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这个恨啊,真是现世报,上午刚欺骗了两个小家伙,下午就被骗了回来,骗也就骗吧,偏偏我太过兴奋,也没有什么防备,结果一头扎进海妖大会中,被发现个正着。

  那两个小家伙倒是早有准备,一开始就离我远远的,此时见我恼怒万分,更是不要命的逃跑,妄图摆脱追击。

  可我哪是吃亏的主,于是我一咬牙一狠心,反正已经被发现了,就先报仇雪恨,把这俩小家伙的揍一顿,再逃不迟。

  倒是我不敢下杀手,毕竟在其他妖兽的地盘上,一旦闹大了,就真是性命不保了。

  然而,我的愿望注定不能实现,就在眼看要抓住龟西和天糖的时侯,一道白光冲过来,“嗖”的一下,就将它们甩飞出去,让我扑了个空。

  不过,“白光”实在太快了,达到了让我匪夷所思的地步,就连一向以速度快自傲的我,也没有预料到,因而即便看到“白光”甩飞两个小家伙,挡在了我的身前,可仍是控制住身形,一如既往的冲上去。

  而反观“白光”,在急速之下突然行动,也受到极大的影响,身形有些踉跄,跌跌撞撞的向前冲去。

  两者都是向前,结果自然是撞在一起。

  “哎,不好!”

  我心中大惊,可已经来不及动用杀招,只得两翅突然伸直,对着“白光”拍去。

  噗通!

  我一头在撞在“白光”身上,把“白光”狠狠压在身下,翅膀却狠狠往下按了一把。

  软,太软了!

  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紧接着竟然不由自主的又按了一把,浑身霎时一阵酥麻。

  手感不错,相当之不错!

  “混蛋,给我起来!”

  然而,还没等我继续行动,身下就有个声音尖利喝道。

  虽带着怒意,可声音清脆,给人无限遐想。

  听到这声音,我心中一惊,两翅赶紧往后撤去。

  这时候,我才看清被我压在身体下面不是什么面目狰狞的妖兽,而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特别漂亮女人,虽然她的下半身是鱼尾,但丝毫不影响她倾国倾城的容貌,反倒有一种特殊的美感和韵味。

  我和她紧紧叠在一起,上身之所以有空隙,完全是两只翅膀支撑的结果,当然支撑的有些不是地方,但若是突然没了支撑,脑袋必定会往下落去。

  偏偏无巧不巧,她被我抓住了关键部位,又羞又怒,本是紧贴着我胸口的头,禁不住往上抬去。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鸟啄,就正好吻在她的额头上,就好像她故意将额头放上去一般。

  “特么,我被鱼给强吻了?”

  一时间,我愣住了,内心五味杂陈。要是我现在要是人类的身躯那倒没什么,可问题我现在是一只鸟啊……

  你试想一下这诡异的场景吧,一只大鸟压着一条鱼,然后被鱼给强吻了,虽然这是一条美人鱼。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太突兀,不仅我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在场的众妖也没有一个有心理准备,全都懵了,静静的看着,包括鲨四和蛟三,也是一脸的惊讶不信,而后是愤怒发狂。

  “混账东西,敢占我女人的便宜,给我死!”

  鲨四的身上覆盖着青黑色鱼鳞,闪烁着幽幽寒光,冷酷而又无情,可此时,这些鱼鳞却变得通红,好似被烤熟了。

  一股怒气勃然而升,它的肺都要气炸了。

  故意的!这不知哪儿出现的杂毛鸟,绝对是故意的!

  当着我的面,抱我的女人,亲我的女人!

  这是给我难堪,这绝对是给我难堪!

  不杀不足以平心中怒火!

  不知何时,它的头顶上空出现一把三叉戟,这绝对是一把利器,闪烁着冰寒之芒,像是一双无情的眼睛,冷冽残酷,偏偏其上缭绕着丝丝黑气,好似从地狱而出,杀气凌然,摄人心魂,震人心魄。

  “呼!”

  它发出一声响,冲着我的背部扎来。

  这一下要是扎实了,我必定被对穿,当然了,以我现在的姿势,左萱也绝对好不了哪儿去,非死即伤。

  “魔闪!”

  我心中一悸,知道不好,但也不忍心眼睁睁的的看着这美人鱼受伤。于是乎,我也不顾这条美人鱼如何挣扎,一下抓住她,猛地一个瞬移,躲了过去。

  噗!

  三叉戟狠狠扎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未扎入地下的尾端,嗡嗡震颤,似乎在表达不满。接着就是“咔嚓”一声脆响,大地以此为中心,出现一条条裂痕。

  威力果然不凡!

  若是扎实了,躯体立马四分五裂!

  “混账,还敢躲,给我再杀!”

  鲨四已经失去了理智,满脑子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杀掉我,根本不管左萱是否在我身上,三叉戟在它的操控下,拔地而起,再次朝着我射来。

  “你还没完了是不是!”

  我心中气急,偏偏被这条素未谋面的美人鱼拖累,无法出手,只得一把抱住她,再次翻滚。

  ?看正)版B章,X节f上√酷匠网

  我一圈接一圈的翻滚,却是把左萱折磨惨了。

  每次都是她刚想起身,就被我一把抱住,翻个身狠狠压在下面,身体被碰过多少次就不说了,额头都被吻了好几次,若非眼瞅着三叉戟紧追不舍,她都怀疑是我故意占便宜。

  “鲨四,你还有完没完了,先让左萱公主起身,再杀了这杂毛鸟!”

  蛟三满脸黑线,实在看不下去了,心疼的直抽搐,可怜它内定的女人,就这么被夺去了初吻,简直让它无法相信。

  “鲨四,你就他妈一混蛋,这不是故意让它占公主便宜吗,还不给我停下!”

  鲨四被连声怒吼,才算清醒过来,又是悔恨又是愤怒,等左萱公主起身后,操控三叉戟,对着我更加犀利的攻上去。

  要说左萱也实在是被气坏了,即便我不是故意占便宜,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所以在起身时,她两手突然下按,狠狠将跟着起身的我压了下去。

  我心中一惊,在想起身时,却骇然发现,那柄阴魂不散的三叉戟,竟然又朝我射过来了。

  “我再闪!”

  于是乎,在玉泉岛的海妖大会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鲨四在海中怒气冲冲的咆哮着,不断的射出它的三叉戟,而地上有个身影,和骨碌一般,不停的翻转着身体,要多灵活有多灵活,简直就像是在表演。

  “鸟叔果然够厉害,翻骨碌都比咱们快!”

  天糖和龟西这两个始作俑者,在一旁喜笑颜开地看着,乐的直吆喝,甚至不时的为我加油助威。

  我心里这个恨啊,可满腹的本事施展不出,只能躲避为先。

  要说狼狈,除了被玛瑙水母小灵俘虏那次,就数着这次了。这次还要甚于被俘之时,主要问题是,这次有很多妖兽围观!

  我特么以后都没脸见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