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上场的是我,而我的对手,则是姚帝·萝莉。

“今天最后的一场对决,是两位美少女的激斗。她们分别是雷霆萝莉姚帝,和暴走萝莉爱丽丝!”

你大爷的!

忍不住心里骂了一句,但还是忍了下来。

“你好!”姚帝先和我打了一个招呼,挥手笑道。

呵呵……不想和她废话,幻化长剑挥出一道强劲的剑气撕裂了身旁的地面。

姚帝也不多话了,抬起双手,雷电缠绕,眼瞳之中都出现了诡异的白光,然后浑身像是被包裹在一个光球之中。

“开始!”

我向来的对决当时都是速战速决,毕竟拖太久了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直接冲了上去,直接将她的衣服破碎。

姚帝抬手释放技能,一道雷光覆盖了视线。直接绕开,划过一道弧光避开了雷电,斩出剑气。

迷航斩已经用的比较顺手了,各种剑气的控制也已经非常到位了,就是威力需要加强。

千军刃本来是灵术士的技能,准确的说灵术士施展才能稳定的维持。现在我只有三阶灵力,施展出来的千军刃只能维持几分钟。

还好在作为佩尔身份的时候没有完全暴露技能,不然在作为爱丽丝的时候使用一定会被人怀疑的。

按照尿性学院一定会把自己的缺点暴露给裴丽亚的,所以这一场战斗必须速度。

剑气斩出,和预想的一样,姚帝直接使用雷击将其击碎。

快速移动,挥出多道剑气。姚帝很轻松的就将其击碎了,并且向我快速跑了过来。

她速度很快,甚至超越了我。

身上携带者奔涌似得狂雷,不断破坏者四周的地面,场地被雷的一片焦黑。

心中突然感觉有一些压力,不知从何而来,手不禁握紧了剑柄。

关于姚帝的资料很模糊,因为她基本是封闭式修炼,而且这家伙在来这里之前没有和别人对决过,当然这是裴丽亚这么说的。所以她的资料上只有简单几句概述。

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

格挡,没有使用技能的情况我的速度自然不会多快。

用游龙斩出其不意的方式已经使用过一次了,再想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太难了。

姚帝在我身前踏出一步,强劲的力量粉碎了地面,还有一道雷环散开。

“雷拳!”右手携带者耀眼的雷光,一拳轰在我的剑刃上。

“咳……”好强的力量,在她的拳头接触剑刃的一瞬间,我顿时感到气压直接压向我的胸口。

咔嚓……

短暂的一瞬间,我感到无限的危机感。消散长剑,我直接后仰躲避。

我看到雷光中姚帝的笑脸,不是属于小孩子该有的天真可爱,而是恐怖狰狞的瞪眼咧嘴。右脚前踏,直拳下弯,直接用肘部攻了下来。

这是往死里打的节奏啊!现在没有反应的时间了,双手护在胸前。

“雷爆!”一声怒喝,只听一声雷响。

咔嚓……嘭……

肘击的力量比我想的强大,似乎还有雷电的力量麻痹了我的身体。

刚才的声音很明显是我手臂骨头碎裂的声音,但是现在却被麻痹了感觉。

“咳嗯……”身体重重的拍在了地面上,脑部产生剧烈的眩晕感。

但姚帝似乎还不打算收手,又一次抬起手准备捶下。

MLGBD!我和你无冤无仇!有必要下死手吗!

我感觉头部在充血,姚帝即将捶下的一拳给我的是一种死亡的气息。

裁判这个时候也没有终止比赛的意思!

“呀啊!”强行扭动着身体,向一侧躲开。

轰……

姚帝一拳捶地,直接将地面打穿了,试图收回手时,却像是卡住了。

赶紧滚到一边,跳了起来。

我喘着粗气,盯着已经站正的对手。

“这种情况都不用那一招,哼哼,现在恐怕你也用不出来了吧。”

“啊……”怎么回事!我的声音!“额……”嗓子好痛,说不出话……

“是不是感觉现在嗓子特别疼,想说话说不出来。”

“你……做……了……什……么……”用灵力护住嗓子,勉强说出话来。

“没什么,只是刺激了一下你的身体。”说着,手上的雷电汇聚成一把剑,翻腾着雷光的利剑。“这样,在我玩够之前,你都无法认输的。哦呀……话说现在差不多开始了吧?”

什么意思……

这时,我浑身的麻痹感退去,涌上来的是一股钻心的疼痛。

“啊……额……”

双手上面传来疼痛,似火烧,似针扎,似刀割,似一颗颗钉子被狠狠的捶进骨头里。

无力的垂下手臂,冷汗已经渗透了衣服。我的眼睛有些看不清楚,视野变得有些模糊。

她正在接近我,学我的样子挥动着雷剑,透过雷光依旧可以看到她那可爱美丽的脸庞,只不过此时正狰狞的笑着。

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这样对我。

“你现在一定在想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这么对你吧?”此时,我感觉到了微弱的气流,正在向姚帝涌动。

双手已经不能动了,但是感觉有些奇怪。

手臂在短暂的疼痛之后,又没了知觉,然后又开始发痒……

这让我想到了四个月之前的事情……

那种万蚁噬身的感觉可不比刚才的疼痛差多少。

“因为你那变态的举动让我十分讨厌!所以!”姚帝手上的雷剑变得巨大,“你也尝尝被羞辱的滋味吧!呀!”

