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可能,既然让我见到了,它就与我有缘,就应该是属于我的!”

  绝望令人疯狂,特别是对此行抱有厚望的妖兽,终于咽不下这口气,神情一下激动起来,歇斯底里,咬牙切齿,脸色狰狞,顶着庞大如山的虚无气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冲了出去。

  它想要硬撼虚无气,攻入虚无中,夺得虚无根!

  这是极度不甘心的表现,是在以命博宝!

  疯狂,令人震撼的疯狂!

  但是,在此的所有妖兽,都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实际上,在心底,它们也都跃跃欲试。

  归根结底,它们并没有绝望到放弃,就像在紫晨山入口的时候,当第一个接触到的妖兽死于非命后,我第二个却可以轻易进入,万一虚无气也是这样呢?!

  YA最Sl新章节上%酷G匠hG网1

  即便没有这前车之鉴,有妖兽会做出如此激烈的举动,也在情理之中。

  虚无根实在太珍贵了,一旦到手,炼化完成,实力将会提升一大截不说,更会成为一件妖兵,真正的妖兵,即便是实力超绝的妖王,要不是有妖族圣物在前,也会不顾性命的抢夺。

  众妖的眼睛瞬间睁大了,双目中均射出璀璨的光芒,一眨不眨的盯着“想要第一个吃螃蟹的妖兽”。

  可惜,它们注定要失望了,虚无气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噗!

  一声闷响传来,冲上去的那个妖兽,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喊一嗓子,就被碾压而过,成为一团烂泥。

  且这团血肉烂泥,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干枯腐朽,只剩下森森白骨,即便是这白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齑粉,成为覆盖大地的一部分。

  “啊!”

  有志争夺虚无根的众妖,眼睁睁看着这一切,都是大惊失色,甚至忍不住低呼一声。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虚无气“吞噬”了新鲜血肉后,似乎更加欢快起来,往四下扩散的速度更急,如从天而降的瀑布,迅猛的一塌糊涂,快的不可思议,让人胆战心惊,甚至避之不及。

  “不好,它还想吞噬更多,快退!”

  宝物虽好,性命更可贵!

  此时此刻,所有妖兽都惊骇欲绝,转身就走,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拼了命的奔逃。

  “啊!”

  终于,开始有妖兽的惨叫声传来,显然是逃的不够及时,被吞噬了进去。

  它会先被碾压成一团烂泥,只剩下洁白的骨头茬子,而后连骨头都变成齑粉!

  光想一想,就令人惊慌失措、恐惧不安!

  更何况,惨叫声就在耳旁响起,好似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所有妖兽的额头,都刷的流下冷汗,脸色苍白,浑身战栗,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此时此刻,虚无根,已不在是没有生命的、令人窥视的宝物,而是一个嗜杀的凶兽。

  残酷无情,嗜血成性,杀戮无边!

  它呼啸着伸展利爪,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所有的生命。

  而我们,正是它的猎物!

  “去死!”

  突然,就在我奔跑的正急时,耳边响起一声凄厉的喝叫,一抹金光,同时劈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劈向我的胸脯。

  这一击极其狠辣,出其不意掩其不备,让我避无可避。

  “妈的,是谁偷袭老子!”

  我汗毛根根直竖,急速奔驰的脚步,不由自主的一顿,身子使劲一扭,才堪堪避开心脏肺腑等重要部位,可即便如此,仍被刺穿肩膀,一只右翅顿时耷拉下来,差点没被当场齐肩削掉。

  疼痛,瞬间传遍全身,让我差点没晕过去!

  是谁,竟然不顾性命的行偷袭之事,难道活腻歪了吗?!

  我勃然大怒,肺都要气炸了!

  然而,当我看到眼前妖兽的时候,顿时吃了一惊,心往下猛沉。

  映入我眼帘的居然是已经死亡的金甲螳螂!!

  此时的它,身上围绕着一层黯淡的黑雾,正是这些黑雾将它由一团团血肉和碎骨重新拼凑了起来,那恶心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个被人玩坏的洋娃娃。

  简直不可思议!!

  “呵呵,幸好有魔窑之主赐予我的亡者迷雾护住了我的灵魂,让我有机会重铸肉身这一回,就算我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杀了你!”

  金甲螳螂脸色涨红,双目射出骇人的光芒,残酷无情到令人心惊胆战。

  它双臂高举,稳稳当当的拦在我身前,即便对着汹涌如海浪的虚无气,仍无动于衷,脚步不曾动弹一下。

  两败俱伤!

  不,是同归于尽!

  无畏于生,也无畏于死!

  金甲螳螂现在的状态,可怕到极点!

  “给我去死!”

  它二话不说,巨大的锯齿猛地劈砍下来,招式如长江流水,延绵不绝,且每一式都是只攻不守,甚至丝毫不理会我的攻击!

  此刻,金甲螳螂挺身而立,如巍峨之山,似顶天巨树,金色锯齿,劈砍有声,竟有一种无所畏惧的英雄之气,让所有曾经小看它的妖兽,都不由得心头一颤,由衷的产生佩服之情。

  可对我而言,却是从没有像向这样恨金甲螳螂。

  此时的我,手忙脚乱,心急如焚!

  其实,换在任何时刻,我都不怕金甲螳螂这手下败将,只是现在情况危急,身后虚无气转瞬即至,哪怕是稍微一耽搁,也有生命危险。

  说实话,此次寻找圣物之行,我只是敷衍塞责,并没有付出生命的打算,即便看到虚无根,也只是想抢夺一番,若是实力不济,也就算了,并非一定要到手不可!

  “你妹的,不杀你如何解我心头之恨!”

  我怒吼一声,完好的左翅霍然抬起,狠狠地砸出去。

  咔嚓嚓!

  金甲螳螂的胸脯凹陷下去一块,嘴中鲜血狂奔,甚至夹杂着一块块碎肉,可是,在它的脸上,却露出前所未有的欢快之色,仿佛大仇得报,又似恨意尽消。

  “哈哈,死吧,死吧,虚无气,吞噬你的血食吧!”

  我心头大震,暗觉不好,刚想往前急逃,就听耳边轰鸣之声震天。

  虚无气冲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要将我淹没。

  反而是金甲螳螂,竟被数只突然出现的妖兽拖走,其中一名赫然是一只我从未见过的黑色巨熊!

  “真是倒霉,既然栽在了它的身上!”

  虚无气,如烟似雾,翻腾不已,乍看之下绝想不到,它沉重无比,如万丈高山,似千刃绝壁,可碾碎日月星辰,可破开无量星河。

  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物质,哪怕只有一丝,也可轻易将人碾成肉泥!

  鳄只觉浑身疼痛,骨头咯嘣嘣作响,似乎要爆碎一般,胸腔、腹腔更是不停的收缩,连气都喘不上来,头颅嗡嗡而鸣,两只眼睛不断的往外凸,像是要当成子弹射出去,耳、鼻、喉、口中鲜血四溢。

  死亡,虽只是一刻,却让我痛苦到无法忍受。

  好在,无可奈何之下,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起了作用——我瞬间就晕死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