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鸡头莫为凤尾,我们先避开浮岛上那伙妖兽的锋芒,同时脱离黑虎的掌控,成立自己的势力,我们先潜伏修炼几年,以后未必不如现在,到时候便可大张旗鼓的竖起大旗!”

  鬼脸狸眼中射出炙热的光芒,它的前肢高高举起来,有力的挥舞着,动作并不大,却让其余妖兽看到了一丝希望。

  “好,我们跟着你干!”

  金颚鸭第一个带头,其他妖兽对视一眼,也相继加入。

  ……

  画面跳回到黑虎所在的洞穴外。

  此时,我们已经抵达了南星山脉,而且顺利的来到的黑虎的老巢前,就在我们小心翼翼,准备应对任何顽固抵抗时,赫然发现,黑虎地盘一片狼藉,不仅没见到一只妖兽,连普通野兽,也不多见,好像全部消失无踪。

  这是什么情况?

  ,%酷t‘匠☆网(-正版J首}发

  坚壁清野,打持久战?!

  我有些莫名的惊诧,虽然我知道黑虎受伤很重,可它的手下好端端的,那可是一个真境三重,三个真境一重的妖兽,再加上其他妖兽,战斗力也不可小视,再加上它们占据地利,绝对有一战之力。

  任我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黑虎一方的妖兽,竟然会不战而逃。

  “怎么会这样,我的烤肉跑哪里去了!”

  黑虎一方的妖兽逃之夭夭,没有丝毫留恋和不舍,这可把二愣子气到了。

  它是发誓要吃虎肉,顺便搞些宝贝的,可现如今,别说是虎肉了,就连有点价值的东西都不见踪影。

  其实,即便黑虎手下的妖兽,老老实实不带走一草一木,我们也别想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要知道,在我们来之前,黑虎的老巢就已经被蜥蜴王扫荡过一遍了,蜥蜴王可不是吃素的,它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入侵一次,那可能不狠狠捞一笔,就连坚硬异常,根本无法带走的金睛雪花石,都被它打碎一角带走了。

  “黑虎也太穷了吧,简直是不毛之地啊!”

  小猴子也感到大为意外,它搓着牙花子,在一旁嘀咕不已。

  不过,很快我们就释然,黑虎不战而逃的消息,传的太快太广了,连南星山脉中普通的小妖都懵懵知道一些,沟通一番之后,事情自然真相大白。

  “一件宝贝都没有,难道让二爷白跑一趟?这下可折本了,不仅白挨了抽,还白跑了路!”

  二愣子唉声叹气,精神立马颓废,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二愣子大哥,我知道哪儿还有宝贝,不过就看你能不能搬走。”

  投靠我们的青云鹤突然开口,它神秘一笑,讨好的对二愣子说道。

  “当真?”

  二愣子直接将青云鹤后面一句话省略了,在它看来,就没有什么是带不走的。

  “青云鹤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走吧。”我冲着青云鹤轻笑一声,示意它到前方带路,对于那所谓的宝物,我也很感兴趣。

  不多时,青云鹤就带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充满着浓厚血腥味的地方,看得出来,这应该就是黑虎平日里休息的地方。

  “请大王过目,就是这金睛雪花石!”

  青云鹤停住了脚步,指着碎掉一角的金睛雪花石,十分激动的说道。

  “这块金睛雪花石乃天生地养之无上妙物,可集聚地气,辅助修炼,是不可多得的至宝,黑虎之所以能突飞猛进,最终进阶成真境六重的大妖,与金睛雪花石的帮助,有着莫大的关系。”

  “咕嘟!”

  听完青云鹤的介绍,二愣子小眼睛瞪的溜圆,射出火热的光芒,甚至不由自主狠狠咽口唾沫。

  “好东西,绝对是好东西啊!”

  不过第一个开口的,并不是二愣子,而是羽化灵木,它属于草木妖兽,对地气之类,最是敏感。

  见到金睛雪花石后,一向稳重的羽化灵木居然激动的浑身乱颤。金睛雪花石对它有莫大的吸引力,要是以后能在上面修炼,绝对事半功倍,损失几枚羽化果算什么,就算损失十六枚、三十二枚,也一样能补回来。

  “不过,金睛雪花石与大地相连,几乎融为一体,不知深入地下多少米,要想移走,千难万难,就连向来视财如命的蜥蜴王,在劫掠虎洞时,也只是凭着强横的修为,打碎了一角,而无法彻底搬走。要知道,蜥蜴王可是一名大妖,南星山脉的妖王之一,连黑虎都忌惮的存在!”

  青云鹤苦笑一声,继续解释道。

  闻言,众妖都陷入了沉默,就连我,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老大,我觉得我有办法。”

  一道声音凭空传来,如同安静的环境下掉落了一根针,众妖的目光一下子齐刷刷的落在了一只沉默不语的采白身上。

  只见采白眼睛一眯,身躯一下子就挺立了起来,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自信。

  “别说它没长在大地上,就算真长在大地上,我也给弄走,我蟒族可不是白混的吗?小的们听令,给我挖,狠狠的挖,就算挖个万丈深渊,也把它给我弄出来。”

  采白豪情万丈,一声令下,就有几条蟒蛇应声而来,它们看看金睛雪花石再看看采白,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似乎想问,为什么这么好的东西要拱手让给别人。

  “混蛋,还不干活去!”

  见几条蟒蛇露出为难之色,采白顿时勃然大怒,像是被当众打了脸,差点没当场跳起来,脸色一沉,当即大声呵斥。

  “这里虽然暂时被我们占领了,但确实不能久留,这块金睛雪花石我们要完整的搬走,采白,问题应该不大吧?”见此情景,我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情绪,只是冲着采白淡淡的问道。

  “放心,包在我身上。”采白眼睛瞪得溜圆,憋着一股气,干劲十足。

  ……

  有采白亲自监督,蟒蛇们的挖掘的速度,出奇的快,让我都有些瞠目结舌,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撼动了金睛雪花石。

  “深,太深了,简直是从地心里长出来的,即便挖出来,也不容易搬运,实在不行,弄碎成几节算了。”

  金睛雪花石虽没有生命,可也能“生长”,如同草木一样,有自己的“枝茎”和“根须”,在虎洞中,我们见到的就是枝茎,像个床那么大,越往地底越细小,到最后,真如根须一般,细细的如一根小手指。

  只不过,它坚硬异常,即便是小手指那么粗,也不容易弄碎。

  “不性,金睛雪花石的奇妙的地方,就在这里,它的“根须”,正是吸收地之精华,也就是地气的关键,要是弄碎了,就成了死物,利用价值大减啊!”

  羽化灵木对这块金睛雪花石垂涎已久,自采白开始挖掘,它就在一旁守着,听说要破坏金睛雪花石的完整性,羽化灵木眼睛马上就红了,那摸样,好似谁敢破坏金睛雪花石,它就跟谁拼命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