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嘟!

  就在我震骇无比的时候,突然有水中冒出气泡的声音传来,那么的响亮,那么的悦耳。

  可在我听来,却是毛骨悚然,我浑身汗毛直竖,差点没蹦起来。

  “谁?出来!”

  我一声大喝,目光扫向四周。

  一股凉气从心底冒出,让我禁不住浑身发颤,冷汗直流。

  此时此刻,不论是谁都会心惊胆战,想一想吧,在铺满骨头粉末的地面上,竟有“咕嘟”之声发出,这本来就不可思议,更可怕的是,这声音到底来自哪里,都说不清楚。

  危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的危险!

  而我现在面对的,显然就是“未知危险”!

  心跳开始加速,我两只眼睛射出璀璨的光芒,浑身肌肉鼓鼓囊囊,处在一种随时都可出手的状态。

  然而,四周重又恢复了寂静,悄然无声,落针可闻。

  “怎么回事?”

  我惊讶得不行,仔细探查一番之后,却没有任何发现。

  但是,刚刚的声响,却是实实在在,绝非幻觉!

  咯吱!

  我向前走了一步。

  悄然无声,落针可闻!

  咯吱!

  我又走了一步。

  仍是没有丝毫动静,空旷的四野,连风都没有一丝!

  “难道是幻听?”

  我有些疑惑,目光再次扫过四周,脚步同时抬了起来,往地面上落去。

  咕嘟!

  就在这时,那声音又来了。

  清晰可闻,准确无误!

  呼!

  我身影一动,霍然转身,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奔去。

  当然,鉴于地面如此诡异,我再也不敢大意的踩在上面,而是贴地飞行。

  我的速度极快,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来到了传出声音之处。

  入眼的是一片白色粉末,与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骨头粉化而成。

  可是,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的!

  它肯定有不凡之处!

  我深信不疑,两只眼睛犹如两盏神灯,射出璀璨的光芒,想要将它看个通彻。

  “哼,果然诡异。”

  就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粉末深层,有一丝湿漉漉的痕迹,像是沙砾沾上了水滴,可并没有侵入进去,水滴和粉末,虽混合在一起,却泾渭分明,即便将粉末拿起,也仍只觉一片干燥。

  诡异莫测!

  神秘无比!

  天下间竟有这样的液体,简直令人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我心里大呼奇怪,禁不住又往里走了一步。

  咕嘟!

  像是受到了压迫,气泡冒出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这并不是最后一声,随着我往里深入,声音响起的越发频繁,似乎连成了串,咕嘟咕嘟,不绝于耳。

  但最终,我还是停住了,没有再往前迈一步!

  不是我不想一探究竟,而是在这一刻,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

  那些白色粉末看似没有危险,可实际上,在白色粉末下面,却是一层灰色的液体,这液体诡异无比,有不可思议的功效,让我灵魂颤抖,有一种忍不住想要跳进去的冲动,就像一个浑身又脏又臭的人,看到了一汪清潭,情不自禁的想清洗一番。

  诡异的灰色水潭!

  “哈哈,杂毛鸟,竟然是你?”

  就在我惊讶万分,强忍着灵魂出窍冲动的时候,突然有声音传来,低沉沙哑,像是故意压低了嗓门,生怕让他人听见。

  赫然是火云战熊!

  它是魔窑一方的妖兽,来自异域,图谋甚大,因为金甲螳螂的缘故,它对我充满了敌意,甚至想把我杀掉,先是突然偷袭,把我打成重伤,后来又舍弃其它妖兽不攻击,费劲全力来攻杀我。

  要不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它,我都怀疑,是不是无意间杀了它全家,要不是有深仇大恨,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恨意,乃至和我不死不休?!

  “算你运气好,苟活了一阵,可惜你运气也有用完的时候,碰到我,算是你倒了八辈子血霉!”

