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啸海豹王多番谋划,成功将我拉下水,但实际上,它也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轻松,这一点从紫萱憔悴的面孔上,就可看出。

  “事情因你而起,也必须由你解决!”

  天啸海豹王一锤定音,眼神烁烁的盯着我,既有期待,又暗含一丝凌厉!

  此时,我很想说不,但踌躇良久,我还是一咬牙一狠心,低声道:“好,既然前辈看的起我,那这份担子我就接着了。”

  接下来,我们便开始谋划。

  其实,海妖一族所为不过是圣物,即便是怒海狂鲨族和翻天蛟族,也不会无缘无故针对玉泉岛,对玉泉岛敌意甚深,一心想灭掉了事的,只是鲨四和蛟三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告诉它们圣物在哪里,这样一来,祸水东移,玉泉岛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这一点我能想到,天啸海豹王以及紫萱哪里会不知道,他们之所以一直到现在,还不肯松口,不过是不想掺和进去,怕惹祸上身罢了。

  “小兄弟此话有理,那就由你告诉它们吧,海中另一枚圣物,据我猜测,必在死亡之海无疑。”

  天啸海豹王眯着眼睛,一副万事尽在掌握中的摸样,像极了踌躇满志的将军。

  “呃?”

  我顿时明白了,不由暗骂不已。

  这老家伙明显是想借我的口行事,一下就让变成了它手中的一柄枪,一名冲杀在前线的先锋。

  “好处你占了,危险留给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我内心有些恼怒,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心底已经决定要狠狠坑天啸海豹王这老家伙一笔了。

  ……

  转眼就到了海妖一族给的最后期限,这一天一大早,鲨四、蛟三就领着一群海妖,大大咧咧的登上玉泉岛,它们望着迎面而来的紫萱,脸色不由一沉,露出恼怒之色。

  “紫萱公主,怎么只有你独自出来迎接?这就是玉泉岛的待客之道?”

  鲨四嘴角一撇,露出个冷笑,那几根稀稀疏疏的胡须,也跟着抖动不已,眼睛中却射出充满欲望的光芒,好似恨不得把紫萱扒光,赤裸裸的毫不掩饰。

  “我们这一次不仅代表自己,更代表整个海族,你虽然是天啸海豹王一族的公主,却也有些不够分量吧!”

  蛟三也是阴阳怪气,说出话来直扣大帽子,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谁一样,傲慢无礼至极,看的都让人牙痒痒,恨不得立时出手狠揍一顿。

  “咳咳,就你们?海族代表?唉,好吧,既然如此,我这个陆妖之王使者,就勉为其难的见一见。”

  不等紫萱答话,我就踱着步慢慢的走出来,只瞟了鲨四、蛟三一眼,眼睛就瞅向天空,故意露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模样比它们几个更加狂妄。

  这还不算,话一说完,我就大声对身后的采白和牛蛮嘟囔道:“我一直告诉你们,海族弱小不堪,你们还不信,现在知道了吧,一群真境小虾米,就能当代表,唉,这要放在我陆妖,实在是太丢人了-----”

  正所谓一报还一报,我这一番的话,把鲨四、蛟三一干妖兽,肺都差点气炸了。

  它们勃然大怒,浑身气势暴涨,妖气溢出,四下扩散,顿时像是乌云遮蔽了天空。

  “鲸云?你给我过来,畏畏缩缩,算什么爷们!”

  就在我暗自好笑,打算继续耍嘴皮子,狠狠撒撒气的时候,突然发现海面上有个身影,正在缓缓的退去,那摸样竟是猥琐至极。

  赫然是鲸云!

  这可不是它的作风!

  想当年,它行嚣张狂妄,目中无人,气概万千,绝对是响当当的真汉子,现如今却变成了这般摸样,缩头缩脑,胆小怯懦,好似未出阁的大姑娘,怕见生人。

  怎么回事?!

  我心中大惊,疑惑不定,眉头不由蹙起。

  “它被吞天鲸一族逐出了门墙,失去了背后靠山,成为孤魂野鬼一般的存在,受了极大的委屈,某些妖兽又落井下石,没事找事,差点要了它的命,什么英雄豪杰,一旦被逼到份上了,要么不要命,要么就只能夹着尾巴做狗熊!”

  紫萱眉头一皱,却又瞬间展开,暗叹一声,小声对我说道,眼睛不由自主瞟向蛟三和鲨四。

  我立时明白过来,心中怒火上升,眼神如电,射向蛟三、鲨四。

  “这两个混账,敢欺负它,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我和鲸云不打不相识,对它很有好感,早就把它当做了自己人,现在它被欺负,我立即就想到报仇。

  “鲸云,听说吞天鲸族不要你了,真是太好了,陆妖之王正在求贤纳才,想一统各海域,你要是过来,立时就可成为一方妖王,手下妖兽无数,大块喝酒,大块吃肉,不比在此受罪受气来得好?!”

  我丝毫不给海妖一族面子,直接招揽鲸云,更说出要统御海域的话,简直就是在挑战鲨四、蛟三的耐心,别说它们,连紫萱听了,都皱起眉头,觉着有些过分。

  “又是你?找死!”

  蛟三和鲨四那还能忍得住,明知我战力深不可测,也呼喊着下了手。

  身为海妖代表中的首脑人物,有些事不能只是说说,该出手时还得出手,况且它们也不相信,在玉泉岛危在旦夕的时刻,天啸海豹王敢任由我下杀手。

  “大胆,敢对老大无礼,活腻歪了!”

  牛蛮一步踏出,一双牛眼圆睁,射出狠辣的光芒,如一道道闪电,轰然劈下,气势惊人,高大的身躯似一座小山,威慑力十足。

  它早就看鲨四和蛟三不爽,摩拳擦掌想揍它们很久了,此时找到机会,又得我的默许,那还会客气,身影一动,庞大的身躯,矫健的跃上去,磨盘大的蹄子高举,“啪”的践踏而下。

  和牛蛮一比,采白的身躯就小很多,可它也毫不畏惧的跟着迎出去,水元之珠一闪而出,一柄长长的水刃出现在它头顶,闪烁着冷冽的光芒,犀利而无情。

  在我前往紫晨山之时,它俩的修为,都上了一个台阶,都达到真境三重,与鲨四、蛟三不相上下,此时斗起来,自然是怡然不惧,大开大合,气吞万里。

  鲨四和蛟三自然也不甘示弱,它们一个和牛蛮对上,一个和采白杀在一起。

  不过,它们均未使出杀手锏,都是试探性的进攻。

  可即便如此,战斗也十分激烈。

  鲨四用妖能包裹着一大团海水悬空而起,同时抬起巨大的尾巴,对着牛蛮迅疾而又猛烈的砸去。

  轰隆隆!

  牛蹄和鲨尾相撞,发出雷鸣般的声音,震得人耳嗡嗡作响。

  蛟三祭出蛟龙鞭,蛟龙鞭如同一条飞龙再生,不见首尾,与水刃激烈的碰撞。

  滴滴水珠不时飞射,如同一枚枚利箭,竟“嗖嗖”有声,到地面后,就出现个深深的空洞,足可见水滴之威。

  ¤酷匠8!网◎永‘久+免?费S|看~g小&V说b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犹如针尖对麦芒!

  ……

  “咔。”

  在遥远的远山之巅,布满着铜锈的青铜大门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上面陡然出现了很多诡异的血红色纹路,这些纹路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鬼脸,在鬼脸下面还有七个闪这妖异红芒的血色光点。

  在血色光芒消散之后,青铜大门开始慢慢的沉入地底,回到人间的退路,在这一刻彻底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