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难道它们想对我动手?!”

  我的心立即悬乎了起来,能动的翅膀紧紧绷起,打算在关键时刻,做出必死一击。

  “大姐头,它没死吧?这个家伙很怪异,中了我的葵水毒还能反击,我还头一次见到!”

  听声音,说话的妖兽正是玛瑙水母。

  “竟然有两只妖兽,难道另一只就是封印我妖能的妖兽?”

  一时间,我心如乱麻,眼皮不由急跳。

  自进入青铜大门以来,我第一次这么被动,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哪怕是一只小妖,此时此刻,也能将我杀死。

  这种性命被别人握在手中的感觉很不好!几乎让我愤懑欲狂!

  “死?它?怎么会!”

  另一只妖兽的声音响起,竟是无限悦耳,好似一串风铃,在微风的吹拂下,不停的摇晃,让人内心霎时宁静,产生美丽无穷的遐思。

  又是一只母的?

  只是听声音,我就立即断定,而且有种转过脸看一看的冲动。

  好在我的脖颈仍是僵硬无比,能用剑气逼毒,解除封印的秘密,才算没有随着我转脸看去而暴露。

  “别装了,眼皮都在跳,把小灵欺负的这么狠,怎么也得道个歉吧。”

  温柔的声音动人悦耳,可却让我满脸黑线。

  欺负小灵,玛瑙水母?!

  我欺负它!

  天呀,这也太会冤枉我了吧!天底下还有没有道理可讲!

  要不是它先出手攻击我,我会反击?!

  满心的怒气腾的升上来,我恨不得大吼两声。

  不过我脑子还没进水,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胸口急剧起伏两下,长吁口气,这才缓过神来。

  “情况并不是你想象那样的,我真的没有欺负那头叫做小灵的水母啊,明明就是它想对我出手的,简直冤枉啊。”

  “小灵也是你叫的嘛,在敢乱说话,就让你一辈子躺着动不了!”

  玛瑙水母气呼呼的打断了我,同时,往前移动了一些,离我越发近了,几乎快贴着脑门!

  “就算是我错了好吧,我现在都成了这副摸样了,你们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想把我给杀了,不至于吧?”

  我使劲往上翻翻眼珠,几乎要看到玛瑙水母居高临下的身影,额头呼的冒出一阵冷汗,不由心惊胆战,若是这玛瑙水母再不高兴,一触手碾下去,我的脑袋就成了烂西瓜,什么神秘能量,什么白骨鞭,统统烟消云散。

  “也知道低头了?不过已经晚了,反正你留着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给我部族补充点血食----”玛瑙水母冷哼一声,摇晃下脑袋,轻率的判定了我的生死。

  这一听,我差点没大骂出口,心道这玛瑙水母的心思实在是太歹毒了,我说话和不说话有什么区别吗?到头来还是一个死。

  “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啊,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我心头大怒,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眯起来,已经能活动的翅膀微动,肌肉紧紧蹦起。

  若是愿意,我时刻能够暴起,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攻向玛瑙水母的下半身,让其永远与身体分离。

  不过,就在这时,却听另一只妖兽说话了,语气严厉。

  “小灵,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每一只真境的妖兽,都是我妖族的中流砥柱,怎可轻易言杀?即便是那些大奸大恶的妖兽,若非一条路走到黑,只要能改邪归正,也有可用之处,何况是它,以后再也不能轻易提杀不杀的事情,否则我就不认你了!”

  我目瞪口呆的听完这番话,继而禁不住露出遇到知己的笑容,甚至都要大声叫好。

  见识不一般呐,这思想觉悟绝对是领袖级别的。

  “大姐头,我错了,你别生气,不过我觉得它还是应该受到惩罚!”

  玛瑙水母好像很怕另一只妖兽,立即出言认错,可仍咬着我不放,大有一定要惩罚才肯罢休的意思。

  “好,那就让它再躺几天,岛上的海妖大会结束后,再放它出来!”

  “大姐头太好了,我就是不想给它解毒,谁让它弄的我头疼了好几天-----”

  两只妖兽不在理会我,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洞窟。

  最A新E!章X+节Z上;G酷匠网

  不过,我没有料到的是,与玛瑙水母一同前来的,那只与我素未谋面的妖兽,在临走之时,悄悄往我嘴里抛一颗红色的果子,这果子有指甲盖大小,呈圆形,红灿灿的似血一般,不过到了嘴里,却是遇唾液则化,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让我浑身精神大震,体力瞬间恢复到巅峰。

  “好东西,比寻常的妖核效果还好!”

  确信它们已经走了,我不由吧嗒下嘴,仔细品味,竟有丝意犹未尽之感。

  “这里竟有这样美味的东西,要是逃出去,我一定要吃个痛快!”

  几天几夜不饮不食,对我来说并无大碍,但由于妖能被封印,运转不畅,在多个十天半月,能不能坚持下去就成问题,至少会严重损害身体机能,不过吃了这枚红色果子,这些问题就不复存在。

  有了这枚红色果子补充体能后,我立即生龙活虎起来,精神极度亢奋,炼化剑气的速度大增,且随着剑气的增多,妖能逐渐壮大,以至于最终达到一个界限,再也无法炼分毫化,就像一个池塘,容量有限,再多就会溢出来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凭我现有的妖能和剑气,也足可逼除无形之毒,撼动妖能封印,且比之炼化剑气来的更加简捷方便,至少不用耗费大量心神。

  当然,剑气炼化的越多,战力提升就越大,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我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炼化剑气,提升战力,而是逃出洞窟,获得自由。

  即便它们说过不会杀我,可谁能保证它们的主意不会改变?!而且最主要的是,玛瑙水母那妖兽,可是心狠手辣的紧,绝对不能轻视!

  将自己性命寄托于其他妖兽身上,这绝不是我愿意的!

  将一切抛到脑后,我强提精神,努力逼出无形之毒,解除妖能封印,以至于无声无息的连续“奋战”几个昼夜,直到身体完全恢复自由,战力恢复小半,我这才长嘘口气,松下心神。

  可这一停下来,我就猛然觉着累到极致!

  简直就是连眼睛都睁不开!

  不过,即便如此,我仍强忍着疲劳,小心翼翼的逃离了洞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