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悠悠,微风习习,阳光温柔从空中洒落,天地间一片祥和。

  这样好的日子,最适于出去游玩。

  当然,腾云驾雾在空中,最好不过,特别是在海上,还能领略大海的波澜壮阔,更是让人心生感慨,忍不住赋诗一首。

  “啊,大海,你真的好大,可是天空,为什么你更大!”

  “哈哈,这也算诗,如果是这样,我来给接一句:说的都是屁话!”

  两声稚嫩的声音响起,从高空中传来,嬉笑连连,好不欢乐。

  但是,我此刻的脸却是阴沉的,好似要滴下水来,心里如同有十万只草泥马奔过,两个小家伙笑的越欢,我心里就越气,最后甚至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羽化灵木这老头。

  “羽化灵木老头儿,你就是这么报答我恩情的,我这是瞎了眼了,竟然相信了你,让你跟着来了。”

  我恨恨的大骂一阵,可羽化灵木淡定得很,只是嘿嘿直笑,怎么骂都不还口,至于打,我倒是真想过,但也只是想想而已,羽化灵木毕竟是破镜修为,估计我动手也只有挨打的份。

  “哎……”

  长叹一口气,我真是头疼的不行。

  “饶了我吧,天啸海豹王这老家伙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就不会看好自己的孩子?左萱也是,亏我这么信任她,这俩小兔崽子不见了,就不知道找找?天糖这小家伙不是她弟弟吗?”

  刚抱怨完,我就感觉背上的羽毛被揪掉了一根,我身子一抖,差点没从半空中摔下去。

  “鸟叔,你可以头疼,但不能怀疑我和姐姐的血缘关系,问你句话,我姐姐漂亮不?瞎子都知道,她漂亮极了,我帅不?瞎子都知道,我帅呆了,要是我和姐姐没血缘关系,我怎么能帅呆的?这是很明显的事,对不对,小西?”

  龟西果然是天糖的好哥们,这话听了都没吐,反而点点头,一副深以为然样子,就连羽化灵木都在一旁,不住的捋须点头,似乎也是极为赞同。

  天糖大乐,嘴巴都快裂到耳根,胖乎乎的小脸都成了一朵花。

  “不说了,不说了。”

  小家伙故意把胸脯挺高,那得意洋洋的摸样,当真是十分欠揍。

  “不过鸟叔啊,你要是真喜欢我姐姐,就抓紧时间追,要是我长大了,咱俩站一块一比,我可就告诉你,你肯定没戏,你其实长也不算寒掺,可问题是能和我比吗,我姐天天看我,眼光肯定高,你还能有戏?太帅了也不好啊!”

  什么叫蹬鼻子上脸,什么叫给点阳光就灿烂,天糖这小家伙简直能和二愣子相比了,一个个都能把我给气死。

  我只觉得胸口发闷,不得不连喘几口气才缓过神来。

  “混账小子,别惹我,否则我这就将你们送回去!”

  我特么是真有这心啊,只不过我们现在已经远离了玉泉岛,在茫茫大海上,没有一丝落脚之地,我倒是可以长途飞行,羽化灵木不是实体自然也没有关系。

  问题是两个小家伙,要是我现在把它们甩下去,凭它们那点微薄的妖能,根本没那个机会活着回到玉泉岛,不是体力耗尽累死,就是被其他妖兽搞死。

  “羽化灵木你个老家伙,为什么不早点放它们出来,还有你是怎么把它们给带过来的。”

  我连连苦笑,可又能怎么办?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半路上,羽化灵木这老头居然不声不响的把两个小家伙甩到了我背上,当真没把我给吓死。

  无奈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背着两个小家伙,风驰电掣的朝当初那座浮岛赶去。

  渡过浮岛才能到达七重妖塔,玉泉岛的方向和七重妖塔完全是相反的,玛瑙水母小灵真是把我给坑死了。

  “你们两个别得意,到了浮岛,就马上给我下来。”

  我恶狠狠说道,听的天糖和龟西一哆嗦,好心情立即没了。

  -------------

  左萱看着笑眯眯的天啸海豹王,有些不解。

  酷D@匠网^首发

  “父王,为什么要让天糖和龟西跟过去?还以偷偷溜去的方式,依我看,那大鸟虽然聪明,可境界太低了,现如今也不过是真境二重,把宝压在它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太靠谱?”

  区区真境二重,平时看来还凑合,一旦与那些老祖级别的妖兽比起来,就显得太过弱小,简直如蝼蚁一般。

  听到左萱话语中的疑惑,天啸海豹王微微一笑,有些揶揄的看了左萱一眼。

  “不光我看好它,更重要的是羽化灵木前辈看好它,以羽化灵木前辈的智慧与经历,即便是老祖也不得不服,跟着它总是不会吃亏的。”

  “至于天糖和龟西那两个小家伙,一直备受宠爱,太过顺风顺水,是时候出去历练一下了,即便那只鸟照顾不好它们,有羽化灵木前辈在也足可放心。”

  天啸海豹王眼中得意光芒一闪而过,心底不由暗道,这回总算是把两个“熊孩子”给甩出去,终于不会再折腾我了……

  左萱看着天啸海豹王得意的眼神,不由好笑,脑海却不由自主的,幻想我听到这些话时的摸样,肯定是咬牙切齿,脸色铁青,说不定浑身羽毛都要竖起来。

  “你头上的珍珠钗可有反应?”

  突然,天啸海豹王坐正身子,严肃的问道,神情中既有期待,也有忐忑。

  闻言,左萱摸了摸暗淡无关的珍珠钗,摇了摇头。

  “没有,一点反应也没有,即便它就站在我身旁,也是一样。”

  “不应该啊,珍珠钗怎么会没有丝毫反应?难道那大鸟身上真的没有?不过我可不信,没有妖兽的法相,会在真境就觉醒,更何况还能磨灭羽化灵木前辈体内的劫难,它肯定是用什么方法藏起来了,还和我装,小样的!”

  “羽化灵木前辈是绝对不会出错的,以我的估计,那大鸟很可能是寻找圣物的关键。”

  天啸海豹王闭目自言自语,语气中流露出强烈的自信,好似已经认定我与圣物关系甚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