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岛,位处深海,出现的十分突兀与诡异,就像是一根地刺,突然冒了出来,没有丝毫的起伏缓冲,任何妖兽见了,都会觉着奇怪和不解。

  “竟然是被海龟托着的,怪不得如此!”

  我心中一惊,疑惑之情却也去了大半,但接着又露出骇然之色。

  一只海龟,竟然驮起整座岛屿,这得有多么大,且听小海龟之言,貌似其老祖宗驮了还不止一年,想想海龟的寿命,恐怕是上百数千载,那老海龟的修为要达到多么高深的地步。

  不可思议!

  简直让我不敢相信!

  可小海龟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在说一件无所谓的事情,连一旁的小海豹也没有露出丝毫异色。

  “厚甲海龟一族世代驮着玉泉岛,这是所有妖兽都知道的事,大叔,你不会真不知道吧?”

  小海豹聪明伶俐,心眼特多,虽满腹心神都被羽化果吸引,可也没有失去判断力,见我惊骇的样子不像作伪,它顿时好奇起来,忍不住不解地问道。

  也就是它自小生活在玉泉岛上,没有过多的接触过其他妖兽,生性单纯,没有那么多的弯弯肠子,否则早就怀疑到我是在套话。

  不过,它的无心之言,却让我立即回过神来,浑身冒出一阵冷汗。

  “咳咳,没什么,其实我早就听说了,只是一直没亲眼见过,得到你的证实,才算真的相信,咳咳,那个,那个蛟族和鲨族很嚣张啊,不知有没有妖兽可以制服它们!”

  我打个哈哈,赶忙转移话题。

  “不要怕,我姐姐不怕它们的!”

  小海豹立即被我后面的话吸引,很有气势的说道,脸上露出崇拜之情,好似它的姐姐真的很了不起。

  “对了,大叔,你是那个族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

  我一下被问住,心念急转,可思来想去,总觉着硬说自己是海族,这也太假了,倒不如说实话,反而还有可能镇住这两个小家伙。

  “我是大雕一族,听闻举行海妖大会,受到大王派遣,代表所有陆地上的妖兽参会。”

  “你是大陆妖王的使者?”

  两个小家伙果然一下瞪大眼睛,满脸的震惊,崇拜的神情,不下于刚才小海豹说起它的姐姐。

  “大陆到底有多大?都有哪些种族?上面的妖兽真的很厉害吗?-----”

  它们显然很早就听说过大陆,且对大陆有一种莫名的向往,竟然连羽化果都忘了,巴望着眼睛,一连问出多个问题,一时之间,把我给问蒙了。

  好在我反应极快,又从小饱读诗书,看了不少奇异怪谈,本身经历也颇为奇异,此时只略一思考,就把那些奇谈怪论,与自己经历之事结合起来,天花乱坠的说了一番。

  两个小家伙,何曾听过如此精彩的故事,嘴巴张大眼睛瞪圆,如痴如醉,口水流出来都丝毫不觉。

  “好了,故事讲的也差不多了,有空我在好好和你们说道说道,给你们两枚羽化果,好好吃吧,大叔有事,先走了!”

  眼看耽误时间已久,我连忙止住谈兴,大方地送出羽化果,一个魔闪,不等两个小家伙反应过来,就飘身出了园林,消失无踪。

  “哎呀,光听大叔谈大陆了,忘了左萱姐姐还叫我们,快走快走!”

  两个小家伙意犹未尽,可回过头来,突然想起还有要事,匆匆忙忙的赶了回去。

  ……

  左萱看着凄凄芳草,闻着诱人花香,眉头却微微蹙起,显得极为恼怒。

  “到底是谁传出去的,说青铜大门出世与我有莫大关系?这不是为我族招灾惹祸吗?”

