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只玛瑙水母杀伐果决,手段老辣,攻击犀利,比之一般的真境妖兽丝毫不让。

  可惜,我醒悟的稍微有点晚了。

  可这也不能全怪我!

  一是玛瑙水母胖胖乎乎,极为可爱,看起来丝毫没有攻击性,我手下留情也就再所难免。二是我刚突破到真境二重,信心大增,自觉仗着空中的优势,若是想走,它绝对留不住我。所以一时大意,放松了警惕。

  当然,代价是惨重的!

  刚一接触,只是第一个回合,我就被玛瑙水母诡异之毒击中。

  浑身肌肉僵硬,连翅膀都抬不起来,经脉也没了弹性,妖能在其中游走,好似撞击在石头上,崩崩作响,一旦运转过快,我都担心妖能会把经脉撞碎,继而将躯体炸的四分五裂。

  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是,心脏的跳动缓慢下来,甚至有停下运转的趋势,呼吸开始困难,好似空气突然凝固一般。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毒只对我的肉体起作用,我的灵魂和意念并没有受到影响,且好像比以前更加敏锐强大了。

  当我发觉玛瑙水母竟真想拿我喂养它的部族后,我心念急转,瞬间想到主意,准备用自己的灵魂反击。

  在深海上漂浮的这段时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沉浸在自己的意识海中,期间向鲲鹏残魂询问了很多东西。关于意识海和白骨鞭的奇特变化时,鲲鹏残魂并没有过多的和我解释,只是一概而过。

  当提及吞天兽对我施展灵魂攻击的时候,鲲鹏残魂只是不屑的甩了一句,“那种程度的攻击,还不至于我出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只不过,鲲鹏残魂抵不住我的喋喋不休,一番纠缠之后终于教给我两门关于灵魂方面妖法,一门是“炼魂术”,一门是“养魂术”。

  按照它的说法,只要我把这两门妖法给熟悉了,以后我面对灵魂方面的攻击,也能有个自保的手段。

  其中的“炼魂术”在强壮自身灵魂,加强灵魂印记方面,有极好的效果,但并没有攻击的作用,至少鲲鹏残魂没有丝毫提及“攻击”二字,之所以这时候想到用“炼魂术”,完全源于吞天兽。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吞天兽运起灭灵术的时候,我就好像陷入泥泞中,浑身酸软无力,挣扎不得,与此时的状况,八分相似。也许我可以尝试粗浅的将自己的意念集中起来,然后再像吞天兽一样通过双眼投射出去。

  说干就干,我的双目瞬间璀璨,射出两道炯炯有神的光芒。

  但是,面对我的目光,玛瑙水母并无一丝的异样,好似根本不受影响!

  完了,难道这办法不行?我心中一下凉了一半,顿时露出骇然之色。

  好在这时,玛瑙水母突然抬起头,和我来了个狠狠的对视。

  效果出现了,且极好,我都没有料到。

  玛瑙水母凄厉惨叫,无数的触手抱着脑袋,在水中翻腾着。

  一瞬间,大海好似被烧沸了!

  海浪滔天,轰鸣不绝,这片天地都要炸开!

  “哼,想把我当血食,就先让你魂飞魄散!”

  见状,我心头大喜,忙再接再厉,“炼魂术”运转到极致,一双眼睛璀璨的似两枚太阳,射出的光芒几如实质,连被波及到海水,都发出嘶嘶的响声,继而变成水汽,腾空而上。

  我第一次发现,灵魂的力量,一样可以绝杀敌人,尽管完全不同于妖能,但犀利的攻击性,仍让人心惊胆战。

  不过,施展这攻击的消耗也是惊人的,不大一会儿,我就觉着头晕眼花,疲惫的几乎要死过去。

  “看来,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使用“炼魂术”进行攻击,这与自杀无疑啊!”

  心中有所感悟,我慌忙闭上眼睛,心中却刹那间涌起一个疑问:吞天兽为什么可以三番五次的施展灭灵术,难道鲲鹏残魂教给我的“炼魂术”和它的有区别?

  “或者是我根本就没掌握灵魂之力的运用法门!”一道灵光闪过,我脑海中涌起这样一个想法。

  “啊!”

  突兀的,玛瑙水母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打断了我的思考。

  即便我已经收起了灵魂攻击,玛瑙水母仍感觉头颅无比的疼痛,像是有万针齐扎、万虫噬咬一般,难以忍受,它恨不得将脑袋劈开,清理一番。

  海浪滚滚,涛声震天!

  一股无与伦比的暴虐气息,从玛瑙水母身上散发,震人心魂,惊人胆魄,逼人后退,像是一座巍峨高山,从天而降,轰然落下。

  这就是真境妖兽,拥有无与伦比的威势,真正的王者威势,光爆发出的气息,就令人心惊胆战,不寒而栗。

  酷匠s网H首发

  更何况,此时此刻,玛瑙水母,这位真境一重的妖兽,发怒了!

  狂怒,暴怒!

  连整片天地都在战栗,似乎承受不住这股怒气。

  “啊,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玛瑙水母尖声厉喝,声音嘹亮清脆,像是在唱一个高音,只不过在这个高音中,充满了杀气。

  杀气惊人,直冲云霄!

  -------------

  深海有岛,孤岛。

  十分的突兀,好似大地开的玩笑,在最低洼的地方,突然伸出一根尖刺,只不过这根“尖刺”足够宽广,其上花草茂盛,丛林浓密,百兽齐鸣,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不光有花草鸟兽,岛上还有妖兽!

  岛上有一座极为奢华的宫殿,宫殿前有一条美人鱼,她美丽的让人震惊和窒息,只不过此刻,她在花草中漂浮着,眉头蹙起,脸上充满了疑惑,在她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妖气弥漫。

  “这股妖气应该是小灵的,它向来好脾气,又与我族交好,是我的好姐妹,平常海妖哪个敢不卖它几分面子,今儿怎么会突然发怒?!”

  不过,她也只是猜测一下,并没有前去助阵的打算。

  小灵的本事,别人不知道,它却是清楚的很,不说修为同阶的情况下,就算高出一阶,也不会吃亏。

  “无形之毒向来霸道无双,连父王都忌惮三分,那个惹怒它,不开眼的家伙可惨了!”

  她嘴角一撇,露出个倾城倾国的笑容,连花草都瞬间明亮起来,似乎为她而生长开放。

  “不对!”

  她刚想将小灵之事放到脑后,心头却是一惊,暗觉不妙!

  “小灵的气息中不光有杀气怒气,更有惨烈杀伐之气,难道她吃亏了?”

  一想到这里,她突然坐立不安起来,好像若是再不去援助,小灵就会死亡,数十万年才出现的一只水母妖兽,就此烟消云散。

  这不仅仅是水母族的损失,更是整个妖族的损失!

  “不管是谁,绝不能对小灵不利!”

  她大大的眼睛一眯,射出冰寒凌厉的光芒,一股杀气随之散发,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画面跳回到深海之上。

  此时的我闭着眼睛,在休息灵魂的同时,不断的尝试重新控制躯体,无形之毒诡异霸道,但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

  “可试着用妖能慢慢祛除,我就不信凭我真境二重的实力,还对付不了一点毒!”

  我神情严肃,铁了心和这无形之毒干上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有道身影出现,还没等我看清楚,就觉后脑勺一疼,眼睛一黑,不省人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茶渡说:

铺垫的太多,看起来可能会有点乱,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