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一声暴喝就传到了我的耳中。

  “杂毛鸟,少说些废话,造化和资源当然是各凭本事了,难道你还想我海妖得到,再双手送到你们陆妖手里?做梦去吧!”

  开口的是鲨四,它对我最为不忿,特别是见我在众海妖的灼灼目光之下,竟潇洒自如,没有一丝的紧张不说,反而嘴角含笑,双目放光,一副大权在握、信心满满之貌。

  真是越看越气!

  “现在我们只想知道,青铜大门的造化和圣山资源到底出现在哪里?你们陆妖探查出来了没有?”

  海妖早已经达成共识,要尽可能多的掏出情报,而对自己一方的情报,则是分毫不说。

  青铜大门的造化暂且不说,九座圣山的资源,不论哪一族得到了,都有机会凭此称霸一方,这可是振兴本族的最好机会!

  面对这种机会,没有哪只妖兽不心动,没有哪只妖兽的野心不被勾起。

  “既然你们都这么问了,那我就告诉你们吧。”

  我轻咳一声,脑海中回忆起天啸海豹王和我说过的那一番话。

  “九座圣山的资源中,其中最有价值的就是其中九件绝世圣物,有三件落入海中,有六件在大陆上,但到底落在海中何处,我也不知道,至于陆上的六件,我想各位应该没有兴趣吧。”

  这些都是天啸海豹王王告诉我的,是天啸海豹一族历代传下来的隐秘,一般妖兽根本不知道,即便是怒海狂鲨族、翻天蛟族老一辈,也只知有九件圣物留下,具体海里几件,陆上几件,根本也是不清不楚。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兴趣?厚甲海龟一族和若干海妖,虽然生活在海中,不过要是追根溯源,也算是陆妖,难道我们就不能帮它们寻找吗?”

  鲨瓜的眸光爆射,隐隐有一股红芒闪现,那是嗜血的颜色,冷酷无情,冰寒刺骨。

  “真是好大的心,既然陆妖之王敢派我为使者,就不怕争不过你们,陆上六件有三件下落已知,而且已经落到我们的手里。余下没有得到的三件,目前还不知所踪,有可能桑田变沧海,已经落在海中,也可能被不知名的妖兽得去了。”

  “当然,我还要郑重提醒你们,陆妖之王有令,在没有找齐九件圣物之前,妖兽之间不得互相残杀,否则别怪我陆妖对海妖动手了。”

  陆妖看似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说出话来口气大点也不算异常。一直以来,魔域中的妖族都是以陆妖为主,海妖为辅,我要是不露出狂态,反而要惹的海妖们起疑心,那可就不好办了。

  这些半真半假言辞并非我自己想出来的,而是天啸海豹王的指点。

  “我们海妖,向来尊敬强者,践踏弱者,你越是好言相劝,越是增长了对方的气焰,反倒不如一开始就以武力镇压,就像你对付鲸云那样,用拳头揍的它说不出话来,这才是王道!”

  天啸海豹王既然能坐到一族之长位置上,对海妖心态把握的极为精准,简直到了细致入微的程度。

  “要不是看在你帮我玉泉岛拉拢到吞天鲸一族的份上,我是绝对不会帮你的,这件事情完了之后,你也从玉泉岛离开吧。”

  其实即便天啸海豹王不说,我也不准备呆不下去了,虽然有左萱这中传说中才会有的美人鱼可看,但问题是,光看不能吃,绝对是件令我难以忍受的事。

  而且,我在玉泉岛上耽搁得也太久了,要加紧时间找到其余的真命妖兽,同时赶赴七重妖塔。

  至于圣山上的九件圣物,那东西得到的概率就和买彩票中奖差不多,我没有任何的兴趣,随它们怎么折腾。

  眼看众妖露出凝重之色,我心道机会来了,于是再次开口。

  “当然了,我还要提醒在场的各位,毕竟过去了百万年,沧海变桑田,海中到底还存不存在三件圣物,就不是我说了算了,我是你们的话,会立即回去进行搜查,特别是地貌变化比较大的地域”。

  这一句下去,顿时如石破惊天!

  三件圣物留给海族,就已经够少了,可没想到现在,连三件都不一定留给海族!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海妖们的脸色都变了,喘气声都粗重起来。

  “你们也不必激动,陆妖之王从没对我说过,你们必须只找海中三件,要是你们愿意,在不互相残杀的前提下,可以尽你所能去抢,即便是三件都抢过来,我们也无话可说,大不了承认失败,以你海妖为尊。”

  我这一番话说完,海妖各族族相视一眼,不由露出喜色。

  它们处在深海中,极少有与陆地妖兽打交道的机会,自然不会清楚,经过数以百万年的发展,魔域上的陆兽早已从当初的没落中,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不过,海妖各族自信非凡,觉得自己这边绝对有能力夺得另外六件圣物。

  这对于海妖来说是一个机会,万古无一的机会,一旦抢到所有圣物,那海妖威霸魔域的年代也就到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

  蛟气眼中光芒爆射,犹如璀璨的太阳,无穷的信心荡漾而出,如水中波浪,一圈接着一圈扩散向四方。

  所有海妖,都感觉到了它的信心!

  不仅仅是它,整个海族,都沉浸在兴奋激动的情绪中!

  期盼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酷|匠网永YE久免a费NC看小%说、t

  “走,回去禀告老祖,发动一切力量,就算把海底掀过来,也要找到那三枚圣物!”

  鲨瓜更加决然,立马离开,根本不多啰嗦。

  倒是鲨四,满心的不情愿,它觉得自己还没报仇呢,怎么可能想走。

  “二哥,不能这样放过这只杂毛鸟?我在它手上可是吃了大亏!”

  以鲨瓜护短的性子,要是平时听到这话,肯定二话不说,立马就大开杀戒,可今天,它狠狠瞪了眼鲨四,严厉地骂道:“笨蛋,你那点破事算个屁,寻找圣物才是正事,早下手就早抢得先机,你懂不懂?!”

  海族在面对我这个大陆妖王特使时,空前的团结,可一旦寻找圣物了,就互相防备开来,毕竟谁得到了,谁以后就有了称霸的资格。

  圣物,绝对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