  她生气的冷哼一声,美丽的眼睛射出两缕寒光,气势大增,本身也立即由温文尔雅、风情万种,变成了一座冰山美人,似乎任何妖兽都近前不得。

  由不得她不生气。

  玉泉岛对比起海族来说,本就就势孤力单,行事每每小心翼翼,低调的不能再低调,可即使如此,也数次受到责难,若非有厚甲海龟族这个铁杆盟友,玉泉岛早就被吞的毛都不剩一根。

  偏偏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久之前,天降异象,老一辈妖兽纷纷出世观察,都是大喜过望,说是世代存在青铜大门冲破诅咒之相,妖族大兴之日不远。然后就有传言说,天啸海豹一族的左萱公主与青铜大门有莫大的关系,若得到它,说不定就可掌握青铜大门的秘密,成为未来的妖族之王。

  一石激起千层浪!

  各大海族,特别是势力雄厚的,哪个不野心勃勃?!

  一时之间,天啸海豹一族成为香饽饽,鲨族和蛟族一副强抢的模样,嚣张至极。

  好在天啸海豹王也不是善茬,便连推带打,将它们打发走。

  然而,海妖们又怎么会甘心,彼此一合计,竟将海妖大会的召开地点,选择在玉泉岛上,明显是几大海族联合,借力强压天啸海豹族。

  偏偏海妖大会向来是年轻的妖兽参加,天啸海豹王地位颇高,也不好多加干涉,只能寄希望于厚甲海龟一族。

  只不过,祸不单行,厚甲海龟族老祖宗,修炼上出了问题,血气大损,竟无法驮起玉泉岛,只得让一众部族帮忙,这让玉泉岛一方的实力顿时大减,声势降到冰点。

  “看来,我得亲自出马教训蛟三和鲨四了。”

  左萱娇媚的面庞,露出一股凌厉的气机。

  “大姐头,有我呢,还用不着你亲自动手,看我不把蛟三和鲨四的的皮扒了!”玛瑙水母小灵脸上杀气腾腾,恶狠狠的说道。

  闻言,左萱顿时笑了起来,冰寒之气消散无踪,连天地都瞬间充满了光彩。

  d更&@新1H最/M快k上酷匠5&网wH

  “你能有这份心就好了,蛟三、鲨四我还足可对付!”

  再怎么着,她也不会让小灵出手,不是小灵打不过,而是她不想为水母族招惹麻烦。

  要知道,水母族只有小灵一个真境妖兽,根本没什么底蕴,比之蛟族、鲨族,简直是一个天山一个地上,所以一旦惹上它们,水母族离灭绝也就不远了。

  而反观天啸海豹族,即便处于深海,势孤力单,可传承久远,底蕴深不可测,就算各大海族的老祖宗,也不敢轻视。

  这也是此次海妖大会,各族代表不出面的原因。

  “姐姐,我们回来了!”

  就在这时,有两小家伙气喘吁吁的回来了,一身的泥土,浑身脏不垃圾的,好似两个泥猴。

  “你们干什么去了,身上这么脏?”

  玛瑙水母小灵眉头一皱,一脸的不善之色。

  “没,没,没干什么啊,就是去玩耍了。”

  小海豹一看到小灵就紧张,嘴皮子都不利索起来,好在撒个小谎还手到擒来,脸不红心不跳。

  然而,它是什么货色,怎么能瞒得过左萱?

  左萱鼻子嗅嗅,眉头猛地蹙起,露出又好气又好笑之色。

  “是不是又去偷羽化果了,两个馋鬼,多亏修为还不到家,否则羽化果都要被你们吃光了。”

  不过,话音刚落,她突然又觉不对头。

  若是它们没偷到羽化果,身上的气息不会如此之重,更不可能全身都沾染了泥土,还是遮掩不住。

  “竟然偷到了,不应该啊,到底是谁帮的忙?不说我就让小灵动手,让你们一月动弹不得!”

  左萱眉头一皱,语气不自觉的重起来。

  “啊!可我们发誓不会说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