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就在大战越发激烈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传来,似乎一个闷雷在耳边炸响,不,不是一个,而是无数个闷雷,一起在耳边炸响,实力稍微低的妖兽,瞬间懵住,只觉脑子嗡嗡作响,两眼冒金星,不知所以然,就连交战中的火云战熊和蜥蜴王,也禁不住动作一缓,露出骇然之色。

  由不得它们不惊骇。

  伴随着轰然雷鸣,大地在颤抖,像是筛子在抖动,一道道巨大的裂缝,深不见底,呈蛛网之状,以紫晨山为中心,四散而开。

  轰隆隆!

  轰鸣声不绝于耳,一声接着一声,大地如海,且是爆发了飓风的海,地面如海浪,翻腾起来,以裂缝为基础,一块块巨石鼓起,而后滚落。

  在这刹那间,天空都失去了颜色!

  大战此时早已停止,众妖惊骇的无与伦比,纷纷聚在一起,全力戒备。

  面对不可预料的自然威胁,它们都如临大敌!

  “快看紫晨山,它在长高!”

  突然,有妖兽大声喝道,声音都在发抖。

  众妖的目光,随之望了上去。

  这一见,不论是谁,均是心中一颤,忍不住浑身战栗,惊骇欲绝!

  紫晨山,在南星山脉众多山峰中,算不得出奇,甚至只能说是个丘陵,是个大土堆。

  可此刻,它如草木般,在生长拔高,且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这让人震骇!

  一座山峰,乃是绝对的死物!

  可是,紫晨山在生长!

  没有妖兽不惊讶,没妖兽不震骇!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圣物出世吗,怎么它反而长起来了,难道它就是传说中的圣山?”

  蜥蜴王惊骇欲绝,脸上满是不信之色,忍不住喃喃自语。

  ……

  不管紫晨山的异变和其他妖兽的惊骇,我硬挨了火云战熊一击后,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浑身疼痛难忍不说,经脉好似都因用力过猛爆开了,嘴角鲜血止都止不住,一个劲的往外涌。

  最惨的是我的双翅,它无力的低垂着,扭曲成一个奇异的角度,鲜血淋漓,雪白的骨头茬子,都露了出来,在血色的印照下,十分显眼醒目。

  要知道,自从我开始修炼,就以血脉妖法“噬天诀”筑基,躯体的强悍程度,比之普通同阶妖兽,强出不知多少倍,即便和黑虎战斗时,也不曾如此凄惨过。

  可现在,仅仅接了火云战熊一拳,我就身受重伤,差点没了命!

  由此可见,来自魔窑的火云战熊,战力之强,远在黑虎之上。

  “小友,你没事吧?你可不能死啊!”

  就在众妖眼看我被偷袭,一个个义愤填膺,怒吼着、叫嚣着冲杀上去的时候,羽化灵木一个箭步窜上前,将我扶起,背往安全之地。

  它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在担心我,,竟张开闭口就是“死”字,把气的我眼珠子直翻白。

  “老头儿,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我哪有这么脆弱,说死就死了,火云战熊战力确实强悍,可想一招取我性命,还是太差了点!”

  我这话说的慷慨激昂,好似对火云战熊极为不屑,但实际上,要是早知道火云战熊这么不要脸,众目睽睽之下,竟不顾身份地位,下死手偷袭,我说什么也不会和金甲螳螂打。

  “不过,我这双翅膀算是废了,一时半会别想好了,本来还想见识下圣物是什么样子,现在看来,只能提前回去了。”

  我对圣物本就没有多大欲望,能一见自然是好事,不能见也无所谓,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现在身负重伤,反而有理由退出蜥蜴王联盟,不用管这档子破事。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蜥蜴王和荆棘森蟒太过自满,而且它们面和心不和,小友留下来未必就是好事,倒不如趁机离开。至于圣物,最终落入谁手中,还不一定,”

  羽化灵木见我伤势虽然重,可并没有性命之忧,甚至精神旺盛,没有萎靡之态,不由彻底放下心来,它眼珠子一转,就明白我的意思,忙跟着劝解道。

  不过,它的话,虽看似和我一个意思,但实际上,略有不同。

  我只是想看看圣物,没有争夺的心思,可它却说“最终落入谁人之手,还不一定”,眼神中满是不屑,像是圣物最终必定要落入它手中一般。

  ,8酷匠#!网唯M一正版(O,N其…他=都是5n盗版

  我没想那么多,见羽化灵木也是这个意思,心中更是彻底放松。

  “那我们现在就走!”

  我甚至不打算和蜥蜴王、荆棘森蟒告别,立即想让羽化灵木带着我返回浮岛。

  可是,说来也巧,就在这时,紫晨山开始“生长”了。

  惊天动地的场面,如无数闷雷联合的炸响,惊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倒。

  自古以来,从来没有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紫晨山竟然在长高,难道圣物要出世了?这场面也太大了吧!”

  我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忍不住嘴的感慨。

  再看羽化灵木,它满脸震骇,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现在我受伤了,场面又混乱不堪,它自然要把我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纵观紫晨山一带,那个地方最安全?

  无疑正是紫晨山背面山脚!

  但是,此刻,紫晨山却是在“生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噌噌上窜,甚至仔细聆听,在轰隆隆的闷雷声中,都能听到山体破土而“长”的声音。

  山脚之处,自然是“长势”最迅猛之地,裂缝如蛛网,瞬间扩展,一块块巨石,被山体崩开,四散而滚,轰隆隆作响,如同火山爆发,碎石更是无数,躲都躲不开,不时的砸在我们身上。

  这要是逃的稍慢,就有被活埋的危险!

  “小友,我们快逃,否则就要被巨石活埋了!”

  羽化灵木大呼一声,也顾不得保持平稳,抗着我连续几个起落,迅疾的远离紫晨山。

  “你…慢点…顶到我的肺了……”

  羽化灵木这么一折腾,可就苦了我了,经脉本就受伤不轻,在经过颠簸,更是雪上加霜,鲜血再次狂喷,刚刚有好转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连精神都萎靡下去。

  不过,这还不算惨,正所谓,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羽化灵木被玄空山“生长”的场景影响,逃的时候慌不择路,竟是又沿着原路返回,只是几息,就重新与跑到了蜥蜴王和荆棘森蟒旁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