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晨山,在南星山脉众多山峰中,算不得出奇,甚至很不起眼。

  但此时,它通体放光,虽算不上璀璨耀眼,可显得神圣无比,在众多山峰中,绝无仅有。

  我看在眼里,也是惊讶不已。

  一座山峰而已,竟是如此诡异,怪不得可吸引这么多妖兽的目光,即便没有妖族圣物的传言,也会备受瞩目,成为当之无愧的焦点。

  “南星山脉强大的妖兽估计都会聚集在这里,即便有圣物出世,恐怕也很难落入我们手里。”

  我眉头蹙起,很是担忧。

  不过蜥蜴王和荆棘森蟒,心情却与我不同。

  它们满脸的兴奋,蓄势待发准备大干一场,想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振兴本族,一统妖族。

  “小兄弟为什么愁眉不展,难道对我们联盟没信心?”

  蜥蜴王还要靠我帮忙,在言语上就显得格外关照,眼见我心事重重,忙上前问了个仔细。

  “哈哈,小兄弟,你可不能这么想!”

  更U@新L最快H上《酷L;匠网

  没想到,等我说出担忧后,蜥蜴王笑的更加欢畅,一副“你有所不知”的摸样。

  “妖族圣物确实诱人,但其它妖王顶了天也就是和我一样的实力,打起来我们未必会输。”

  说着,蜥蜴王一努嘴,示意我往旁边看去。

  我仔细一瞅,果然发现端倪。

  为数众多的妖兽,虽都聚集在一起,可明显也是有帮有伙,可看来看去,我赫然发现,算起来,我们的联盟,竟是数得上的“大势力”,要知道,我们这里不过也才三位真境妖兽而已。

  “怪不得它俩充满信心,原来早有预料!”我的心顿时放进肚子里,长松了一口气。

  我不为能否获得圣物担心,反正没有我的份,我怕的是由于己方势力弱小,受到欺压,若是那样,我可要冒生命危险了。

  毕竟此时此刻,我和蜥蜴王、荆棘森蟒是连在一起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咦,好熟悉的味道,杂毛鸟?!”

  就在我暗自思索时,突然听到一声大叫,吓的我一个激灵,差点没跳起脚来。

  要知道,这声大叫,可是来自对面那伙妖兽。

  “哼,我就说嘛,我兄弟这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杀,原来是真境五重对它下手的。不过,你既然杀了我拿不成气候的弟弟,那你今天也把命留下来吧!”

  对方那伙妖兽中缓缓走出一只金背螳螂,模样我之前斩杀的那只一模一样,甚至体型还要大上不少,身上的赤黄色都变成了暗金色,全身上下都被坚硬的金色外壳包裹。

  一看就知道,它的战斗力和我先前对战过的金杯螳螂不再一个档次,甚至眼前这只都不能称之为金背螳螂,而应该称之为金甲螳螂。

  金甲螳螂的一句怒吼,让我一下子就备受瞩目,本来我还想低调行事,不论什么都让蜥蜴王和荆棘森蟒出马,可现在却是不行了,想低调都难!

  “金背螳螂?我还以为是谁呢,你要是能把我的命留下,那也算是你的本事。”我淡然一笑,毫无畏惧的应道。

  既然金背螳螂的兄弟出现在了这里,那就说明魔窑的势力也渗透到了紫晨山附近,我被发现想必也是因为我身上金之精的原因,毕竟当初我把金背螳螂的锯齿完全炼化掉了,沾染上了它的气息也很正常。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魔窑一方的势力不是魔域本土妖兽的势力,而是异域势力在魔域上的残余势力,它们可以说是我重启七重妖塔最大的敌人,如今它们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对妖族的圣物也敢兴趣?

  要是被它们拿到了圣物,那不就变相的增强的敌人的实力嘛,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原本对圣物毫不在乎的我,现在也终于提起了精神,不管怎么说,这圣物是绝对不能落到它们手上的。

  至于揭发它们异域的身份,这不太现实,毕竟几千年的影响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改变的,况且这些异域势力的外形和妖兽一致,根本区分不出来。

  “你敢不敢打?要是不敢,就带着你身后的妖兽一起跪地叩头臣服,兴趣我还能留你们一具全尸!”

  金甲螳螂这话说的极狠,不光骂了我,还连我身边的蜥蜴王和荆棘森蟒一起骂上了。

  “妈的,你什么玩意,不就是一只臭虫吗,有什么了不起,小兄弟,接下这挑战,杀杀它的威风。”

  蜥蜴王眼珠子一瞪,霍然上前,对着金甲螳螂怒目而视,甚至有狠狠打一架的意思。

  金甲螳螂这一方也不甘示弱,有只体型壮硕的火云战熊,突然窜上前,眼睛一眯,也是杀意盎然,气势十足。

  “怎么,以为我们好欺负?”

  作为同盟的荆棘森蟒,哪能眼看蜥蜴王肚子露脸,它身影一闪,就来到前方,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金甲螳螂一方轰然叫嚣,纷纷鼓嘈上前,一个个眼睛发红,浑身发抖,好似受到莫大的侮辱一般,非要讨个说法不可,那摸样,简直如一群饿狼。

  我们这边也不示弱,能修炼到如此地步,那个不是胆大包天的主,哗啦一声,也围拢上来,摩拳擦掌,大有立即出手的意思。

  “好了,不要闹了,这挑战我接了,对面的臭虫给我听好了,今天要是不把你给揍成渣,我就跟你姓!”

  眼见形势就要失控,我即便是万般无奈,也不得不站了出来。

  “好,竟然如此,那我们就打一场!

  话音刚落,金甲螳螂动了,它脸色一沉,浑身金光一闪,抬起了两把满是锯齿的前肢,作势朝我冲来。

  不过,我也不慢,身影一闪,立即展开了凌厉攻击。

  就像一道闪电,我迅疾而至,如同开山斧一样的翅膀,轰然砸下。

  没有花招,没有起手式,直接就是一掌!

  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掌,却蕴含了无穷的杀意,无穷的力量。

  “哈,给我开!”

  金甲螳螂神色大变,但它已经来不及动作,连劈砍的时间都没有,只得大喝一声,勉强用锯齿格挡。。

  不过,纵使它反应及时,阻挡有效,可与我比谁的拳头硬,它显然是自寻死路。

  咔嚓!

  清脆的响声传来,那是锯齿断裂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可众妖仍听得清清楚楚。

  “哎呀!”

  金甲螳螂一声惨呼,往后便退,鲜血从布满裂纹的锯齿上滴落,染红了大地,形成一条血线,渗人至极,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传到众妖鼻子中,激的众妖神情一震。

  一招领先,步步领先!

  我不依不饶,双翅连动,攻击一下接着一下,如打铁的大锤,连绵不绝,砰砰有声。

  金甲螳螂就惨了,步步退后不说,连它最引以为傲锯齿都被打得裂开了,骨头茬子横飞,鲜血更是如狂涌不止。

  若是在这样下去,别的不敢说,至少它这双锯齿,算是彻底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