话音一落,一剑斩下。

天空变色,一道落雷击中劈下来的雷剑,白色的雷光变黝黑,剑刃部分清晰无比的显露出来。

“游龙……”放弃抵抗雷电对身体侵蚀,也不再用灵力抑制身体上的疼痛。

那犹如地狱极刑一般的痛苦,才能让我保持清醒。

微抬脚,侧移一步,雷剑贴着我的肩膀劈下。

姚帝看着我躲过一剑,顺势横斩。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裁判都没有任何反应……所以刚才撑着姚帝废话的时候偷看了一眼裁判……他嘴角也表现出本不该拥有的笑意。

那不像是本院学生击败他人的笑容,而是一种充斥着戏谑感的邪笑。

到底什么情况?

避开了姚帝的攻击,迅速逃跑……或者说是和姚帝兜圈子。

我要等待着手臂的恢复……我可以感觉到,那种痒痛,实际上就是手臂正在快速恢复所产生的作用。

虽然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手臂断了,也能在这么短时间复原,可能是因为……

“给我站住!”姚帝很没耐心,在我施展了游龙之后,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姚帝即使使用奔雷追赶,也有些逊色。

失去了耐心,将手中的雷剑插入地面,她的四周迅速展开一道阵法,向四周延伸出去。

我现在没有办法阻止她,只能等待她将法阵发动完成。

“封灵阵!”抽出雷剑,正中心一道雷光冲上云霄,雷光在空中四散开,落到了法阵的几个点上,激活了法阵。

这个阵法,和雪诺使用的封灵阵是一样的,只不过构建方式和发动方式有些区别。

感觉脚步顿时变得沉重,体内的灵力流动开始变得缓慢,移动的身形瞬间放慢的许多。

“受死吧!”姚帝看准了我,高举雷剑,一剑劈下,斩出一道雷光……不,是无数的雷光!几乎封锁了我所有的逃跑路线。

可恶……

“千军刃!”释放所有灵气,汇聚一点,喷涌而出,最后的时刻手已经完全恢复了。

剑身爆发出的剑气,全部攻向了姚帝,强行破坏了沿途的雷光。

“怎么可能?!”姚帝赶紧使用灵力阻挡。

滋……

剑气喷涌到姚帝护盾上,与那雷电相互抵消。

“攻……守……转……换。”嗓子依旧疼痛。

游龙斩、迷航斩、七星、弦月斩、裂风剑、残痕、抽刀断水!

每一招都轰击在护盾之上,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角度,发出各种声响,留下一道道残影,一点点吞噬着她的防御。

姚帝左顾右盼,试着捕捉我的身影攻击,但是只攻击到了一道道虚影。

在这种高速移动的情况,其实我也没有办法判断姚帝会怎么出手,速度太快,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并且这种状态不可以维持太长时间,否则我自己的身体会受不了。

“雷霆!啊啊啊啊啊!”姚帝看着弱小的护盾估计有些着急,怒吼了一声然后开始悲惨的鸣叫。

护盾一时之间,变得实体,从半透明变成了完全的白色。

我的攻击居然一下被弹了回来,手腕处有些微微的疼痛。

赶紧退到一边看看什么情况!千军刃也只剩下半分钟的时间了。

护盾在慢慢缩小,陡然间,白球突然爆炸!

“什么!”我也有些惊讶,因为我感觉到了那爆炸所带来的狂暴之力,而且,我现在是距离最近的人。

来不及多想了,举起剑,一剑劈下!

但……我似乎没有对抗的力量,一下就被震飞了……

“胜者!姚帝!”裁判立即宣布了结果。

“什么……情况!”我刚刚站稳身子,爆炸的威力将我的衣服也毁坏的不成样子,不过关键部位都还很齐全。

“你出界了。”裁判指着我。

低头看,发现此处正是演武场的边界,观众席的位置,只是这一块没有人而已。

抬头看向爆炸的地点,姚帝已经躺在地上了。

切……可惜了……

如果我不出界,这一场胜利的人就是我。

“咳咳……”单膝跪到地上,我发现我浑身又开始了难以忍受的痒痛。

灵力已经用完了,无法抑制身上的知觉了。

“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受不了!我趴在地上开始打滚。揪着自己头发!试图用另一种疼痛来覆盖这种感觉。

“爱丽丝!你怎么了!”爱露法跑了过来,看到地上乱窜的我,过来抱住了我。

“医务……室……快……医务……”好痛苦!受不了!

“好的,马上去!忍着!”爱露法立刻背起了我,冲下了观众席,将我放到了事先准备好的架子上,医务人员快速的将我抬走。

我在架子上也是不停翻滚,试图消除这种难受感。

“你别乱动!医务室马上到了!”

“我忍受不了!帮帮我!”我已经揪掉了一堆头发了,已经开始忍不住要抓脸了!

“那不能动!小心!”

嘭……

爱露法很干脆的一个手刀,力度相当大,直接打的我一楞……僵硬的转过脖子,看了一眼爱露法。

爱露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然后……我好像是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