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当我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后脑勺疼的厉害,火烧火燎的,似乎连喘气都疼,这让我禁不住倒吸口凉气,可吸了没到一半,又疼的我直咧嘴,只不过嘴巴一咧,更是牵动后脑勺,疼的越发没边没沿。

  这也太疼了!

  谁这么心狠手辣,一巴掌下去用这么大力气!

  这得有多么大仇恨啊!

  我愤怒的想着,识海立即浮现一个模糊的身影,身穿白衣,长发飘飘,似乎是个女子。

  难道是破镜化形的妖兽对我出手了?不至于吧。

  我有些惶恐,不过,我很快就停止了猜测,不管如何,我至少活着。

  “这是在哪儿?”

  我强忍疼痛睁开眼睛,本想努力坐起,却发现肌肉僵硬,丝毫不受控制,只有眼珠子能滴溜溜乱转,嘴巴可左右乱咧,说话也不受影响。

  “比刚开始好多了,至少喘气不困难,没有憋死的可能了!”

  我知道玛瑙水母的无形之毒仍没解开,也不强求,悄悄安慰自己一声,就打量起周围环境。

  这是一个洞窟,黑咕隆咚的,环境并不是很好,说是牢房其实更确切些。

  “怪不得这么放心,原来早就料定我逃不走!”

  我瞅了瞅自己的样子,直挺挺的和尸体一样,连个身都翻不了,禁不住自嘲一笑,心中却很是窝火。

  不行,必须改变这种状况!

  我不知道那突袭的妖兽,为什么没立即对我下杀手,但我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极其危险,一个不好就是死亡。

  这绝对不是我所希望的。

  “调动妖能试试!”

  在被拍昏之前,对无形之毒,我已经略微摸索出了应对之法,即便比较费时,可有办法就比没办法强,只要坚持不懈,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绝对可以恢复自由,恢复战力。

  可是,一试之下,我就大吃一惊,脸色都变了。

  “妖能,我的妖能呢?怎么调动不了丝毫!”

  我明明能感觉到妖能的存在,可就是无法调动,好似一潭死水,扔进去一块石头,确实起了些波澜,但最终仍死气沉沉,无法进行循环流动。

  “难道是被封了?”我突然恐慌起来。

  能做到封印我妖能的妖兽,修为绝对远远高于我!

  那个貌似为妖兽的女子,实力竟如此之高,这还怎么反抗,根本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任人宰割的感觉,让我心中憋屈混乱,一时之间,竟禁不住长吁短叹,生出悲观绝望之意。

  “不行,不能绝望,一定有办法的。”

  我甩掉心中包袱,开始在意识海中呼唤鲲鹏残魂,它绝对知道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可无论我怎么呼唤,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仿佛鲲鹏残魂消失了一般。

  “这下真是麻烦了,明明能感觉到和鲲鹏残魂灵魂上的联系,却没有办法和它交流。”我闹心的甩了甩头,开始思索起其他办法来,坐以待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

  我的妖能被封印,灵魂和意念却没事,应该可以修炼“炼魂术”。

  只不过,作为一门妖法,“炼魂术”的修炼在沉思冥想之外,也需要些许妖能相助,而此时此刻,我却只能沉思冥想,不久就觉枯燥无味,禁不住烦躁起来。

  心神不定,是修炼“炼魂术”的大忌!

  “对了,我何不趁此机会研究一下鲲鹏残魂教给我的另一门妖法“养魂术”呢,说不定能对我有帮助。

  要知道,“养魂术”和“炼魂术”不同,它是以养魂为目的,不过养的不是自己的灵魂,而是其他的灵魂,还需要借助纯纯的天地能量,也不知我这种妖能被封的状态,能不能修炼?”

  我心中越发好奇,甚至迫不及待的想修习一番,只是碍于妖能被封,心中忐忑,不知可不可以修炼。

  当然,不管可不可行,我都要先试过再说。

  默默地将“养魂术”运转起来,开始有些生涩,运转一会儿就累的我气喘吁吁,精神也疲劳至极,可越往后越顺当,最终甚至达到一个流畅无比的地步,没有丝毫阻窒。

  嗡!

  就在这时,心脏处被神秘能量白骨鞭突然微微震颤起来,发出低低的声响,似是激动万分、喜极而泣。

  与此同时,那九个调皮的妖兽魂魄,也嘶吼连连,或者霸气,或者傲然,不一而足,却都是威风凛凛、震慑四方,只不过很快,它们就消失不见,重新回到各自骨节中。

  嗡嗡!

  j¤更%/新c最P快"}上酷3/匠\p网/

  白骨鞭震颤的更加剧烈,似乎要脱离神秘能量的范围,又似乎要活过来,绕着神秘能量飞舞,表达喜悦之情。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神秘能量也动了,闪烁而出的翠绿之光居然将白骨鞭给笼罩了起来,一时之间,白骨鞭如被染上了一层绿色,晶莹的骨块,越发剔透,竟有一股股生气溢出。

  这还不算,在翠绿之光闪过后,又有蔚蓝之色涌起,同样笼罩整个珠体,让白骨鞭充满了大海的颜色。

  接着是火红色,而后是金黄色!

  我都愣住了,变化真的太突然,突然到让我目瞪口呆,说不出一句话!

  幸运的是,这种变化,对我似乎并没有害处,至少现在还看不到丝毫害处。

  循环仍在继续,色彩仍在变换!

  “养魂术”越发的流畅,甚至根本不用我刻意想着。

  它在自然而然的运行,像是吃饭喝水,甚至是呼吸般,那么的理所当然。

  啪!

  突然,一声脆响传来,一节骨块裂开了条缝隙,似乎是承受不住四种精华的灌注。

  但怪异的是,它看上去仍完美无缺,和谐无比,好像裂开的不是缝隙,而是它生长了,发芽了!

  是的,发芽了!

  晶莹圆润的骨块,在四种精华的灌注下,发芽了!

  啪,啪------

  紧接着又有五声脆响,六节骨块,都裂开了缝隙,开始发芽生长。

  “不对,还有三块呢,怎么回事?”

  我感受的很清楚,在“养魂术”运转的时候,白骨鞭微微而动,每个骨节中都有一个身影在咆哮、嘶吼,怨气冲天,可在神秘能量散发出光芒后,这些妖兽的魂魄竟安静下来,骨节由此开始融入神秘能量中,我体内的四种精华就像火焰,淬炼了骨块,加快了这种融入的速度。

  “这三块有奇怪啊!”

  我仔细观察,突然发现,最后三块骨节,竟与前六块有细微的差别。

  “难道还有什么隐秘不成?”

  我不由琢磨的起来,可就在这时,只听“啪,啪,啪”连续三声响,最后三块骨节也裂开了缝隙。

  此时此刻,神秘能量上出现了九片叶子,其中还有妖兽魂魄在嘶吼,不过并非没有丝毫怨气,竟是带着无限喜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