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械课程结束,佩尔赶回宿舍,将放置了一个月的苦酒取了出来,顺手在里面加了一些新的作料。

  来到了一楼的炼金区域,乐丁也在这里,似乎正在调配着某样东西。

  “乐丁大师。”佩尔将苦酒放在了乐丁旁边的桌子。

  乐丁看了一眼,“你小子不会又拿我来实验新产品吧?”

  “哦嚯嚯嚯……”佩尔捂着嘴巴笑道:“怎么可能,这可是苦酒,你最喜欢的饮品。”

  乐丁听了,眼睛顿时金光一闪!他拿起瓶子打开闻了闻。“嗯……香……是这个味,我至今难忘。”

  “上个月您不是才喝过的么……”

  “哎……你小子直接把制造方法告诉我多好,每次都要我等一个月,很痛苦的。”

  “你又不是没来看过。给乐丁大师所用必须是特制的。那种普通的一天就能做出来的你看的上么?”佩尔开始在自己的实验台上捣鼓。“再说大师最近不也经常调查我买了哪些稀有材料,还没查清楚吗?”

  “哼,查清楚了。可是束手无策,不清楚提炼步骤又有什么用?”乐丁的实验台上摆放的正是苦酒制作的材料,将手上的失败品扔到了一旁,拿起苦酒沾了一小口。“嗯!貌似味道更加浓厚了!清凉顺滑的口感,散发着淡淡的苦味,以及……这是……什么?”

  “百毒果提纯,夕夜花寒霜剧毒,屠龙草唾液,我稍微往里面加了点毒药。”佩尔往药剂中输入灵力,控制着液体的混合与流动。

  “咳……你小子!果然又在那我做实验!”乐丁赶紧放下手中的苦酒。

  “没事的,我控制着分量,而且这种东西只对受伤的人有效果。普通人和正常人都不会有事,平时喝还能强生健体。”瓶内的液体不停的变换着颜色,将佩尔适当的灵力缓缓的吸收。

  乐丁听着心惊,虽然三种毒药的确不致命,但敢这样往饮品里面加的,除了佩尔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人。

  “哦,苦酒的制造方法就要用到百毒果,以毒攻毒。”佩尔在说话的时候,将一瓶红色药剂倒入小瓶中,盖上盖子。“回复药剂完成,呼,终于可以轻松的调制了,三天一瓶的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佩尔擦干了额头的汗水,开始准备制作下一瓶药剂的材料。

  “别做了,初级药剂的课程已经学的差不多了。你的灵力控制已经非常完善了,接下来准备学习进阶的课程。”乐丁开始收拾实验台,拿出了一些新的材料。“我都有些害怕教你了,了解的毒药全部拿去做商品。进阶课程的毒药你就不要再去弄那些东西。”

  “哦,好吧。”佩尔点了点头,随着乐丁开始了下一阶段的学习。

  与此同时,另一处……

  “为什么……”

  “希尔莫娜家的那个小丫头已经往这里赶过来了,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不可能!咳……居然是白痴毒……”

  “你做了多余的事情,那个人类现在还在开心的去给乐丁送礼呢。”

  )酷*.匠网首发

  “他……没……傻……”

  “人来了!我该走了,祝你快乐。”

  “你……”男人倒在地上,眼睛控制不住的收拢,“我……不会……让你们……如愿……”

  另一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离开了这里。

  男人拼着最后的力气,用手沾了一点茶水,奋力的写下……

  ……

  “记忆被抹去了?”佩尔跳了起来。

  “是的,现在和一个白痴没有什么区别。”蕾娜用纤细的手指指着关在牢笼之中的家伙,他的脸上一时哭泣一时愤怒一时傻笑。

  “他们下手也太快了吧……”佩尔不甘的踢了一脚,“线索就这样断了。”靠在墙上低着头沉思。

  蕾娜将一张纸递给佩尔,“这是应该是他昏迷之前写下的东西,可惜没写完。”

  佩尔接过纸,是请记者画下的现场照片。看到上面写着“圣言……”什么的,第三个字已经看不清了,是被落下的水渍给覆盖了。

  “圣言?”佩尔疑惑的看着蕾娜。

  “是关于创世神之墓的传说,一千年以前的事情。”蕾娜又交给佩尔一打纸张。

  “这些都是?”佩尔粗略的翻看,“圣剑?”

  “你应该已经知道一千年以前,有一个人类得到圣剑并且消失的事吧。”

  “是的。”

  “实际上他带回来的不只是圣剑,还有另一样东西。是一本书,那本书被称为圣言。”

  “这似乎是皇族的秘密,就这样告诉我可以么?”

  “并不是什么秘密,那东西现在被三大种族保管着,封印在永世之殿。那本书上面所写的文字没人看得懂,三大种族现在还在努力破译着上面的信息。”

  “难不成你们还将上面的内容告诉了整个世界?”佩尔发现其中一份资料上面是某种古文的残页,字迹损毁太严重,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是的,毕竟这关于奥佩斯大陆生死。只是过了这么久,这东西已经被认定为无法解读之物,那时候取名为圣言还真是没错。”

  佩尔又往后看了几张,脸色微变。

  “你怎么了?”蕾娜感觉佩尔的气息有巨大的变化。

  “没什么,只是感觉线索断了,心里特别不爽。”佩尔将文件扔到了一旁。

  “不再看看么?”

  “没必要了,你们研究了一千年都不知道是什么,我更不用说了。”佩尔站起来,“我先回去了,你们加紧追查完善刺激药剂的下落吧。”

  “等等,和塞伊说一下,今晚我在30号门等他。一定要说!”

  “咳……知道了……”佩尔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你也可以现在去咖啡店找他。”说完就关上了门,随着侍卫离开了牢狱。

  跑到宿舍,将床底的箱子拉出来,拿出那本姐姐给自己的书,翻开,翻到最后一页!

  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图徽,与资料上那一页,那个位置,那个图案!

  一模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