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传说根本就是一个蓄谋已久的绝世谎言!

  哪有什么圣山,哪有什么圣塔?分明就是神魔之战留下的妖魔散布的谣言,一旦让七重妖塔终的魔族大妖出世,不光是魔域生灵涂炭,连青铜大门后的世界都将会受到灭顶之灾!

  可是,凭我自己,真的能够扭转这千百年来流传的传说吗?就算我对左萱解释,可是她会听我的吗?

  不会!

  因为这样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的存在于魔域所有妖兽的心里,被它们当成了真理。

  这个跨越千百年来的布局,当真恐怖,不愧为魔族手段。

  “该怎么办,怎么办,这一次就是第十次了,我们已经是最后一批进入青铜大门的妖兽,如果我们不能去七重妖塔重启封印的话,我简直想不到会发生什么……”我蹲下身子,痛苦的抱住了脑袋,面若疯狂。

  这一幕落在左萱和小灵的眼中,却变成了我的怯场。

  小灵伸出密密麻麻的触手,将我从地上托起,然后瞪着大眼睛恶狠狠的对我嘲讽道:“你要是现在怯场的话,这场赌局就算你输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大姐头的奴隶。”

  话音刚落,小灵突然发觉,紧缚我的触手居然间被一股强烈的妖能推开,随后,一道坚定却夹杂着些许落魄的声音传到了它的耳中。

  “去,为何不去,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大家。”

  小灵没有听懂我后半句是什么意思,但它听懂了前半句,于是气呼呼的叫嚷道:“这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不要耍赖,不然那就别怪我对你动手了!”

  摇了摇头,我并没有接话。此时,我的心中已经放下杂念,做出了决定,不管用尽任何办法我都必须找齐其余六只真命妖兽,重启七重妖塔的封印。如若不然,那就只有趁现在疯狂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当浩劫来临时,尝试对抗封印在七重妖塔的存在,守护魔域,守护住青铜大门后自己的家园。

  见我紧跟在小灵身后,步伐并没有任何退却,一旁的左萱愣住了。她不清楚为什么我要问魔域中所有妖兽都知道的传说,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选择知难而退,要知道,凭我陆地妖王特使的这个假身份,要是我反悔,她还真不敢拿我怎么样。

  “难道它真有些手段,能帮助羽化灵木?!”

  左萱看着我,目光中突然升起希望,随即也跟了上来。

  -------------

  玉泉岛并不算很大,当然也绝对算不上小。

  天啸海豹一族独霸岛屿,可其中的妖兽并不多,目前所见,只有美人鱼公主左萱,小海豹天糖,小海龟龟西和天啸海豹一干族人。毕竟又能在海中,又能在陆地上生活的妖兽很少。

  妖兽到了真境,其实环境已经影响不了它们什么了,它们可以用妖能包裹自身进入其他环境,例如怒海狂鲨就可以利用妖能包裹自己,悬浮在陆地上,这和美人鱼公主左萱能用的都是一样的办法,但天性使然,大多数妖兽还是喜欢待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

  如此一来,岛屿前山的沿海地带就足够天啸海豹一族居住。

  “就是这儿了,羽化灵木爷爷,出来吧,有个朋友想见你一见!”

  大概过去了十几分钟,左旋就带我来到了羽化灵木所在的庭院中,顺着左萱的所指,我见到一株苍劲有力的怪树,之前因为偷羽化果,注意力并没有放在羽化灵木上,直到现在,我才近距离的认真观察它。

  说它是树木其实不太确切,它实在太矮了,和天糖、龟西差不多高,老皮开裂,枝如铁,干如钢,一道道一块块,扁扁的如鳞片一般;在它的树身上,并列长出九根粗细差不多的树杈,就像九条龙要窜上蓝天,壮观而宏大,犹如生在百花凋零、万木枯寂的寒冬,惟独它能傲然挺立在冰雪之中。

  只不过,它的枝干上,并没有多少叶子,稀稀疏疏,零零落落,而且都呈黄色,如同营养不良一般。

  哗啦啦!

  奇异的声音响起,怪树摇曳起来,如铁似钢的枝干,带着发黄的叶子,唰唰而抖。

  就在这时,树干上有一股白烟冒起,不,不是白烟,是个白发白胡子的老头虚影出现。

  他实在太老了,白白的胡子,都坠到地面,手里拄着个拐棍,腰深深的弯着,眼睛不得不往上瞄,才能看清我们。

  “是公主啊,又来看小老儿了,真是令人高兴,最近正是海妖大会吧,不知事情怎么样了,那些个海妖一个个心比天高,极不好对付啊------咦?”

  羽化灵木幻化出的老头儿虚影,看到我,突然惊讶的叫一声,眼中精光一闪,腰杆都好似直了起来。

  “好熟悉的味道,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为什么我心中一阵阵激动,像是见到了老朋友?”

  老头儿虚影连礼貌都不顾,一步迈到我身前,绕着我打转,鼻子不停的嗅着,表现极为怪异,好似闻到腥味的馋猫,要把我一下子吞到肚中。

  “居然幻化出了人形,看来左萱之前说的都是真的,这棵树曾经真的达到了破镜,幻化出了人形模样,所以现在它才能用虚影的形式,将其表现出来。”

  我被盯的心中直发毛,可在左萱和小灵面前,又不得不装出临危不惧的摸样。

  “不对,你身上绝对有与我有关的至宝,小兄弟,想来你是左萱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你应该看出来了,我寿元已然不多,若此次还不能脱变突破,就只能慢慢枯死,还请小兄弟施以援手。”

  羽化灵木幻化出的老头儿虚影满脸严肃,后退一步,竟突然跪拜下去。

  最n新章&节)上)1酷'匠“F网Ya

  一旁的左萱看到这番情景,大惊失色,她实没想到,我竟真有救助羽化灵木的办法,一时都懵了,直到她见羽化灵木跪拜下去,才醒悟过来,对我深深施了一礼,道:“你既然有办法,还请施以援手,左萱代表天啸海豹一族没齿难忘。”

  她已经不是自己感谢,而是以天啸海豹族的名义。

  也就是说,要是我帮助了羽化灵木,天啸海豹一族族就欠了我一个人情。

  这可是一个族的人情,到时候不管是出手对抗七重妖塔中的妖魔还是对抗其余阻碍,都是不可多得的一大助力。

  “可是,我真没什么至宝,难道是它?”

  我左思右想,一无所获,只得伸出翅膀,将一把草木妖核和一截黑色的木头拿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