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左萱立马露出惊诧之色,刚要答应下来,可见我信心满满的样子,心中不由一突,暗觉我可能不是无的放矢,真有些本事。转念一想,自己好歹是天啸海豹一族的公主,地位何等的尊重,何必要怄这口气,便要想个借口拒绝。

  可是,还没等她刚要开口,一旁的小灵突然接过话头。

  “你确定要与大姐头打赌?输了的话,甘愿为奴为婢是吧?”

  它再次强调,表情前所未有的正经严肃,直到见我再次郑重的点头,才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你可惨了,以后就是大姐头的奴仆了。”

  它洋洋得意,根本不相信我能赢。

  脸色一僵,我并没有没有去解释什么,一切用事实说话。

  “既然如此,那就请公主带路,能与不能,到了就知道。”

  说走就走,在左萱的带领下,我们直奔羽化灵木所在的庭院。期间,天糖和龟西两个小家伙加了进来,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可弄明白事情缘由后,却是突然苦起了脸,对我露出同情之色,好似它们也认定,我注定无法帮助羽化灵木。

  “鸟叔-----”

  龟西天性诚实,觉着我打败了鲨四和蛟三,算是替它出了一口气,且更重要的是,还偷过两枚羽化果给它吃,对它是有些恩的。既然如此,就不能见死不救,徘徊良久,它终于决定开口,可“鸟叔”两个字刚一出口,就听两声厉喝同时传来!

  “闭嘴!”

  左萱眉头蹙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你叫它鸟叔,岂不把它叫长了一辈,我怎么叫?!”

  小灵则更直接。

  “小海龟,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和大姐头也得管它叫叔叔,你这是助纣为虐,是在帮它占我和大姐头的便宜,哼哼,是不是想躺上几天了?”

  小灵触须扬起,大眼睛中冒出一缕缕的小火花,直盯盯的瞪视着龟西,好似一言不合,就会拔刀相向一般,霸道的摸样,无与伦比。

  “咳咳,没那个意思,以后就叫我鸟哥吧!”

  我心里本想说,你们都得叫我叔叔,可打眼一瞅,见左萱眉头紧皱,确实有些不高兴,忙将到嘴的话咽下去,尴尬的笑两声,主动降了一辈。

  “鸟哥?你是哪门子哥哥,你不过是大姐头的奴仆,哼哼!”

  小灵说出的话刻薄的很,打赌还没出结果,就直斥我为奴仆。

  我这脾气本来就易燃易爆炸,被它这么一刺激,我禁不住勃然大怒,眉头横竖,冷笑一声,就要反唇相讥。

  “好了,不要说打赌的事了。”

  左萱脸一沉,高声说道。

  “我就和你说实话吧,羽化灵木并非普通的草木之妖,在很久很久以前,可能是几百万年前,它曾经化形为人,在修妖一途走的极远,但后来遇到了一场大变,遭受魂飞魄散之劫难,只剩下一节干枯的残枝,是天啸海豹先辈发现,以灵眼孕育温养,才得以生机不绝,可即便如此,也是过了百万年之久,才开始重新发芽生根。”

  见我听的目瞪口呆,左萱长叹一声,暗觉失望,可话语未停,继续说道。

  “------可因为遭受过劫难的缘故,羽化灵木修炼极难,几乎不能吸收灵气,直到后来它自己想出以羽化果吸收,才算解决这一难题,可羽化果毕竟是果实,吸收天地能量实在缓慢,它本身的修为仍是进步极缓-----”

  “------直到现在,到我我这一辈了,它才算终于熬出头,可羽化果又被你偷取八枚,若是你,你有什么感觉?!”

  左萱说完,眼光直直的盯着我,一眨不眨。

  我愣住了,不是因为左萱的指责,而是她之前说的话。

  百万年前遭遇劫难,一场大变?

  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神魔之战呢?而且据我所知,青铜大门后的这片魔域本就是当初神魔之战的战场之一,难道这个世界并不是其他空间或者是虚假的,而是,真实的……

  这样说的话,魔域中生活的妖兽,只有部分沾染了魔气的妖兽才变得性格暴躁,就如同我第一天进入魔域是发现的魔化石皮犀牛一样。而余下的大部分,大都是正常的妖兽,就像绝妖岭的妖兽一样,在魔域中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想到这里,我表情变得怪异起来。

  如果七重妖塔里封印的真的是当初神魔之战余留下来的妖魔的话,等它出世的那一天,不光魔域上千千万万的普通妖兽会遭遇劫难,青铜大门后的人类世界也很有可能也会面临危机。

  到时候,就不是我自己性命的问题了,而是所有人类性命的问题。

  bH最:新By章@节c6上酷0匠|网c(

  突然间,我感到我的肩头上的责任又重了一分,我的高度突然抬高到了拯救全人类的高度。

  父亲,母亲,妹妹,那些熟悉的身影在我的脑海里一晃而过,心脏突然猛的抽搐的一下。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凭我一个人,能否抵挡住成千上万的魔族妖兽吗?能否抗衡七重妖塔终封印的存在吗?

  引领我们走进青铜大门的白眉妖猴,到底是谁?到底有着怎样的目的?

  脑海里一团乱麻,无数的疑问,如雨后春笋般连番冒出。

  慢慢的,我眼神茫然之色愈加的深厚。

  “喂,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左萱的一声呼唤打断了我的思考。

  “呼,”我吐出一口浊气,神情一肃,认真问道:“告诉我,关于青铜大门的一切。”

  见我难得露出认真的模样,左萱嘴角一撇,显然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一五一十的把她知道的青铜大门的传说一字不落的讲给了我听。

  “关于青铜大门的传说,已经在魔域中流传了很多年了。据说魔域外还有一个广阔无比的世界,而在那个世界中,有着无比丰饶的资源和充沛的天地能量,而通往那个世界的通道,就是青铜大门!”

  “青铜大门每过百年闪烁一次,伫立与魔域圣山上的圣塔,将会在青铜大门连续闪烁十次之后,诞生一个绝世大妖,带领着魔域中所有的妖兽,通过青铜大门,进击那个神秘的世界。如今,青铜大门已经连续闪烁九次之多,最近这些时日,已经快到了青铜大门闪烁第十次的时候了,魔域上所有的妖兽都做好了进击的准备。”

  “呵呵……呵呵”,听到左萱的话,我突然间冷笑起来,眼睛都因为充血变成了赤红色。

  在圣塔中出现的绝世大妖,带领你们进击青铜大门后的世界,这就是所谓的传说?这就是你们秉承的真理?

  狗屁!简直是妖言惑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