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黑虎生死一战之后,我浑身是伤,鲜血淋漓,看着有点恐怖,但其实没什么大事,最重的伤势就是肋部被刺穿,再加上连续以弱抗强,妖能使用过度,才导致最终爬不起来,将羽化灵木给我的一枚羽化果吃了后,我就慢慢恢复过来。

  倒是二愣子,出乎大家的意料,它只是受了轻伤,被拍晕了过去而已,被救醒之后,很快就活蹦乱跳起来。

  “二爷我怎么可能有事?!”

  当大家好奇的问起来时,它小眼睛一瞪,牛逼哄哄的答道。

  “我好歹也是响当当的妖兽,跺一下脚,这大地都抖上几抖,怎么可能会有事呢?那老虎呢,赶紧烤了,后腿好肉给我留着,别让那两个小兔崽子给抢了去!”

  二愣子眼珠子乱转,四下寻找,待听说让黑虎逃跑了后,它胖脸一皱,立马露出懊恼的神奇。

  “你们这可就不对了,应该乘胜追击啊,黑虎那群手下,狗屁不是,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吃不到虎肉不要紧,可你们想想,那虎窝里得有多少宝贝,这下不就全扔了吗?不行,我强烈要求立即点兵,不杀个天翻地覆,决不罢休。”二愣子慷慨激昂,说的众妖一愣一愣的。

  “说的好,黑虎绝不能留,即便杀不死,也要铲除这一方势力。采白你现在组织蟒族架起通海浮桥,我们现在就杀向南星山脉。”

  我妖能消耗很大,浑身鲜血未干,脸色仍有些苍白,可说出的话铿锵有力,令人热血沸腾。

  力敌大妖,差点坑杀黑虎,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让我们有了足够的底气。

  最关键的是,七重妖塔的方向,就是南星山脉所在的方向,我们没有其他路可以走,反正迟早都是要杀过的。

  )《酷s匠…网◎x唯y}一&\正Fa版,LE其j《他S都◎是盗=版

  黑虎,只是挡在我们前路上的一个阻碍而已,就算它不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也会去找它的麻烦。

  “杀向南星山脉!”

  浮岛上的诸位妖兽均是热血沸腾,禁不住高呼起来,热切的目光,像是要将整片天地融化。

  ……

  话说黑虎被救回虎洞后,骨刺合一秘术也失去了效果,浑身霎时酸软无力,疼痛难忍,一下子威严全无,成了十足的软脚虾,要不是在此之前赶走了鬼脸狸等手下,它都怀疑自己现在这幅摸样,是否还能镇得住场面。

  它的那些个手下,包括鬼脸狸在内,个个如狼似虎,无一不对它恨之入骨,若非强力震慑,早就反叛了。

  “不能在这儿待下去了,鬼脸狸诡计多端,肯定看破了我的虚实,要是它们闯进来,联合对付我,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黑虎眉头紧紧蹙起,心中十分不安,它倒是没想过我会趁胜追击,反是担心它手下叛变。

  好在它看似鲁莽,实则早有准备,在虎洞之中,还留下了条生路。

  这是一条隐秘小道,通往另一片密林,除了它自己,没有任何妖兽知道。

  “先离开这儿,找个隐秘地疗伤。”

  黑虎眸光闪动,暗暗思索,扬身而起,顺着小道,消失在虎洞中。

  就在它刚消失没多久,一声惊恐的大叫就传来。

  “不好了大王,不好了大王,杀来了,它们杀来了!”

  金颚鸭惊恐万分,跌跌撞撞的闯入虎洞,扁扁的嘴巴上下开阖,还要报告更多情况,可是,它看到的不是黑虎威严的目光,而是空无一人的洞府。

  它的嘴巴一下闭不上了,目瞪口呆,说不出一句话。

  “大王,大王,大王这是逃跑了啊!”

  金颚鸭瞬间醒悟过来,禁不住鬼哭狼嚎般喊一嗓子,扭身就走。

  作为嘴巴最长,最能说会道的存在,金颚鸭充分发挥了“小喇叭”的作用,一路奔逃一路宣传,没用多久,黑虎地盘上的所有妖兽,都知道它们的大王逃走的消息。

  连老大都逃走了,它们这些虾兵蟹将还留下干什么,找死吗?!

  可跟着黑虎这么长时间,总不能空手而逃,捞点好处为以后所用才是正经。

  所以,但凡能带的,有点价值的,全部被打包带走!

  要不说,什么散了都不怕,就怕人心散了。

  黑虎的不告而别,让它手底下妖兽的心彻底散了,要想再聚集起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可以说,黑虎这方势力,烟消云散,从此之后退出历史的舞台。

  不过,有消亡就有新生,在形势逼迫下,鬼脸狸第一次以主事人的身份,走上了前台。

  一开始,在刚得到消息的时候,它根本不相信。

  黑虎生性残暴、好高骛远不假,可实力还是有的,野心更是不小,怎么可能被逃走,这一定有什么原因。

  要知道,这块地盘,是黑虎的起家之所,也是以后它征战天下的基地,不可能说放弃就放弃,除非它发了昏,要自断臂膀。

  不是鬼脸狸不够聪明,实在是这消息太令人难以相信了。

  绝对是不可思议!

  “这不可能!你确信大王不见了踪影?”

  任凭金颚鸭一再保证,它仍是满脸不信,甚至还派出了其他妖兽去试探虚实。

  “千真万确啊,你赶快替大家伙儿拿个主意吧,大家现在都疯了,到处乱窜,没有个主心骨可不行!”与鬼脸狸向来交好的独眼鬣狗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眼中射出焦虑之色。

  它刚刚查看过,洞府中确实没有黑虎的影子了,呼喊多声,也不见回应。

  当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头死老虎,关键时刻掉链子,难道想让我们替它挡灾?”

  鬼脸狸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不由又惊又怒,目光中射出复杂的光芒,既有愤恨,又有失望,更有迷茫和恐惧。

  接下来该怎么办,路到底要如何走?

  是率领众妖狠狠打一场,还是直接投降,或者去往南星山脉其他势力?

  “不能再迟疑了,浮岛上的敌人估计要杀过来了!”

  金颚鸭最怕死,特别是怕被二愣子捉住,然后被做成烤鸭,那它可真是死不瞑目了。

  “打肯定不行,黑虎都不是对手,更别提我们;投降估计也没好果子吃,浮岛上的那伙妖兽凶残暴虐,动不动就要烤肉吃;投降其他势力,也不明智,黑虎大王在时,将所有势力都得罪光了,投靠哪一方都会受到排挤虐待。”

  鬼脸狸眉头紧皱,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思考的摸样。

  闻言,金颚鸭等妖兽,都心急如焚的紧紧盯着鬼脸狸,等它做出决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