  火云战熊一脸的狞笑,它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双目中射出愤恨、兴奋的光芒。

  “喂喂,我们之间没有生死大仇吧,你为什么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要知道,妖族圣物就在这里,要是被其他妖兽找到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看着杀气腾腾的矮胖子,我忍不住暗自苦笑。

  直到现在,我的双翅仍隐隐作痛,鲜血仍未干涸,甚至不时会滴下血来,即便我有拼命的勇气,也毫无两败俱伤的底气,别说两败俱伤,甚至是伤不到对方。

  当然,我也不会坐以待毙,心念一转,我就想出个一个主意。所以,我才会表现出一副毫不紧张的样子,慢条斯理的说出这一番话。

  闻言,火云战熊一愣,似乎觉着很有道理,我的命,在它眼里,随时可以取,可圣物若是落入其他妖兽手中,它要在想抢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然而,它并没那么好糊弄,眼睛一眯,杀气四溢,浑身气势暴涨。

  “不对,你竟敢耍我,要你的命如探囊取物,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火云战熊嘴角一撇,露出个狠戾之色,双拳握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杀上来。

  “吃我一拳,猛火怒袭!|

  这一拳,虽不是它的杀手锏,可轰然有声,霸气十足,随之而生的灼热之风,将地上骨粉,都吹浮起来,遮天蔽日,飘散满空。

  轰隆!

  无奈之下,我只能强撑着接招,却仍不可避免的往后退去。

  就像明知后方是杀人不眨眼的光门一样,我明知后方是不可预测的灰色深潭,还是不得不避过这一击。

  好在我并非没有准备,在接招避开的时候,我一身妖能,有半数凝聚在双脚之上,以防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果然,我的小心并非过分。

  就在我退到深潭上方的刹那,一股莫名其妙的拉力,突然出现,好似有一把无形之手,想把我拖入深潭中,我双腿连蹬,使出极大的力气,才堪堪逃过一劫。

  此刻的深潭,就像一头远古巨兽的血盆大口,正焦急地等待渴望已久的血食!

  我的脸,刷的白了!

  这可真是前有阻拦后有追兵!

  好在,不幸中的万幸是,相比火云战熊的杀招,深潭的拉力虽然诡异可怕,更加不可预测,却一时要不了命。

  那就只能往深潭逃跑了!

  我瞬间打定主意,转身就走。

  不过,火云战熊既然下定了决心,哪里会放任我离开,它脚步一顿,踩飞起一阵骨粉,拔腿就追,一面追还一面怒吼。

  “杂毛鸟,哪里逃?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我还可留你一具全尸!”

  然而,火云战熊并不知道深潭的诡异,更不会特意在脚底灌注一部分妖能。

  所以,当它踏入深潭上方时,不由自主的一个趔趄,身体猛地下沉,即便反应及时,没有彻底掉进去,可一下子被没到了小腿。

  一阵麻痒传来,并不疼痛,只是麻痒,好似刹那间,感觉不到了小腿的存在!

  但它并没有放在心上!

  3酷匠网首J发

  真境妖兽的躯体,哪里会这么容易受伤!

  相反,这激起了火云战熊的怒火,它勃然大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好你个杂毛鸟,原来早有防备,怪不得敢对我耍心眼,不过,你还是太嫩了点!”

  火云战熊身子一挺,双腿拔出深潭,朝着我疯狂追杀。

  此时的我往前疾奔,眼角却不由自主的往后瞅,等看到火云战熊拔出深潭的时候,我突然愣住了,脸色刷的变白,眼睛瞪得滚圆,,就像看到一幕最不可思议的事。

  “腿,你的腿?”

  我有些哆嗦,不由自主的指向火云战熊的双腿,像是此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之事。

  火云战熊嘴角含着狞笑,正想冲杀上来,可听到我的话后,不由一惊,瞬间觉着有些不妙,不由往下一瞅!

  这一眼,让它顿时牙呲目裂,胆战心惊!

  它的小腿,确切的说,是刚刚浸入深潭的部分,竟然没有了一丝血肉,只有一根根雪白的骨头,支撑着它整具身体。

  诡异的灰色深潭,竟在刹那间腐蚀掉了它的肌肤血肉,只留下白森森的骨头!

  这让它心惊胆胆颤!

  这还不算,更可怕,更让它绝望的是,那种酥麻的感觉,并未因离开深潭而消失,反而顺着小腿往上蔓延,好似不将整具躯体腐蚀干净,决不罢休!

  这到底是什么?!

  怎么会如此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