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脉传承的再次开启,让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就像一条金光大道,突然出现我的眼前,让我豁然开朗!

  “稳固真境八重,就立即着手突破境,完成第一变!”

  我实在太期待了,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我刚下了决心,还没开始稳固境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友,情况不妙----”

  听声音赫然是羽化灵木。

  我满脸黑线,好歹我刚成功突破到真境八重,满怀信心,欲攀登高峰,好的不得了,怎么一下子就“不妙”,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吧。

  眼睛一瞥,我露出丝凝重之色。

  羽化灵木性格稳重,能让它这样慌张,肯定不是小事!

  “不要慌,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

  当我还处在真境三重时,就联合大家和黑虎对抗不落下风,如今突破到真境八重,实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更是信心满满,即便是蜥蜴王和荆棘森蟒联合攻来,我都不会畏惧,甚至有信心和它们一拼。

  “小友,不是你这边的问题,是玉泉岛那边出事了!”

  羽化灵木脸神情焦急,连忙说道。

  “哈?玉泉岛?”

  我大为吃惊,满脸的不信。

  要知道,玉泉岛位于深海,除了有天啸海豹王坐镇外,更有天啸海豹一族历代强者潜伏,不说每个都是绝世大妖,但也相差不大,再加上我曾经施展诡计,使得天啸海豹族隐隐和吞天鲸一族结成联盟,可以说已经稳如泰山,怎么会突然传出不好的消息?!

  这实在太突兀了,让人不解!

  “到底怎么回事?”

  我眉头微皱,沉声问道。

  “具体详情我也不知,紫萱公主只传来只言片语,说玉泉岛有大难,急需援助。”

  羽化灵木的本体在玉泉岛上,若是玉泉岛完蛋了,它也活不了,因而此刻极为慌张,一张老脸上全是焦急之色,完全没了往日的稳重如山。

  “羽化灵木老头儿本体可是破境实力啊,它都应付不了的局面,那肯定和翻天蛟一族和怒海狂鲨一族有关了,妖兽我过去,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啊,不过,又不能不去……”

  我心中一沉,暗觉不妙,可表面上没有露出丝毫惊慌,只是眼睛中流露出一股不易察觉的狠戾之色。

  “让牛蛮和采白跟我走一趟,至于小猴子和二愣子留在浮岛上,应付突发情况。羽化灵木老头儿,你要是信得过我,你也留在浮岛上,一切事情都交由我来处理。”

  更z*新最快上:酷匠+◇网?

  浮岛上顶尖战力只有我和羽化灵木的这具分身,在蜥蜴王和荆棘森蟒环顾四周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有一个留下,防止它们的偷袭。

  闻言,羽化灵木显得有些不愿意,露出踟蹰犹豫的神色,但想想目前的情况,它只得狠狠心,咬牙答应下来。

  “小友放心前去,就算拼着自爆,我也会确保此地无恙!”

  事情紧急,我不敢有丝毫耽搁,带着采白和牛蛮,以及哭闹着非要回去的天糖和龟西,风驰电掣般赶了过去。

  玉泉岛位于深海,离浮岛不近,即便我全力赶赴,仍花了一昼夜多,直到太阳再次从地平线升起,我们才看到了玉泉岛的轮廓。

  出乎意料,岛上很平静,并没见所谓的“危机”。

  这让我十分不解。

  羽化灵木慌张的神色,绝对不像是在作假,可玉泉岛表面平静安详,并不像发生了什么意外。

  这是怎么回事?!

  “紫晨公主在不在?”

  我还在空中,就大吼一嗓子,声音远远传开,笼罩整座岛屿。

  “鸟兄,请进!”

  紫萱闻声现身,仍是一袭白衣,美丽动人,只不过细看之下,她的脸色有些憔悴,貌似很多天没有休息。

  我心中一叹,顿时确定羽化灵木说的不是假话,玉泉岛正处在危机之中,否则紫萱也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态。。

  “公主,到底怎么回事?”

  既然打算出手帮忙,就必须先了解情况,我也不客道,开门见山直接询问了起来。

  紫萱也不隐瞒,对我如实相告。

  原来,自打我们走后,海中各族忙于寻找圣物,一时无暇顾及玉泉岛,即便蛟三、鲨四,也不得不暂时放下心中复仇执念,领着一帮小喽啰忙忙碌碌,满海底的搜寻。

  还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它们竟真找到一枚圣物,只不过,由于是翻天蛟族和怒海狂鲨族同时发现,两族又互不相让,差点就大打出手,幸好两族族内大能同时出世,商议一番后,决定正式结成联盟,共同掌有圣物。

  这下可就对玉泉岛不利了!

  要知道,翻天蛟族和怒海狂鲨族,都对玉泉岛抱有野心,以往还只是暗地里勾结,此时却是明目张胆,合作起来简直就是“亲密无间”,一唱一和,没有妖兽敢说半个“不”字。

  “本来即便它们联合,也不敢太过分,可前不久,厚甲海龟族的老龟王坐化,驮起玉泉岛的重任,就完全落在吞天鲸族身上,偏偏翻天蛟族与怒海狂鲨族逼迫吞天鲸族,让我们不得不将鲸云驱逐,玉泉岛一下子变得势孤力单。”

  我认真听完,却觉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要是天啸海豹王没有骗我的话,海中应有三枚圣物,翻天蛟族和怒海狂鲨族得到一枚,还有两枚,它们怎么可能甘心,肯定会拼了命的寻找,哪还有心思对付玉泉岛?!

  除非,它们想逼问出什么!

  “玉泉岛上是不是有它们想知道的秘密?”

  我眸光闪动,射出缕缕电芒,像是可看透人心。

  紫萱的脸一红,露出少有的尴尬之色。

  “怒海狂鲨族和翻天蛟族两位大能出世,硬说我玉泉岛知道其余两件圣物的下落,我父王当然不会告知它们——实际情况也是确实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它们不死心,还动了逼迫的心思。”

  我们一面说着话,一面走进大殿,正是天啸海豹王居住的地方。

  “哎,小兄弟,你可是到了,你闯下的大祸,可得你来收拾,我算看明白了,这些家伙逼迫我玉泉岛是假,想逼你现身才是真啊!”

  天啸海豹王一见到我,就好像见到了救世主,和颜悦色的打招呼,出口竟是“小兄弟”,亲切的让我不敢相信,可后面几句一出,我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什么叫我闯下的祸?

  怎么得我来收拾了?

  “哎呀,你还别不服,要不是你声称自己是大陆之王使者,稀里哗啦说出圣物下落,它们能翻遍海底的找到一枚圣物?能因为分赃不均,急切的寻找剩余两枚?你是要负责任的!”

  听天啸海豹说完,我顿时觉着不妙。

  这那是玉泉岛危机,这明明是坑我过来顶缸!

  特别是天啸海豹王的话,乍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可越琢磨越觉着理歪,要知道,圣物的下落,可是它自己告诉我的,我顶了天就是个传达者,怎么可能负的起责任?!

  “不好,上当了,被这老狐狸当枪使了!”

  我又悔又恨,气的牙根发痒,可事已至此,羊入虎口,不配合演戏又能怎么办?!

  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