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着数股妖能的冲击,我嘴角鲜血抑制不住的往外涌,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染红了一大片。

  但还不够,比起恐怖无比的骨刺,这些妖能实在是太微弱了,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天魔霸体,鲲鹏法相,给我出!!”

  我厉喝一声,噗的喷出一大口鲜血,而在我的身后,一个模糊的鲲鹏虚影终于出现。

  遮天蔽日的鲲鹏虚影,双翅微张,昂首挺胸,目光冷冽无情。

  妖能瞬间狂暴,威力又增三成!

  这就是鲲鹏法相的作用,在它的出现的刹那,我的战力飙升!

  “杀!”

  随着一声怒吼,我挥翅向前轰去。

  锵!

  出乎意料,在我翅膀轰出去的同时,竟也有铿锵之音传来。

  那是一道金光,璀璨无比,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它如一道是闪电,一出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着骨刺杀去。

  轰隆!

  一声爆响炸开,天地间好似只剩下光芒,像是原子弹爆炸!

  世界末日来临,也不过如此!

  咔嚓!

  在无穷的光芒中,又有声响传出,清脆悦耳,像是干枯的树枝折断,却又震耳欲聋,如闷雷在人耳边轰响。

  当我听到声音的瞬间,如遭雷击,浑身剧烈颤抖,眼鼻耳口中均溢出鲜血,摇摇欲坠,站立不稳。

  断了!

  不知怎么出来的,金之精变幻的小剑,在骨刺一击之下,齐刷刷的从中间断裂!

  那可是金之精构成的剑,锋锐天下,坚硬无比。

  可此时,它却断了,显得那么脆,那么弱!

  酷“^匠,:网唯一正`@版h,其☆k他N/都WJ是盗|版

  突然有股绝望涌向我的心头,连金之精小剑都断了,还有什么可以阻止骨刺!

  境界上的差距,是不能用任何方法拟补的,即便我们施展合击之术也不行!

  咯蹦!

  但是,就在我绝望无比之时,却又有声响传来。

  这声音很小,若不用心,几乎听不到,似乎是有什么被崩断了,但断的并不彻底,或者只是崩掉了一块。

  “哎呀!”

  黑虎的声响却是巨大,简直是轰鸣。

  “这是什么剑,竟可崩断我的骨刺?!”

  它咬牙切齿,浑身震颤,气急败坏,恨不得将金之精小剑夺过来砸的粉碎。

  “噗!”

  可等待它的,却是一口再也忍不住的鲜血。

  和羽化灵木的羽化果一般,骨刺是黑虎身体的一部分,和全身骨骼联系在一起,一旦有损,直接作用在本体上。

  别看只崩断了小小一块,可它受的伤却极重,不光内腹经脉震伤,连骨骼都裂开了道道缝隙,坚硬的躯体,瞬间变得脆弱不堪,若是再受一次重击,极有可能躯体散架,当场死亡。

  黑虎勃然大怒,自己居然被一只境界还没自己高的杂毛鸟打伤了,这是莫大的耻辱啊!要是传扬出去,自己的面子将丢尽,在南星古脉再也抬不起头来,还何谈称霸!

  “嗷嚎!”

  黑虎仰天大吼,第三根骨刺锵锵而动,似是要脱体而出。

  “不好,还有一根!”

  我看得肝胆欲裂,现如今我连站立都不稳,若非一口气硬撑着,早就晕死过去,只有羽化灵木还有一拼之力,作为破镜妖兽的分身,它将庞大的妖能汇聚到我身上后,反而没受多少反震之力。

  “哼,看我今日如何屠戮这只黑虎!”

  羽化灵木也被打出了火气,它乃是货真价值的破境妖兽,如今却被鬼脸狸和黑虎这些真境妖兽三番五次的挑衅,它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黑虎已经是强弩之末,浑身骨骼都有了裂痕,只要再给一下重击,必能让其躯体散架,今天它死定了!”

  羽化灵木大声狂呼,浑身光芒暴涨,笼罩整片天地,一股毁灭的气息从它身上慢慢溢出。

  看这架势,它这是要自爆分身!

  黑虎见多识广,看到羽化灵木光芒大放,即将自爆,浑身忍不住一颤,眼皮直跳。骨刺意外受损,让它有种不好的感觉,要知道自从修炼以来,它的骨刺就是最大的杀器,经过这些年的淬炼,更是强横无比,甚至再进一步,就有脱变成妖兵的可能。

  但是,它受损了,毁在一只真境妖兽的手里。

  它本应大发雷霆,本应怒火万丈,但羽化灵木的话让它心悸不已。

  黑虎觉得,它拼死一战,灭杀我们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即便骨刺有损,也没有多大影响。

  不过,它要考虑的更多。

  南星古脉可不宁静,各大妖王之间也不是很友好,特别是它脾气火爆,野心从不掩饰,更是众妖王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让其他妖王知道它骨刺受损,全身骨骼都出现了裂痕,事情就大大的不妙了。

  “哼,过几天在来取你们的性命!”

  黑虎思前想后,撂下一句狠话,扭身就想走。

  然而,就在这时,它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机,有些熟悉,似曾相识,它肯定在哪里曾经感到过,只是太过仓促,一时之间忘在了脑后。

  威严而又霸道,似是一头猛虎要出世,要亮出爪牙,张开血盆大口!

  猛虎?

  对啊,它霍然醒悟,这不就是自己身上的气息吗,只不过更威严,更有气势,虎威更胜!

  怎么可能,一只杂毛鸟,身上怎么可能有虎威!

  黑虎悚然而惊,脚步顿止!

  眼前这只杂毛鸟让自己吃惊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越想越让黑虎感到不安,甚至毛骨悚然,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

  这是一种不妙的感觉,只有面对大敌,才会如此!

  可这杂毛鸟不过是一只真境四重的妖兽而已,与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也就是仗着合击,否则早就被自己捻杀成渣滓了,又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

  “难道是这虎威的缘故?”

  黑虎惊诧莫名,眉头深深皱起,眼中射出毅然的光芒。

  它决定要一探究竟,即便拼着有后顾之忧,也要寻出我身上产生虎威的原因,否则它将坐卧不安,忐忑不安,心神不属。

  “大王,不好了,不好了,蜥蜴王偷袭了我们的老巢!”

  就在黑虎艰难地决定之后,身子还没扭过来,就有一声呼喝传来。

  正是它的手下金颚鸭!

  “大王,蜥蜴王偷袭了我们,大伙儿死伤惨重,急需大王回去支援!”

  金颚鸭扑闪着翅膀,扁扁的嘴巴急切的张开阖上,眼中流露出惊恐不安的光芒,似乎刚刚看到了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受到了莫名的恐吓。

  “什么,老蜥蜴?”

  黑虎顿时勃然大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这是它的死对头,彼此之间时常展开攻伐,手下更是互相敌视,一旦相遇往往就是不死不休。

  “它竟然偷袭?走,给我杀,杀的它屁滚尿流,老虎不发威以为我是病猫!”

  事有轻重缓急,在老巢不保的情况下,它终于顾不得我们,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就身子一扭,架起妖雾而走。

  浮岛上的众妖看着黑虎离去的背影,均是长吁口气。

  危机终于解除,即便只是暂时解除,也让大家兴奋不已。

  “我们胜了,哈哈,我们胜利了!”

  “老大万岁!”

  采白、牛蛮等妖兽情不自禁的高呼起来,心神激动,斗志昂扬,连小猴子都艰难的撑起身子,加入狂欢的众妖之中。

  只有我,仍是一动不动,像是成了一具雕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