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浮云飘荡,整个世界无限美好。

  逃出洞窟之后,我发现自己居然在一座小岛上,这里鸟语花香,丛林茂密,漂亮的让我震惊。

  “怪不得能生出红色果子,果然是好地方!”

  我忍不住赞叹,可一想到红色果子,肚子就忍不住咕嘟叫一声。

  几日的无休无眠,让我的体力骤降,不说饥寒交迫,却也急需补充食物。

  红色果子,显然是最让我心动的食物!

  只不过,一切还要谨慎行事!

  毕竟这小岛是别人的地盘,而且我不只是一个逃跑的“囚犯”。

  这就和越狱没什么两样,即便那洞窑没有任何阻挡物!

  我从一开始就盘算好了,一旦走出洞窟,我就应该小心翼翼,万万不可惊动这里的妖兽。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这地方有些诡异,洞窟附近空空荡荡的,万籁俱静,别说惊动,就算我想惊动,也找不到半只妖兽。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哪个什么海妖大会开始,这里的妖兽都过去了?”

  我突然记起玛瑙水母说的那个海妖大会,心中已经猜测到一二。不过我心中虽有惊疑,但行动丝毫不慢,迅速将周围探查一遍。

  奇怪的是,我居然真的没有见到任何妖兽,当然除了发现奇花异草外,并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更不用提红色果子了。

  “先不管了,只要逃出来了,还怕找不到吃的,即便找不到,只要可以放心大胆的吸纳天地能量,也和有食物一样。”

  在洞窟中,我就怕有妖兽经过,根本不敢吸纳天地能量,这才有饥寒交迫之感,否则凭我真境二重的修为,又怎么可能为食物费心费力。

  然而,就在我想找个方位逃出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两条鬼鬼祟祟的身影,看体态形貌,其中一个是一只胖乎乎的小海龟,另一个是一只看起来傻头傻脑的小海豹。

  “居然还有妖兽留下。”

  我心中微微一动,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悄悄的跟在它们身后,准备偷听它们的谈话。

  “你轻声点不要弄出声响,羽化果就在后院,被它们听到了,就飞走了,想抓也抓不到。”

  那只胖乎乎的小海龟两眼乱转,一副鬼精灵的摸样,拉着另一个看似傻头傻脑的小海豹,嘴里还小声嘟囔着,言语中提到“抓”字,貌似是去偷什么东西。

  它们显然没看到隐于暗处的我,鬼鬼祟祟观察一番后,它们就轻手轻脚的穿过庭院,来到一扇石门前。

  胖乎乎的小海龟抬起胖胖乎乎的前爪,往石门上一按,一股妖能溢出,钻入石门中,接着就见石门突然闪耀光芒,而后吱呀一声,自动打开。

  一片美轮美奂的园林展现出来!

  是的,园林!

  丝毫没有夸张!

  小桥流水,芳草萋萋,林木茂盛,假山耸立。

  它们聚集到一起,没有丝毫的拥挤之感,反而显得那么和谐优美,给人一种必须一探的欲望。

  “好漂亮,海底也有石林,但没这么美!”

  傻头傻脑的小海豹惊呼一声,啧啧称奇,忍不住就要往里奔去,却被胖乎乎的小海龟一把拽住!

  “你还想不想吃羽化果了?景色又跑不了,过会儿看也不迟,羽化果若是受惊,就会飞走的!”

  小海豹其实并不傻,特别是听到羽化果时,两眼放光,嘴巴吧嗒一声,流出丝口水,头更是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就差没掉下来。

  “这就对了,咱们悄悄进,听我的肯定能抓到羽化果,大吃一顿!”

  它们一前一后,慢慢的移动着,和进门盗窃的小偷一般,生怕惊着什么东西。

  我在一旁看的清楚,也听的明白,眉头不由一皱,大为不解。

  羽化果好像是可以吃的果子,偏偏听到声音后又能逃,如有灵智的生灵一般,简直不可思议,绝对是我前所未见的新物种。

  “倒是可以跟在它们后面一探究竟!”

  我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再也忍不住,身影一动,也跟着走进石门中。

  此时此刻,我已经看出来了,那只胖乎乎的小海龟和傻头傻脑的小海豹,它们的修为其实很一般,不过刚到小妖初期,我一只翅膀就足以对付。

  “你看到了吗,挂在枝头上的,红颜如血的就是羽化果,千万小声点,它们长着两片叶子,一听到动静,就会立即飞逃,到时候想抓也抓不住!”

  小海豹蹑手蹑脚,两只眼睛滴溜溜乱转,给海龟小胖讲解起来,那摸样老道至极,好似这种事干过不只一次,很是路清径熟。

  虽然它们交流的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随着小海豹的指示,我也转头看了过去,这一看不打紧,浑身禁不住一个激灵,差点没叫出来。

  它们口中所谓的羽化果,正是那只素未谋面的妖兽,抛给我的红色果子!

  “竟然叫羽化果,可以随意逃逸,简直逆天了!”

  更1新:c最@快上酷{$匠n网

  我又惊又奇,心头却是忍不住一热,肚子又不由自主的响起来。

  确实是饿坏了!

  然而,就在我惊喜的时候,海龟小胖子一个不慎,碰到了枝叶,发出哗啦一声响,接着就见满枝头的红色果子,突兀的飞起来,其果柄上的两片叶子,竟扑扇开来,如一只只飞鸟般,四处乱窜。

  “快点上,别让它们跑了!”

  小海豹尾巴一拍,再也顾不上掩饰身形,一个弹射窜上去,速度之快,竟远远超出普通小妖初期,不过即便如此,它仍是一把抓空,只能瞪着眼睛干着急。

  海龟小胖就更不用说了,速度慢,动作缓,等它赶上来,只剩下漫天的叶子了。

  不过,羽化果的速度,对我而言,就实在是小儿科了。

  身形一闪,我瞬间消失在原地,在出现时,已然连抓八枚果子,每个翅膀上各有四枚,任它们扑扇柄上的叶子,也无济于事,逃脱不出我的手掌心。

  此刻,我才真的看清楚,这些确实是果子,只不过生性特异,感受到震动,便会自动往高的枝叶上飞,重新落下后,果柄便会轻易地搭在枝茎上,重新“安家落户”,某种程度上如同含羞草一般,只不过比其更敏感和灵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