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这杂毛鸟太厉害了,我们一起动手绞杀!”

  蛟三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它话音一转,将左萱以及众妖扯进来,好似刚才一战,它是为众妖才出手,此时要求大家帮忙,理所当然。

  施展了灵魂攻击的手段后,我其实也不好受,毕竟一心二用,翎羽利爪被破,让我受了很重的内伤,脸上不由一阵潮红,一口鲜血涌到了喉咙,可想到身处险境,若有半点示弱,便会被吞噬的连骨头也剩不下,不由得强行咽下去。

  “妈的,不逃不行了!”

  听了蛟三的话,我心念急转,开始想着怎么才能安全逃离。

  “这个-----”左萱听了蛟三的叫喊,有些犹豫。

  对于我,她从刚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惊叹,此刻甚至有些佩服。能以同阶之修为,力敌鲨四和蛟三,绝对有着巨大的潜力,未来成为妖王,称霸一方都很有可能。

  /酷E匠(网正‘e版首;发

  可是,蛟三的话又有些道理,且毕竟玉泉岛还在深海之中,她所在的天啸海豹一族还没有做好与它们决裂的准备。

  刹那间,她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杀谁?鸟叔是好人,你才是大坏蛋好吧?”

  一声清脆的声音突兀响起,让众妖大吃一惊,情不自禁的看过去。

  龟西有些害羞,不由自动的低下头,天糖却丝毫不在乎,甚至被众妖注视,有些飘飘然,感觉前所未有的爽。

  它扭着身子,故作神秘来回走动。

  “实话告诉你们,鸟叔不是一般的妖兽,是我专门请来的贵宾,大陆妖王特使,代表大陆成千上万妖族,特来参加我海妖大会,实打实的是我陆妖一族大人物啊!”

  “怎么?臭长虫,你瞪什么眼,不服?”

  小海豹天糖早就看蛟三和鲨四不爽,又听闻它们在大会上,竟然霸道的要强抢自己的姐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此时有“大陆妖王特使”撑腰,心气不知高了多少倍,说话又怎么可能客气,甚至专门捡刻薄的说。

  “不服你找大陆妖王去?别在这儿瞎白活!”

  现场鸦雀无声,连被骂为“臭长虫”的蛟三,都说不出话来。

  信息量实在太大了,陆妖之王,特使,大人物,这得好好捋一捋才行!

  可天糖却更加兴奋了,小脸红扑扑的,胸脯挺的老高。

  “鸟叔,您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要不要把那头鲨鱼炖汤喝?”

  我正苦着脸琢磨着怎么逃跑呢,被这小家伙一提醒,脑海中灵光一现,想到了一条完美的对策。

  陆妖之王特使,可以用这个噱头镇住它们。

  “咳咳,不知者无罪,其实此次前来,我是带着重要任务的,一方面是与哮天海豹族取得联系,另一方面也是与各海族通个气,青铜大门出世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吧,我就不细细说了,但到底接下来怎么行动,海妖陆妖同属一脉,还得有个对策才行。”

  我的话假中有真、真中带假,特别是涉及到,各族极为关心的青铜大门,更是牢牢吸引了众妖的注意力,就连身受重伤的鲨四,也停止了尾鳍的拍打,聚精会神的听着。

  “在场的各位妖兽都是各族精英,但在这件事上,也不一定能做主,倒不如今日暂且散了,回去问个明白,改天我们在仔细商讨,其实对于青铜大门,我已经有了线索,接下来就看各位的了。”

  我每句话都紧扣青铜大门,可偏偏说的不清不楚,正好挠到人心里的痒痒处,让它们不得不瞎寻思,哪还顾得上判断真假。

  “使者的话在理,我吞天鲸一族虽对青铜大门没有任何想法,可这样的大事,还是要立即汇报,我这就告辞了!”

  出乎所有妖兽预料的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匆忙告辞的妖兽,不是对怒海狂鲨一族和翻天蛟一族,而是向来以平和著称的吞天鲸一族。

  “那我们也先告辞了!”

  有妖兽带头,其他妖兽也不敢停留,纷纷朝我和左萱施礼道别,而后消失在大海之上。

  到最后,只剩下脸色铁青,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的蛟三,以及躺在地上,努力拍着尾鳍,想一跃而起的鲨四。

  “怎么,难道还想战一场?”

