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意料的是,羽化灵木看到我手上的草木妖核和那一截黒木,一双眼睛猛地瞪大,射出璀璨的光芒,像是两轮太阳,浑身颤抖不已,嘴巴哆哆嗦嗦,竟是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就是它,就是它-----”

  羽化灵木幻化的虚影老头儿一个箭步窜出去,夺过草木妖核和那一截黑幕,两手不断的摩梭,喃喃自语,热泪盈眶,就差没嚎啕大哭了。

  “啊?是它!你确定吗?”

  我心中一惊,顿觉肉疼无比。

  这可是我身上所有的草木妖核了,而且那一截黑木是我击杀草木妖兽时,偶然在它根茎底下发现的,肯定也是不同凡响的东西,居然也被拿走了。

  “不至于把这些全部都拿走吧?!”

  我欲哭无泪,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早知道就应该把它们拿出来的!

  “你是怎么得到它的?它确实与我有莫大的渊源!”

  羽化灵木幻化的老头紧紧握着草木妖核和那一截黒木,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双目放出烁烁之光,满怀期待的看着我,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摸样。

  我很想要回来,可看了看左萱,见她一脸惊喜的看着我,我只得将到嘴的话咽回去。

  “咳咳,事情是这样的-------”

  我十分无奈,只得将击杀草木妖兽的过程,以及偶然间发现这黒木的过程一并告诉了它。

  “原来这就是草木妖兽的妖核啊,真是漂亮。”

  天糖和龟西无疑最兴奋,瞪大眼睛,听的很入神,到最后,甚至忍不住跑到羽化灵木幻化老头的身旁,用手摩挲了草木妖核一番,至于那一截黑不溜秋的木头,则被它们完全无视了。

  羽化灵木老头神色肃穆听了我的讲诉,不住的点头,最终陷入沉思直到被天糖和龟西惊醒,才忙不迭的将草木妖核和那一截黒木藏到身后。

  “小兄弟,大恩不言谢,等我度过此关,再来报答!”

  它似乎想到什么,可又不愿意多说,冲着我施了个礼,身影渐渐消失。

  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在它消失的过程中,我对那些妖核间细微的感应,也逐渐减弱,到最后完全觉察不到,即便用妖能探查,也无法有所发现。

  草木妖核,彻底消失了!

  一时之间,我有些肉痛,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啊,至于那一截黒木,我倒是不太关心,顺手送出去的而已。

  “多谢了,没想到你真的能帮助羽化灵木。”

  左萱心思通透,从我的表情动作中,看出些许端倪,连忙出言安慰我,最后还表示,天啸海豹一族在深海数以百万年,珍藏了不少的宝物,可让我在里面任选一件。

  一族珍宝,绝对比草木妖核好多了!

  我心神一震,顿时好受了不少!

  不是我俗,有偿征用,和无偿奉献的感觉,实在是截然不同,我甚至忍不住想说:好吧,那咱们现在就赶紧去宝库看看吧。

  不过,还不等我说出口,就觉一股庞大的气息散发出来。

  这股气息庞大宏伟,似是一座万丈高山,巍峨耸立,又似一片无边海洋,不知起始与终点。

  轰隆隆!

  突然,有闷雷炸响,像是就在我的耳边,声震云霄,轰天裂地,吓得我一个激灵,差点没倒退出去。在看左萱,也是吃了一惊,即便修为比我还高,可她脸色都变了。至于那几个小家伙,包括小灵,都脸色惨白,往后猛退。

  雷响的太突兀了,没有丝毫的准备。

  “不对,这不是雷炸开,是羽化灵木发出的,它在蜕变。”

  我大吃一惊,瞬间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这羽化灵木老头太狠了,刚一得到东西,就迫不及待的要蜕变,好歹也等我们远走之后,花些时间熟悉下这些东西再用吧。

  我眉头皱起,很是不满。

  雷声响的更大了,而且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炒豆子。

  @#看正AG版j章U*节上J酷|z匠网8。

  再看羽化灵木,如鳞片一般的老皮,索索的抖动,继而纷纷褪下,露出稚嫩的新皮,透过翠绿的新皮,一根黑色的木,隐隐约约的出现,显然是那一截黒木,居然是它在促使羽化灵木蜕变。

  噗!

  突然,地面炸开了,显露出羽化灵木的根须,根须同样在索索抖动,老皮不断的褪下,但露出的并非新皮,而是红呼呼的血肉,鲜血滴滴可见,散发出一股股的清香,诱的人口水直流,好似天下间的美味,尽皆聚集于此。

  咕嘟!

  我忍不住咽口唾沫,我很久没这么强烈的食欲了,即便偷取羽化果,也是因为太过饥饿,身体太过虚弱,想尽早恢复过来,本能食欲并没有多强。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是新皮,反而是血肉?”

  左萱也意识到羽化灵木在蜕变,忙赶过来,看到红灿灿的血肉后,禁不住吃了一惊,暗觉不妙。

  “不要紧,应该是要化形吧,这是好事啊。”

  想到自己在真境徘徊那么长时间,才好不容易才真境二重,我感慨万千,终于知道什么才叫积累雄厚,我与它一比,简直不能看。

  然而,我的话音刚落,就听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

  “快助我一臂之力,这不是在化形,而是在化为脓水,当年的劫难重新发作了,好恶毒,这是要压制我生生世世啊!”

  说起来,羽化灵木曾经被杀过,形神俱灭,因而此时的羽化灵木,完全是新的个体,重新诞生的灵智,重新进行的修炼,只不过其身躯,乃曾经之木发芽而生,算是与过去唯一的一点联系。

  可是,即便有这一点联系也不行,深藏其中的劫难,如火如荼的发作起来,誓要将它再度摧毁!

  这得多么深的仇恨,才能施展如此恶毒的术法,即便过去数百万年,仍如跗骨之蛆,驱之不去。

  “怎么办?难道就任它化为脓水死去?”

  左萱脸色都白了,可急得团团转,就是想不出办法。

  她的妖能,对羽化灵木没有丝毫用处!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就再出手一次!”

  叹了一口气,我眼中射出屡屡精光,刹那间抬起了翅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