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我从一开始就修炼“噬天诀”,坚持不辍,后来更是将“炼神术”和“养魂术”合一,又在诡异灰谭历险,吞噬了无穷的幽魂,灵魂早已强大到离谱的程度,就是真境妖兽的灵魂,也不见得强我几分。

  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没能抵抗住疼痛的袭击,义无反顾的晕死过去!

  虚无气,威力巨大,着实太过骇人!

  不过,就在我即将晕死的瞬间,受到压迫,几乎要爆开的头颅,突然射出五色光芒。

  红、黄、金、蓝、青,五色光芒像是花朵般绽放。

  只不过,这光芒柔和弱小,犹如一盏快要熄灭的五色灯,摇摇欲坠,好似一阵风都抵不过,在虚无气的掩盖下,从外界更是根本不可见。

  但是,它一出现,就逼开了虚无气,而后不急不缓的蔓延,笼罩我的全身。

  在这一刻,我就像是被一层五色薄膜覆盖,诡异而又奇特,神秘而又莫测!

  &7最P`新G章UO节¤上酷匠网@b

  虚无气,却并不会因没有吞噬我,而停留片刻,它一如既往的汹涌澎湃,似涨潮的海浪,狂暴而又猛烈,像是要摧毁所有的一切,万马奔腾般冲着远方而去。

  没有妖兽敢停留,哪怕是魔窑那头神秘的黑色巨熊,也忙不迭的往后急逃!

  “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杀了那只杂毛鸟----”

  金甲螳螂看着我被虚无气吞没,几乎疯狂了,手舞足蹈,大呼小叫,厉声高喝,连脸上身上湿漉漉的鲜血,都顾不上擦一把。

  它向来自以为是,仗着和魔窑之主的关系,觉得天下所有的妖兽,都应该围着自己转,猛然受挫于我,它自然是躲我深深记恨,现如今大仇得报,根本控制不住情绪,几乎得了失心疯。

  砰!

  黑色巨熊毫不客气的出手,一巴掌将它打晕,然后一言不发的扔给了后方疾风狼和彩蝶。

  “快走,这个地方不适合久留,不论圣物还是虚无根,都不是你们该抢夺的!”

  黑熊这话并未掩饰,反而高声喝出,远远传扬开来,落在每一只妖兽的耳中,特别是在此刻,天空中飘飞血雨残肢,地上虚无气汹涌澎湃,更多了一股警示的意味。

  “对呀,宝物虽好,也要有命享用,没有必要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咱们也走!”

  随着疾风狼、彩蝶、金甲螳螂的迅速撤离,一大批明知无望得宝的妖兽,也跟着急切离开。

  这趟浑水,它们只是小杂鱼、牺牲品!

  轰隆!

  天空中又有爆炸声传来。

  声震四野,大地鸣动!

  是圆月!

  它突然爆发!

  原本发出皎洁的光芒,美丽而又明亮,可此刻却耀眼璀璨,一股庞大、不可侵犯的威压,散发开来,宏伟壮阔,犹如万丈高山,凌然而不可攀登。

  所有的妖兽都是一惊,包括各位妖王都禁不住停止杀戮。

  这股气势太具震撼性了,让人心惊胆颤的同时,竟不由自主的想跪拜下去,如同一个臣子面对王者,心悦诚服,不敢有一丝反抗,甚至连汹涌澎湃的虚无气,都为之一顿,放缓了奔腾的速度和脚步。

  刷!

  一道光芒闪过,像是雨后天边的彩虹,璀璨亮丽,让人刹那间产生美好之感,可仔细一瞧,就会大惊失色,竟然是爆炸的月亮中,有一个模糊的黑影伸出,向着前方抓去。

  “不好,它在抢夺圣物!”

  所有妖兽都料不到,月亮中竟然存在某个生灵,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它破封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攥住了圣物。

  突然到让所有的妖兽都意想不到、惊讶不已、目瞪口呆!

  不过,任何妖兽,但凡为着圣物而来者,没有一个善茬,都是各族的精英,可越阶杀敌,即便面对从月亮中破出的存在,也丝毫不惧。

  轰隆!

  它们几乎同时出手,每只妖兽都是杀手锏,凌厉而又无情,犀利而又无双,瞬间杀至!

  但是,面对这必死无疑的杀招,这道黑影丝毫不觉,只是轻轻颤抖而已!

  刺眼的芒猛地亮起,像是无数的细针,向着四面八方射去,在场的妖兽,只要被照耀到,莫不浑身疼痛难忍,颤抖不已,溢出一滴滴的鲜血。

  “好厉害?到底是什么东西?”

  所有妖兽都牙呲目裂,心惊胆战,恐惧不已。

  从月亮中破出的存在,实力之高,远远超出了它们的想象,甚至远超了真境。

  “难道是破境的存在?!”

  众妖心神一沉,浑身发冷,一股股凉气从骨头缝里吹出来!

  破境乃是传奇一般的存在,比起真境妖兽,高出整整一个大的级别。

  这还怎么夺?!

  这还怎么抢?!

  简直是以卵击石!

  不,在真正的破境大妖面前,它们都不配当卵!

  只是无知的螳螂而已,还妄想挡住呼啸而过的大车?!

  ……

  我身处虚无气中,自然不知道,在血日爆炸后,外界又发生了极大的变故,但我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只觉浑身疼痛难忍,差点没呻吟出口,只不过,我心中却极为兴奋。

  在某些时候,疼痛并不见得是坏事!

  能够感觉到疼痛,就说明还活着!

  “我貌似被虚无气吞没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我疑惑不已,强忍疼痛睁开眼睛,霍然发现,全身笼罩着一层五色光芒,这光芒看上去虽阴暗柔弱,好似下一刻就会熄灭,却堪堪挡住虚无气的重压。

  这令人不解,堪称奇迹!

  “怎么会这样?难道五行相交,便可力抗徐虚无?!”

  不过,我心中虽是不解,行动却丝毫不慢。

  既然可以不惧怕虚无气,那还等什么,立时将虚无根收入囊中才是正理!

  然而,当我行动起来时,却赫然发现,每动弹一下,都是那么的艰难辛苦,好像身体上压着一座山,每一步都是驮着山在走、在爬。

  “妈的,驮着山就驮着山,就算爬也要把虚无根捞到手!”

  我也是发狠了,浑身妖能运转到极致,向着中央爬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浑身都湿透了不知多少次,我终于看到了虚无根。

  它很是奇特,没有虚无气缭绕时,苍劲干枯,老皮斑驳,像极了一段老树根,平凡到扔在地上,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更别说去捡拾和争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