  我嘿嘿一笑,索性装到彻底,似摸似样的对蛟三笑道。

  “对了,走的时候顺便把鲨四带走,我现在不太爱吃鲨鱼汤,哪天想吃了,再下海捕捞。”

  我话一说完,大摇大摆的转身就走,根本不再理会蛟三和鲨四,似乎根本没把它们放在眼里。

  蛟三此刻五味杂陈,不过心中对我的恨意,也稍微减轻。

  大陆妖王派遣的使者,绝对是整个大陆最优秀的妖兽之一,与其一战稍落下风,并不算丢人现眼,毕竟蛟三自己其实算不得海妖之中最优秀的,至少它的两个兄长,就强它甚多。

  “等等,你先别走。”

  看着我满脸放光的摸样,左萱禁不住蹙起眉头,出言挽留。不过她也不敢用太过严厉的措词,毕竟我这陆地妖王特使的身份在这里压着呢。

  “你是谁啊,还有什么事情吗?”听闻左萱的话,我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淡淡问道。

  “我是天啸海豹一族的公主,让你留下是想和你谈论一下你偷走我八枚羽化果的事情。就算你是陆地妖王派来的特使,这件事情你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左萱朱唇轻启,声音温柔但又不失一丝严厉。

  公主?交代?

  我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左萱,先不说其他的,眼前这条长得倾国倾城只出现在传说中的美人鱼,居然是什么天啸海豹族的公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还真没听说海豹可以生出美人鱼。

  还有,凭什么要我给你一个交代,那八枚羽化果起码有一半落在了那两个小家伙的肚子里去了好嘛?

  “那个,说实话吧,羽化果我确实是吃了,但是对于你们海妖一族来说,羽化果应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吧,我还指望着公主你还能再赠送百八十枚给我呢。”

  在我想来,既然羽化灵木生在玉泉岛,那玉泉岛上自不缺少羽化果,即便每年只结出很少,这么多年下来,也应该有不少积蓄,就和猴儿酒一般,少说也得有个一洞窟。

  “百八十枚?”

  不等左萱说话,一旁的玛瑙水母小灵就大呼小叫的开口。

  “你这只傻鸟是不是有病,羽化灵木要进行最重要的蜕变,恨不得将每一枚都用来吸纳天地能量,怎么可能拿出百八十枚的给你,大陆妖王使者就了不起,惹怒了我,一样让你动弹不得。”

  听到我的回答,左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特别是见我在听到“大陆妖王使者”几字时,显得很不以为然,怀疑之心更胜。

  “你既然是妖王使者,那你告诉我妖王本族,以及妖王喜好、出身那一脉。玉泉岛远离大陆,我虽然没有离开过海域,但这些年也打听到一些消息,可实不知大陆这么快就被妖王统一,”

  “呃?你们对大陆这么清楚,还一直有联系?”

  听闻左萱说的头头是道,我不由大惊失色,差点没蹦起来。

  这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想到海妖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

  这回惨了,竟被当面揭穿,左萱虽是不确定的语气,可眼神之中,已然肯定无比。

  “妖王向来神秘,怎么会让其他妖兽清楚的知道它的底细呢?”

  我打个哈哈,尴尬的笑了笑。

  左萱的眉头彻底拧起来,眼中有一股怒意,好在我虽是胡说八道,却对天狐岛无害,她才没当场发作。

  “你可真能忽悠,假的说成真的,黑的说成白的,难道大陆上的妖兽,都是你这样爱逞口舌,不,不仅仅是爱逞口舌,还贪口腹之欲!”

  她不当场发作,却不代表心气顺了,刻薄之语仍不可避免。

  “爱逞口舌?贪口腹之欲?”

  我的脸唰的红了,顿时有些恼怒。

  “若非那翻天蛟紧紧相逼,借势围攻我,我会逞口舌?至于贪口腹之欲,若非种了玛瑙水母的无形之毒,我会贪口腹之欲?不就是几枚羽化果吗,我赔上就是!”

  “赔?你拿什么来赔?羽化灵木要是因此无法脱变,你把命留下都赔不起!”左萱娇媚的大眼睛一瞪,恼怒的喝道。

  不过,我也不是好脾气,被捉选这么一说,我的怒火也腾的就上来了,心道不拿出点真本事,还就看不起我了,行,就让你见识见识。

  好歹我身具水火金木四行之精,只不过除了木之精可调用外,其他精华都无法短时间使用,但是羽化灵木既然是木,突破肯定需要木之精,只要我逼出一点来,助其突破蜕变还不是手到擒来。

  眼睛一眯,射出两道璀璨的光芒,我嘴角一撇,绽放个信心满满的笑容。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就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我用我的命和你打赌,若不能赔偿羽化灵木的损失,甘愿为奴为婢,任你处置,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