月的母亲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马上回绝道:“这绝对不行。”

  “那就没办法了。”二少奶奶假装失望。

  “等等,你说我被你的守卫打两个时辰就可以了是吧?”明月问道。

  “是的。”秋弥丝说道。

  “月月,这绝对不行,你本身就有伤,万万不能再受伤了!”明千泷拦住明月说道。

  “但如果不这样做,能有什么办法,奶奶可等着用钱呢!”明月说道。

  明千泷沉默了,她呆住在原地,的确,明月的奶奶还要等着钱用,但能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明月挪开母亲的手,径直的走向守卫,眼睛看向二少奶奶,眼里闪着犀利,说:“来吧。”

  “你们上!”二少奶奶觉得这双眼睛在藐视她,让她很不爽。

  “是!”两个守卫齐声应道。

  两个守卫对明月拳脚相加,明月使劲抱着头,承受这痛苦的拳打。每一会儿,明月终于忍不住像虾子一样躺在地上。

  明千泷也忍不住,扑过去,说:“别打了!”

  “拦住她!”二少奶奶说道。

  一个守卫转身拦住明千泷,另一个守卫则继续踹打。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明千泷哭喊着。

  这时,家主肖苗儿走了出来,问道:“丝儿,发生什么事?”

  家主身穿黑金相见的长服,长发里只有几搂白发,拿这长长的古式拐杖,显示出她的权威。

  守卫停止了拳打。

  “还不是她们想在这大闹,这不,被我制止了。”秋弥丝对家主撒着娇,说道。

  “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要打人,我们何来大闹?”明千泷终于忍不住,发火了。

  “好了,你闹够了没有。”肖苗儿说道,她向来很讨厌明千泷。

  明千泷想了想,突然跪下来,说道:“求求您借点钱给我,我的母亲生病了,急着用钱。”

  “不行!”家主肖苗儿想都没想说道。

  “求求您了......”明千泷继续求道。

  “不行就是不行!”家主严肃的说道。

  “为什么?”明千泷压制住怒气。

  “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为什么!”家主再次严肃说道。

  “我们到底得罪了你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我们?”明千泷黑着脸说道。

  “因为我不喜欢你们。”家主说道。

  “为什么?”明千泷继续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因为我不喜欢你们!”家主生气说道。

  “就因为这个理由?我看不知吧!”明千泷看着家主肖苗儿说道。

  “好吧,告诉你们也无妨。在十几年前,有一修真者倒在明府的道上。我的丈夫发现了这位修真者,那时他伤得很严重,后来我丈夫把他给救了。这位修真者为了报答我丈夫,于是给你的丈夫和我的二儿子算命。他说:‘大儿,将碌碌终生也无收获而死。而二儿,却是修真命,将有大所为。’所以,你们这些挡住我儿子的修真路的人,必须除掉!”家主得意的说道。

  明千泷沉默许久,说道:“好!很好!你们会后悔的!”

  明千泷走到明月身边,似乎想把明月抱起来。明月使劲忍住疼痛,独自站起来,因为他觉得如果被母亲帮助的话,会让明家这些丑陋的人更看不起,为了保存这仅有的尊严,他必须独自站起来。

  明千泷好几次想要扶着明月,但明月就是不肯,说道:“母亲,咱们走!”

  明月带头领先,母亲跟在明月后面,然后都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