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琳虽然她的能力跟飞行和移动无关,但是现在只是有着些微探知能力的我依然能够感受到永琳医生那庞大的力量。不到5分钟的时间我们就从永远亭飞到了人间之里,这还是永琳考虑了我的身体负担,不然以永琳医生的速度恐怕也只会更快。

  “天啊……半径5公里的探知结界,这是要做什么?怀辰,八云紫在人间之里的酒馆那里。”

  “明白了……还有我的名字不是怀辰啊。”

  永琳摇头,觉得我说并不正确。

  “马上你就明白了,你自己也不会否定这个名字了。”

  我跑在人间之里的大街上,不知为何觉得这一次的奔跑特别的漫长。我只是一名单纯的喜欢着东方幻想乡的一名外界的普通人而已,为什么我会这样义无反顾的单枪匹马强行闯入幻想乡呢……

  人间之里的酒馆在白天并没有多少人来,八云紫那一身白色的八卦道袍服非常显眼。我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永琳随后走了进来,看了看八云紫的样子轻轻的叹了口气,眼神里面充满着担心。

  “怀辰你在旁边的位置坐一下吧……这个间隙妖怪妖力透支了将近2个小时了。”永琳拿出妖力的强效回复药,并且把自己的些微的力量过度给了八云紫。八云紫瞬间睁开了眼睛。

  “永琳,谢谢了。”

  永琳摘下护士帽,冷冷的对着八云紫说:“我不喜欢你这样谢我,也不喜欢你谢我这种事情。算了,比起这些,你还是把你身后那位小朋友的记忆封印给解开吧。”

  “记忆封印?”八云紫转过头来,看见我之后惊讶的从板凳上快速站起。

  “怀辰!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穿过幻想乡的博丽大结界可是有代价的啊!你不应该在这里的,也不应该来。”

  “穿过大结界的代价我帮他消除掉了。”风见幽香收起阳伞从门外走了进来,将阳伞放在桌子上,然后坐下来。

  “幽香?把代价消除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境界印记?你竟然瞒着我对怀辰设下了这种符咒?”

  “我并没有诱导他来幻想乡,做出这一切的决定都是这个小子自己。现在人家都已经从现界赶到这里要回属于他的记忆了,难道你还会不给不成?”

  八云紫指着怀辰对幽香说:“这个孩子根本就没有义务跟我们一起面对阴阳师!他都几乎把幻想乡当做家了,怎么可能我还会让他想起5个月前的所有事情?没的商量不可能!不要让着孩子卷进这么危险的事情好吗?天魔宫的消息你们也都知道了吧?阴阳师是来真的,是要玩命的!怀辰他根本就没有为幻想乡送命的义务。”

  “不过嘛……”我自顾自的开始说话,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我这里,我继续把我在心里压抑了很久话说出去,自己也很清楚这是一条不归之路,但是我却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

  酷)匠y$网首发

  无论我失没失忆,我都发自内心的,爱着这个幻想乡啊……

  “我的记忆,我自己有权力知道,八云紫恢复我的记忆吧。”

  “怀辰我还是想跟你说最后一遍……”八云紫走了过来把左右的食指与中指并拢点在了我的额头上。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还是可以选择一点危险都没有的世界,一个和平的世界。当初我把你送回去就是为了保护你,那么我问你,你执意要恢复你的记忆吗?”

  听到八云紫的嘴里依然叫着怀辰这个名字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释怀了……

  我直视着八云紫的双眼,肩膀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我当然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所以我明白这个选择的重量……

  “既然指导现在你都依旧称呼我为怀辰……那么其实你们所有人都是以怀辰在认识我吧?如果我连怀辰的记忆都没有的话……我也不会选择留在这里了,在从外界进到这里的时候我基本上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我可是还要回现实世界给自己的老爹老娘养老送终呢,就算这里有再大的危险我也不会,也不能死在这里。恢复我的记忆吧!”

  八云紫苦笑着摇摇头:“果然是意料之中的选择吗……”

  一道紫色的符咒锁链出现在了我的额头四周,那些锁链变得越来越紧绷,当紧绷到极限的时候锁链断开了。

  曾经的5个月里,在幻想乡的一切事情,都巨细无遗的开始在我的脑内播放,不知道现在我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可能是消耗的精神太大,头部开始剧烈的疼痛,我用双手捂着头,整个人倒了下去蜷缩在地上。

  我以为时间可能过了很久原来还没到3分钟……

  我用右手撑着前额头,脑袋依然还是有点难受。

  “原来如此啊……拥有两份记忆的感觉好真是奇妙呢,好像拥有了两份人生一样。”

  可惜了,如果现在头不是那么疼的话,应该不用这样捂着额头跟大家说话吧,这可一点都不帅啊。

  “大家,我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