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我,狼狈不堪,满头满身的灰尘,偏偏鲨四攻的甚急,一下接着一下,让我根本没有时间起身。

  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此刻我深切的体会到其中之意。

  而且,我越是不能反击,鲨四的嚣张气焰越高涨,到最后,那一柄三叉戟,犹如缭绕黑雾的闪电,光芒似万丈长,无时无刻不对着我射击,虽只有一柄,可胜似万箭齐发。

  不行,在这么下去,我非得被压制到死。

  拼着受伤,也必须起身!

  心中的危险感越来越强烈,我瞳孔不由自主的紧缩,射出两道犀利的寒芒,牢牢盯着三叉戟。

  它又一次激射而来后,发出嘶嘶怒吼,犹如蛮荒凶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张牙舞爪,威势之胜,令人心惊胆战。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翻身躲避,而是突然抬起如金似铁,闪烁着丝丝寒芒的利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迎了上去。

  我要以血肉之躯,硬撼这三叉戟!

  三叉戟是鲨四成名妖兵,被它温养多年,本身就蕴含妖能,更是锐利异常,时时闪烁着冰寒幽冷的光芒,似是一双残酷无情的眸子,让人一见之下,禁不住心惊胆战、汗毛直竖,狠狠打个激灵。

  这还不算,在冰寒的外表之下,在它的锋刃上,有黑气缠绕,丝丝缕缕,如美丽女子的满头黑丝,却给它增添了些许诡异莫测。

  我毕竟是血肉之躯,即便包裹了一层厚厚的妖能,仍不能改变血肉之躯的本性。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

  一方是准备已久,战力酝酿至巅峰,身具妖兵,一方是狼狈不堪,没有丝毫准备,赤手空拳,只有血肉之躯。

  只不过,这又如何,不对等又怎么样?!

  身为妖族,不管在哪里,自出生起就经受磨难,不得不学会躲避天敌的追杀,早已接受了不对等的战斗,若是死了,也不会得到任何同情。

  世界就是这样,胜者为王败者寇!

  看◇正c$版章√"节)`上$u酷匠、网Z

  众妖看在眼里,均是大吃一惊,特别是始作俑者左萱,美目猛地瞪大,小嘴突然张开,满脸的震惊与不敢相信,甚至忍不住闭上眼睛,不想去看血肉横飞的场景。

  要知道,若非她心存怨恨,起身时故意按了我一把,我根本不用如此狼狈,这么说起来,我要是死了,她算得上间接的凶手。

  只不过,她只是气不顺,想给我一个教训,并非真想要斩草除根。

  当觉着已经惩罚够了的时候,她会出言让鲨四停手,甚至不惜亲自出手阻拦!

  她绝不会滥杀无辜,即便被我占了便宜!

  只是她没想到,我既然如此有血性,这样的情况下还敢反击。

  “啊!”

  就在左萱暗自惋惜之时,就听众妖皆是一声惊叫。

  她能想象血腥的画面,鲨四生来残暴,嗜杀成性,特别是见到鲜血之后,更是暴戾异常,没有妖兽可以阻挠,也许,此刻它就在吞食残尸!

  想想就让她有些作呕!

  “小鱼崽子,别以为躲在水里就没事了,现在轮到我出手了!”

  然而,她还没睁开眼睛,就突闻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

  它没死?!

  左萱大惊失色,顿觉不可思议至极,连忙睁开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我可不管左萱怎么想的,我现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狂揍鲨四。

  这混蛋太嚣张了,得理不饶人啊,一柄三叉戟,差点要了我的命。

  “哎哟,我还真是没见过美人鱼呢,抱了又怎么了,亲了又怎么样,老子还就要定了!”

  我心中的怒火腾腾的升起,一滴滴鲜血我翅膀上流下,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以血肉之躯硬撼三叉戟,即便我用了妖能天赋—魔炎铠甲,可还是受了很重的伤。

  不过,值了!

  既想夺过主动权,又不想付出代价,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你要定了?好,很好,好极了!”

  鲨四一双鱼眼,瞪得圆滚滚的,青黑色鳞甲,闪烁着幽幽光芒,嘴角一对触须,根根直竖,似是锐利的银针。

  “我鲨四发誓,若你能打败我,我就拱手让出左萱。”

  它话音一落,三叉戟迎风而立,涨大数倍。同时,那丝丝缕缕的黑气,竟如活过来一般,不断的在三叉戟的锋刃上穿越,发出呜呜之声,似是一缕缕不灭的幽魂。

  “杀!”它厉喝一声!

  三叉戟应声而出,风驰电掣,如一股飓风刮起,连地面沙土,都被吹扬起来。

  嘴角微微一撇,我露出个不屑的笑容,神情却是越发的冷漠。

  不过,出乎所有妖兽预料的是,我没有做出任何攻击、或者防御的动作,只是稳稳立在地上,眼睛眯缝起来,冷漠盯着三叉戟。

  “破!”

  就在众妖悬着一颗心,眼见三叉戟射到我跟前时,我大喝一声,翅膀扬起张开,如利剑一般,狠狠的斩出去。

  轰隆!

  五道金芒闪耀而过,细弱发丝,却发出闷雷般的声响。

  这道金芒真是我利用神秘能量炼化的剑气,其中不仅有金轮的锋锐之机,更蕴含了我的妖能,虽算不得有形的武器,可比武器更好用,不说无坚不摧,却也有莫大的威力,特别是我突然施展出来,从手无寸铁,到一下射出五道金芒,震撼性的效果立时出来了。

  只是五道金芒而已,竟如雷鸣一般,声势浩大,宛如在开天辟地。

  这是怎样一种威势?!

  在场所有妖兽无不震惊,继而脊背发凉。

  “剑气竟能达到如此境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盘的玛瑙水母看着目瞪口呆,喃喃自语,心中却一阵阵胆寒,幸好当日和我对战的时候,我没动用此招,否则它能否逃过一劫,还真是问题。

  “不,并非剑气,而是金之精气!”

  左萱美眸一闪,沉声说道!

  见者如此,当局者自更不用说。

  鲨四心中一惊,陡然感觉一股威胁扑来!

  不,不是一股,而是五股,好似每一缕金芒,都有独自抗衡三叉戟的能力。

  这种感觉很不好!

  它很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自从突破真境后,鲨族四兄弟,就威名震海域,只有它欺负其他妖兽的份,从没有妖兽能欺负它们。

  难道今天要破例?!

  鲨四心一冷,身体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不,决不能战败!

  这是海妖大会,是海上各族重新划分地盘的时候,只能展示威风,不可堕了怒海狂鲨族威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