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闷雷炸响的声音,从羽化灵木枝干上传出,新生的树皮,本翠绿无比、光滑似镜,可此时却突兀的裂开,一条条深深的缝隙,深可见树中之髓,流出一股股的鲜血。

  数百万年的艰苦修炼,即便修为进度十分缓慢,羽化灵木的积累,也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哪怕是树干上的一片发黄的叶子,也含有大量精纯的天地能量,比之一枚妖核都不逞多让,更不用说树身上流出的精血。

  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是,这化形般的场景,居然是羽化灵木即将化为脓水的过程。

  我双翅不停的挥舞,做出一个又一个诡异而又韵律十足的动作,说不上多么优美,可看在眼里,却也是一种享受。

  “难道它真的还有办法?!”

  左萱看着我,突然觉着,眼前的这只大鸟,神秘莫测的很,每每都能创造奇迹。

  先是不知如何解开无形之毒、冲破妖能封印,再又以一己之力,力撼鲨四和蛟三,将这两大强族最优秀的年轻妖兽,揍得灰头土脸、毫无脾气,如今更是再次救助陷入九死一生的羽化灵木。

  这只大鸟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未解之谜?

  对比起左萱炙热的目光,我没有丝毫感觉,甚至不知道左萱在盯着我。此刻的我,将心神沉入神秘能量中,引导一丝丝的木之精华,融入妖能中,而后灌输到羽化灵木身上。

  当然,我完全可以直接释放木之精华,木之精华用起来很容易,丝毫不像金之精剑气那么费劲。

  但是,若是如此做,我就彻底暴露了。

  就像一个孩童,拿着一块十足赤金,大摇大摆的走在人烟密集的街道上。

  这不是炫耀,这是在找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五行精华,是天下有数的珍宝之一,可遇而不可求,谁又能保证,天啸海豹一族见了不动心?!

  我经历了不少,趟过大风大浪,别看我表面上一直大大咧咧,与天啸海豹一族公主,也毫不客气的吵嚷打赌,貌似毫无准备之心,其实我内心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对任何情况,都做出预案。

  羽化灵木看似到了紧要关头,但实际上离真正的死亡还早,顶了天也就是蜕变失败,修为终生不能再进一步,劫难毕竟是数百万年前的遗留,再怎么厉害,也不至于让其死亡。

  “不要叫了,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我随心所欲的舞动着翅膀,等感觉木之精华,差不多完全融入妖能后,大喝一声,双目猛地张开,犹如两盏神灯,射出璀璨而又明亮的光芒,霎时照耀了前方。

  一股带有生之气息的妖能,汹涌而出,直冲进羽化灵木中。

  咔嚓嚓!

  S看‘:正P版章、&节上酷RN匠v+网m

  羽化灵木猛然一颤,闷雷炸响之声立即变了,似乎是闪电劈砍下来,威势竟是不减反增,好似我灌注的妖能,反而将劫难彻底激发出来,是火上浇由,是雪上加霜。

  “怎么会这样?你这是在援助,还是在故意帮倒忙?”

  左萱大惊失色,怎么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刚刚对我的莫名好感,霎时消失无踪,她眉头猛地蹙起,眼睛中有小火苗跳跃,一股凝而不发的杀意,顿时酝酿起来。

  “安静的看下去!”我眼睛一瞪,毫不畏惧的厉声呵责道。

  与此同时,我灌输的妖能更多了,羽化灵木中发出的闪电声音更响,甚至冒出一股股的黑烟,且有焦糊的味道传来,似乎被点燃了。

  “快住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左萱勃然大怒,身为天啸海豹一族的公主,她地位尊崇,哪只妖兽不畏惧恭敬。可现在,我居然敢对她大呼小叫,厉声呵责,这让她忍不下去了。

  “公主住手,它这是在帮我彻底毁灭劫难,对我有莫大的好处,万不可乱来打断!”

  就在火药味十足的时候,羽化灵木突然开口,声音有些虚弱,可语气中没了刚才的绝望,反而多了份欣喜。

  “什么,是帮你?”

  左萱一下愣住了,可她仍是不太相信,大大的眼睛射出疑问之光,只是其中蕴含的小火苗,已经不见了踪影。

  “知道什么叫破而后立吗?羽化灵木体内的劫难,只是是远古遗留,威力并非大的没边,可总是一个祸根,若是不能及早清除,终有一天会爆发出来,现在趁着它完全发作,正是清除的良机。”

  我倒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妖兽,见好就收,接过羽化灵木的话头,解释起来。

  好似在证明我的正确性,闪电狂劈一阵后,慢慢的小起来,只不过黑烟更浓了,焦糊的味道让人喘不过气来。

  嗤嗤嗤!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变成了不甚刺耳的摩擦声。

  直到此刻,黑烟才开始变淡,焦糊的味道随风而散,最终又变成了一股清香。

  再看羽化灵木,树干翠绿苍劲,虽还是矮小,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要伸直了,叶子依旧稀疏,不过颜色变了,不在发黄,反而翠绿欲滴,闪烁着耀眼的光辉,似是一片片翡翠雕琢而成。

  成功了!

  羽化灵木渡劫成功,接下来就是化形了。

  “要不要现在尝试化形?”我知道羽化灵木积累雄厚,化形对它来说绝非难事,所以出口询问。

  其实说起来,以羽化灵木的积累,即便不能彻底磨灭劫难,但突破束缚,化为人形,还真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它被劫难吓怕了,恐惧深藏在骨子里,潜意识里,在劫难爆发的当头,一下子慌了,应对失策,这才导致险情迭生,要不是我适时的帮助,它可就惨大发了。

  “大恩不言谢,我这条老命,就是小兄弟的了,但凡有什么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羽化灵木感激涕零,再出幻化出虚影,躬身对我连连拜谢。

  我虽有些心疼耗费的木之精华,可左萱和小灵也在一边看着,总不能显得太小气,而且左萱都说了,只要我帮了羽化灵木,就可以到天啸海豹的宝库,选择一件东西。所以,我也不能因为多出了点力,就出尔反尔。

  一声暗叹后,我翅膀一挥,故作豪情道:“真是太客气了,我们同为妖族本就应该互相帮助,这点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