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这个样子!”

  我惊讶无比,向前几步,想要一把攥住它。然而,就在这时,缭绕在我身上的五色光芒,突然剧烈颤动,闪烁不停,明灭不定,似是要坚持不住,立时便会消失一般。

  “不好,它要是消失了,我怎么办?”

  我大惊失色,冷汗都流了下来,浑身发颤,几乎要晕厥过去。

  嗡!

  不知为何,虚无根也跟着颤抖起来,嗡嗡作响,让我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

  祸不单行,五色光芒猛地璀璨,闪耀的刺眼!

  我禁不住闭上眼睛,就觉手心一空,再张目而望时,不由牙呲目裂。

  虚无根,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虚无根,竟然消失不见了!

  煮熟的鸭子飞了!

  连声响都没听到,就无影无踪!

  “运气怎么这么背?!”

  我忍不住咬牙切齿,恨意滔天,几欲发狂。

  然而,就在我骂骂咧咧之际,突然灵光一闪,发觉意识海起了莫名的变化,貌似多出件东西。

  “是虚无根!”

  我禁不住大叫一声,又惊又讶,愤怒瞬间转为狂喜,立时将全部心神沉入意识海。

  虚无根,在五色光芒的托扶下,静静的漂浮在神秘能量上,它仍是那么平凡,没有一丝特异,苍劲干枯,老皮斑驳,似随时都会脱落,犹如真正的树根。

  这让人不解,让人惊异!

  沉重无比,可压塌日月,可破开星辰的虚无气,竟然是从如此平凡的老树根中诞生出来的!

  噼啪!

  忽然,有细微的声响传来。

  我仔细一看,霍然发现,包裹虚无根的老树皮,不知为何,竟裂开了一道细微的口子。

  它真的要脱落了!

  五色光芒闪耀不停,并不刺眼,十分柔和,向着中央集结,全部照耀在虚无根上,像是在滋润着它。

  噼啪!

  噼啪!

  轻微的响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不绝于耳,在我寂静的意识海,显得那么动听悦耳。

  很快,虚无根上的整块老皮,都脱落下来,就像是一片离开本体的羽毛,又似是秋日的落叶,带着些许不甘,些许留恋,它飘飘扬扬的垂下,最终附着到神秘能量上。

  它好似是神秘能量的养料,刚一接触到神秘能量时,就异象顿生。

  神秘能量像是被什么触动了,剧烈的摇曳,而后溢出一缕缕的光泽,这些光泽很奇特,竟如同液态般,似浓重的水流,立时将虚无根老皮包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彻底吞噬融合。

  当摇曳停止,光芒黯淡,神秘能量的表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黯淡的纹路中,竟然多了一丝丝隐晦的银色,咋看之下没有什么,可仔细感受就能体会到其中如同山岳般的厚重气势。

  在看虚无根,剥去老皮之后,竟嫩如新芽,呈现乳白色,在五色光芒照耀下,纯净无比,白嫩喜人,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把。

  它在神秘能量起起伏伏,上下不定,与之相互印衬!

  “趁这个机会,将它炼化为己有!”

  如果老皮存在,我想炼化,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别说一时半会,没个十年八年,恐怕都不会见效。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一切都水到渠成,特别是五行精华,已经熟悉了我的妖能,虽没达到相互融合的地步,却也不会有丝毫排斥。

  所以,当五行精华“滋润”虚无根时,我趁机将妖能缓慢的侵入其中,开始了不急不缓的炼化。

  不仅如此,我甚至将全部的意识都浸入进去,仔细的去感悟,去观察。

  虚无根,被称为世间少见的珍宝,此刻在我的意识海中,却并无一丝的反抗,仍是起起伏伏,上下不定。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将妖能渗透到虚无根每一部分,意识也探入大半,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

  别看虚无根不大,但其内部广阔无边,一缕缕的初生虚无气,飘荡在其中,犹如烟尘,又似轻雾,给人以神秘莫测之感。

  它们对我并没有伤害,反而围绕着我旋转起舞,像是具有灵智的生命,面对自己的父亲母亲,在撒娇,在淘气,与成熟后溢出的虚无气,截然不同,没有一丝的威严与压迫。

  任何威严压天的存在,都有快乐无知的童年!

  这种场景,让人惊喜,更让人好奇!

  “虚无根终于彻底是我的了!”

  酷;匠2{网)唯#7一正版nj,其'&他都是"盗p版05

  我心中大喜,恨不得长啸两声,以舒发内心之激动兴奋。

  好在,我脑袋还没坏掉,知道此刻处境并不算太妙,不但身在虚无气中,周围还可能有强敌环视,一时不慎,便会有杀身之祸,特别是得到虚无根的事情,更要保密再保密,即便是最亲近的伙伴,也不能透漏丝毫。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虚无气仍在向外扩散蔓延,但失去了虚无根这“本源之力”后,威势已经大不如前,且随着虚无气越来越稀薄,其重量逐渐变轻,压塌山岳的气势,也逐渐变小。

  当然,只是变小而已,它的威势,仍非一般妖兽可以抗衡!

  “圣物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们去夺虚无根!”

  众妖相视一眼,取得了默契,身影一动,向着虚无气中冲去。数十道身影,几乎不分先后的冲下去,速度之快,几乎如一道道闪电,眨眼即逝。

  不过,一旦进入虚无气中,它们的速度就慢下来,每一只妖兽都弯着腰,顶着巨大的压力,一步一步的往前移。

  绝对是一步一个脚印,且是深深的脚印!

  “咦,小兄弟,你还没死?”

  蜥蜴王和荆棘森蟒乃是一代妖王,顶着虚无气的压力,行走速度远超一般的妖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我,不由大为惊讶。

  此刻,我体表的五色光芒,早已消失无踪,浑身上下鲜血淋淋,耳鼻口眼中也溢出一缕缕鲜血,连骨头都软塌塌的,似乎断了不是一两根。

  “死不了,先带我出去。”

  我有气无力的惨呼一声,头颅却抬不起来分毫,似乎根本承受不住庞大的压力。

  “小兄弟,你这都不死,果然前途无量,你先暂时忍耐片刻,等我们抢呆了虚无根,再过来救你!”

  蜥蜴王和荆棘森蟒相视一眼,露出浓重的疑惑之色,并无立刻出手相救,而是侧身而过,继续向中央走去。

  见状,我心中大骂不已,可又无可奈何,只得继续趴在地上等候。

  我早就知道,虚无根消失后,虚无气必会威力骤减,有些妖兽铁定进来抢夺,一般的妖兽就不说了,要是遇到实力高强的妖王,我就只有完蛋的份。

  因而,在确定彻底炼化虚无根后,我立即向外突围,直差不多到了被淹没的位置,才趴伏下来。

  至于这些伤势,倒真不是我装的,一旦撤去了五色光芒庇护,庞大的压力轰隆而下,我想不受伤都不可能。

  好在,这也正是我需要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