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璀璨的光芒照耀整片海域,两道攻击对撞掀起的冲击波,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如同波浪般,向着四面八方扩展,所到之处,无不粉碎,连波涛汹涌的大海,都瞬间退开,露出赤裸的海底。

  这场景使得在场的每一只妖兽都震惊不已!

  黑虎也就罢了,毕竟它是真境六重的妖兽,战力不凡,发出毁天灭地般的一击,可以理解。

  可问题是,前几天我差点被骨刺击杀,现如今,我居然能从正面抗衡黑虎的骨刺,并且没有表露出太大的劣势。

  在黑虎一方的妖兽看来,这正是太不可思议了!

  鬼脸狸等妖兽见我硬抗骨刺而不退,禁不住浑身发寒,一阵阵颤抖,似乎有股冷风,从它们骨头缝里吹出来。

  它们从我身上感到了浓浓的不安和恐惧!

  不过,很快它们就长吁了一口气,放下紧绷的精神,甚至一阵兴奋激动。

  在爆炸声之后,又有一声轻响传出。

  噗!

  这是利器刺穿血肉发出的声音!

  骨刺在最后时刻硬生生打破了我的攻击,虽然速度慢了下来,杀气大减,可骨刺依然朝我杀了上来,并且从我的肩头穿了过去,留下一个透明的空洞。

  鲜血四溢,汩汩冒出,腥气顿时扩散开来。

  “击中了?”

  对于骨刺的建功,黑虎大吃一惊,甚至刹那间有些恍惚,一开始它见我如此的冷静,还以为我手里头一定有所依仗,却没料到,一击就见血了。

  要知道,这根骨刺是它身上最细的一根,且这一击它才使出八成力道,若是十成,若是换成后两根骨刺中一个,那现在岂不是可以将我当场斩杀?

  黑虎顿时兴奋起来,禁不住仰天怒吼。

  嗷嚎!

  虎威散发,雄霸天下!

  王者气势,不可抵御!

  “杀!”

  它双眼发红,怒吼一声,白森森的牙齿,硕大吓人,如一柄柄匕首,散发出幽幽光芒,锋利而森寒,惊人心魄,震人心魂。

  第二根骨刺应声而出,如同一条飞龙,翱翔于天际,杀气凌然,如同实质,铺天盖地。

  面对如此气势,我脸色骤变,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机,但我还是没有退却半步,浑身妖能疯狂运转,将意念沉入体内,沟通神秘能量。

  与此同时,悬浮在神秘能量上的金之精小剑,叮铃一声响,霎时消失不见。

  在和黑虎交手之前,我就将对战时的情景,在脑海里模拟了无数遍。

  我早就猜到了黑虎会使用它最为拿手的骨刺,而我也准备好了用金之精小剑硬抗黑虎它的第二根刺骨!

  这是在冒险,但这也是我拼着受伤,创造的一个机会。

  一个前所未有的,可以击伤,甚至是击杀黑虎的机会!

  在这一刻,金之精小剑瞬间出现在我头顶上,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我浑身上下的妖能也瞬间运转到极致,暴涨的气势如痛汹涌澎湃的潮水,迎击长空,力压大地,又像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锋锐出鞘,等待饱饮鲜血。

  即便境界比黑虎低了一重,我也依旧毫不退让,没有一丝的动摇。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面对如此诡异的情景,就连鬼脸狸等,处在和我敌对位置上的妖兽,也禁不住暗暗佩服我的勇气。

  不过,它们心中更多的是喜悦。不是因为它们的黑虎大王即将取得胜利,而是因为它们少了一个大敌,去掉了那份深埋于心底的恐惧。

  我的潜力,已经明白无误的展现出来,当初以真境四重就能与黑虎对拼,可以料想,若是任由我成长起来,它们必定遭到我的报复,那时候,等待着它们的也许只有死亡。

  嗡!

  说时迟那时快,金之精小剑突然震颤起来,急速而又迅猛,似乎要脱离我的控制,又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坚决,发出了激动的啼鸣。

  酷*;匠$网唯/D一…P正!F版,,其他*b都_)是$盗0G版:N

  此时此刻,它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嘶!

  反观另一边,骨刺也划破长空,带着凌厉寒风,拖着幽幽光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杀过来。它像是一条飞龙,霸气无比,俯视天上地下,散发的杀气,更是如同实质。

  天糖、龟西等实力较弱的妖兽,与骨刺相距甚远,都能感觉脸上生疼,一摸之下,竟然有鲜血流下,这把它们吓得连连后退。

  骨刺之威,恐惧如斯!

  正面抵抗着骨刺宛如实质般的杀气,我全身的骨骼咯咯作响,脸上肌肉也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甚至出现一丝丝的划痕,身体各处隐约有血珠渗出,但我的神情仍沉稳如昔,双眸开阖间,冷电飞射。

  我还在酝酿,还在等待机会。

  妖能澎湃到极致,似要冲破经脉,爆射出来,金之精小剑璀璨耀眼,光芒如淌出来的一般,像是整柄剑都化为了金水。

  说来话长,实则极短!

  不过眨眼的工夫,骨刺就已经到了我的跟前,眼看要刺入我的体内!

  “喝!!”

  就在这一刹那,我怒吼一声,犹如暴雷,身形移动,迅若闪电,操控金之精小剑,猛然劈下。

  锵!

  金铁相交的响声传出,尖锐异常,刺的耳朵生疼,似乎连耳膜都要击穿。

  光芒爆射,如一枚恒星轰然炸开,天地之间,除了光,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

  “哈哈,真是笑话,凭一把破剑,还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击退我的骨刺,你把我当什么了?!”

  光芒仍然闪耀,黑虎却大笑不止,不但根本没受丝毫影响,它决定要一击建功,不是那种见血的建功,而是彻底杀死我。

  只要我死了,浮岛就是它的了。

  不,从此之后没有什么浮岛,有的只是虎岛!

  到那时候,它的面子就都找回来了。

  蜥蜴王,哼,不过是个笑话!

  锵!

  锵!

  连续的金铁相交声传来,一声比一声远,一声比一声激烈紧迫,黑虎的攻伐显然更加紧凑了,反观之下,我却在倒退,不断的倒退。

  在黑虎看来,除了合击破敌这个手段外,我不可能接下它的攻击,损落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你以为突破了就了不起了,就可以挑战本王的威严了吗?”

  黑虎意气风发,步步紧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