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鲨瓜风驰电掣的离去,连声招呼都不大,蛟气这个火啊,有心拦上去好好理论一番,可转念一想,还是先别多事,抓紧报告老祖,展开行动才是正经,于是也转身离去。

  有这两族一带头,其他比如暴鲤族,冰甲虾族,巨钳蟹族等等,哪还忍得住,和美人鱼公主左萱关系不错的,过来打个招呼点点头,与她关系一般的,则直接离去。

  只是刹那间,玉泉岛就妖去楼空,原本波涛汹涌的海面,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这么好糊弄?天啸海豹王不愧是睿智!”

  见到海妖们相继离去,我忍不住嘿嘿一笑,露出自得的表情。感情我一直认为,所谓的九枚圣物,都是天啸海豹王瞎编乱造的,只为了让我能够逃过一劫,算是还我帮它们一族拉吞天鲸族下水的人情。

  可没想到,这些海妖还真的相信了这番话。

  见我面露笑容,左萱眉头一皱,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你觉着假的能骗过它们吗?九件圣物,确实是存在的,不过是天啸海豹一族当年了解的情况多一些,就一辈辈的传下来,反正这个秘密也守不住了,你说出来也无碍。”

  左萱似有感叹,手却不由自主,摸了摸别着长发的珍珠钗。

  那是一根并不显眼的珍珠钗,甚至有些暗淡无光,但她却一直戴在头上,显得极为喜爱。

  我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淡淡的说道:“好吧,好吧,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反正我是没打算去争夺。”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我也对左萱有所了解,这是个美丽与智慧并存的美人鱼,优雅而又活泼,时而有少女的娇憨,时而又有女人的泼辣,时而善解人意,时而又充满疑惑,总归起来一句话,只要她一出现,她就是全场的焦点,就是最耀眼的一朵花。

  最重要的是,她至少不会背后算计我。所以,在她面前剖露心迹,我没有丝毫的压力。

  “我也要走了,感谢公主的热情款待,有缘再见。”

  我冲着左萱,洒脱一笑,内心却是颇有些感慨。

  时间虽短,却经历了太多的事,甚至牵扯到了青铜大门和妖族圣山的漩涡中,还好我够机灵,适时的跳了出来,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也跟随恩公走一趟吧,在玉泉岛这么多年,是时候出去转转了,我的本体,还请公主多多照顾。”羽化灵木这老头,突然面带微笑的凭空出现在我身边。

  也不知它是怎么想的,居然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我,一开始说什么要报答恩情,至死不渝,深情款款的样,渗的我差点没吐出隔夜饭,后来见这招不管用,又说要出去见见世面,好说歹说,反正是赖上我了。

  不过我仔细一想,羽化灵木最起码也是破镜大妖,实力超凡,而且还能随手结出羽化果,放在身边,也碍不着我什么事,所以我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它的请求。

  “咦?那两个小胖子呢?天糖和龟西呢?”环顾四周,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对左萱问道。

  闻言,左萱撇了撇嘴,用她那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瞪着我,似乎是在责怪我。不过,那模样哪看得出半分生气的样子,倒是显得十分可爱。

  原来,那两个小家伙听我要离开,哭的什么似的,非说要跟鸟叔一起走,也怪我多嘴,闲着没事就给他俩讲故事,夸耀外面的世界有多好,结果让两个小家伙动了心思。

  不过,我有任务在身,一路上危险不断,坚决不能收留他俩,所以我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那个,没别的好送,就给俩小家伙一缕金之精剑气吧,以后若是遇到危险,也可抵挡一招,好争取时间逃跑。”左思右想之下,我还是决定给两个小家伙留下点礼物,算是对它们的弥补。

  左萱本来还有点感动,要知道金之精剑气可了不得,犀利无双,连鲸云的牙齿都可轻易斩碎。可听完我的话,不由又气又恼。

  什么叫争取时间逃跑,难道就不能用剑气杀敌,非得用剑气逃跑?俩小家伙天赋本就极高,不见得混的会这么惨吧!

  “快走吧,没一句好听的!”

  左萱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离开,送都不送了!

  “哎,还没说完呢,我用剑气凝聚了一根羽毛,锋锐无双,而且可多次使用,是送给你的,逃跑绝对好使------”

  我哈哈一笑,当即把精心制作的剑气羽毛扔了过去。

  左萱这个气啊,脸都涨红了,心道这乌鸦嘴,能不能不提逃跑这茬,她有心怒吼一声,不去接,可想想金之精剑气的犀利,又心痒难耐,再说了,我都要走了,没必要这么认真。

  于是乎,她只得一伸手,接了过来,可刚一到手,就觉手中一沉,竟发现这根本不是剑气凝聚,而是完全是由金之精炼制打造。

  这片金羽,精美异常,华丽无比,羽毛上还刻有一个女子的像,她美貌异常,面露微笑,目光涟漪,在阵阵金芒的印衬下,像是活的一般。

  不是左萱还能是谁?

  这羽毛的锻造手法十分特别,价值更是无可估量。是我忍着肉痛,用金之精铸就而成的,我甚至还往其中灌注了一些木之精华,使得这片金羽中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生机活力。

  要知道,金铁之力,锋锐无双,贴身放置,一般来说会对持有者有所伤害。但我送的这根金羽,充满了木之精华的生机活力,反而最适宜不过,贴身放置,有利无害。

  )|酷pm匠r`网T唯一J正版:,其|他都U是k盗,版V6

  “还算你有点良心。”

  左萱心中一喜,露出个娇笑,刚想向我道谢,可再抬头看时,我已然潇洒的化作一道闪电,飞驰电掣,消失在空中。

  “这一别不知何时还能再见!”

  她有些感伤,轻轻叹了口气,但突然又想到什么,忍不住抿着嘴笑起来。

  “也许很快就会见面,反正有它头疼的了!”

  笑声清脆,传出去很远很远,仿佛刹那间,整个玉泉岛,都沉浸在欢乐幸福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