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水母能成妖,还是让我有些惊讶。

  水母是什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如此低等级的生灵,连生命都只有几个月,竟然可进化成妖兽,这简直太逆天了,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你确定你是水母,而不是蘑菇之类的东西?千万别弄错了!”我不得不问清楚,这实在是太让我好奇了。

  然而,在玛瑙水母看来,我是在故意逗弄它。

  这是一种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自从它成为真正的妖兽后,谁敢无礼过?更别说侮辱了!

  “你才是蘑菇,你全家都是蘑菇!”

  玛瑙水母愤怒的厉喝一声,庞大的身躯被光芒笼罩,只一瞬间就冲到了我面前。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水母,不是蘑菇!”

  玛瑙水母在我面前使劲的晃动着它的身体,试图证明它的身份。

  眼前这傻乎乎的玛瑙水母,让我想到了二愣子,被袭击的怒意瞬时消失无踪。

  “好好好,我知道你是水母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我终于相信,这确实是一只水母,感叹大自然之神奇的同时,也不打算多停,突破到真境二重,已然让我欣喜不已,是时候继续赶往七重妖塔了。

  我想走,可是玛瑙水母却没打算放过我。

  “想走?留下当我部族的血食吧!”

  话音一落,玛瑙水母的触手就挥舞起来。

  海水突然咆哮,滔天巨浪,汹涌而起,犹如万马奔腾,轰声不绝,又像是远古巨兽觉醒出世,凶厉气息,直冲云霄,似乎要毁天灭地,我身在低空,一时不慎,都差点被浪涛卷进去。

  这还仅仅是它一挥手,算不上真正出手。

  强,太强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玛瑙水母看起来,胖胖乎乎的,十分开爱,即便是怒目圆睁,也让人产生好感。

  然而,表面往往最不可相信!

  它刹那间酝酿完成,触手似乎握住了什么,朝着我甩去。

  嘶!

  击破空气的声音传来,尖锐刺耳,令人心神大震,浑身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有点手段啊,是我小看你了。”

  我心中一惊,不由得重视起来。

  可是,即便我睁大双眼,展开妖能,也没有看到什么东西,觉察到什么利器,似乎我的面前确实没有任何的大杀器。

  然而,嘶嘶之声,越来越近!

  “不可能,到底是什么东西,竟如此神奇,既可躲过肉眼视线,也可躲过妖能探查?”

  我不敢有丝毫大意,身形一扭,往旁边躲去。

  未能清状况之前,最好先避锋芒!

  可就在我躲开的刹那,身前突然出现一条无色的影子,是的,是无色,如水一般,透明清亮,若非角度特异,阳光照射其上,发出一丝丝的光芒,我根本发现不了。

  如水一般,清澈无暇,在广阔大海上,是那么的不起眼,似乎就是溅起的一朵浪花,普普通通的浪花而已,即便妖能探在上面,也觉察不到什么!

  只不过,这朵浪花呈一条直线,尖端锋锐无比,尾部稍微扩散粗大,竟像极了一支箭!

  无形之箭,诡异莫测!

  我大吃一惊,可发现的太迟,已然躲不开,只得硬着头皮挨了一下。

  噗!

  无形之箭射在我身上,发出一声闷响,很是细微,若是不仔细聆听,都不可能听到,也没有疼痛之感,只不过麻痒一下,甚至除了让皮肤稍微湿润外,连痕迹都没留下。

  真是诡异!

  我有些发懵。

  这算什么?来搞笑的嘛?

  “好吧,算我错了,可我真的要走了-----”

  对于这么一个傻乎乎的水母,我实产生不了杀伐之心,而且玛瑙水母好像也没施杀招,既然双方都不想结仇,最好还是以和为贵,该退一步的时候,就退一步,不丢脸!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是一个趔趄,竟有些站立不稳,差点摔在海里,浑身更是一阵阵的发颤,冷汗直流,气息也紊乱起来,呼吸急促,好似拼命跑过一场。

  “不好,难道那无形之箭是毒?”

  我猛地醒悟,神色剧变,眉头一下子皱起,眼睛情不自禁眯缝,杀意轰然而出,气势陡然升起。

  在这一刹那,我终于明白自己错的多么离谱!

  w看正版c章/3节a|上酷。H匠!网t

  眼前看似傻乎乎的玛瑙水母,本质上是一个经历无数的岁月的妖兽,早已经练就铁石心肠,杀伐果决。

  可是,与之相反,我却以貌取人,心慈手软。

  “既然你想杀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我大喝一声,霍然出手,在神秘能量中的金之精剑气从翅膀中射出,犀利无双,锋锐天下,嘶的一声,杀了上去。

  噗!

  剑气之快,迅疾无比,只是一闪就来到玛瑙水母身边,对着它的头颅斩下,若非它见机快,身形扭曲,估计一下就被劈成两半,可即便如此,几根触手也被削了下来。

  鲜血如泉,喷涌而出,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充斥天地。

  不过,当我想再接再厉时,翅膀一动,竟没有抬起来,只不过一眨眼的工夫,毒素就蔓延全身,让肌肉僵硬,不受控制。

  我的气息越发紊乱,肌肉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身躯慢慢降落。

  如果落入海中,我就陷入劣势。

  “哈哈,杂毛鸟,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说你是我部族的血食,你还不信,怎么着,这回服不服?”

  玛瑙水母丝毫不理断掉的触手,更不在乎汩汩而出的血液,反而看着我大为兴奋,眼睛一眨一眨的,射出莫名的光彩。

  此时,在玛瑙水母断掉的触手的下方,又有几根触手突兀的生出来。

  “很奇怪?!”

  玛瑙水母眨巴下眼睛,扬了扬新长出的触手。

  “要知道,我水母一族,别的不多,触手可有的是,即便断掉一两根,也无伤大雅!”

  说着话,玛瑙水母浑身一动,竟然从躯体四面八方,长出无数只手。

  它们或大或小,或长或短,但都与人手相差不大。

  “这------”

  我彻底呆住了,只觉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连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射出惊讶的光芒。

  “哼哼,这回服了吧,让你死个明明白白,我------”

  玛瑙水母得意的仰着头,不屑的看着我脸上惊讶的表情,内心极为满足,但当它看向我的双眼时,突然一下愣住,就觉脑子轰隆一声响,竟如炸开个暴雷一般,连身体都忍不住打颤摇摆,似被雷给劈开了。

  “啊!”

  它惨叫一声,无数只手抱住脑袋,翻腾起来。

  海浪滔天,轰隆隆作响,像是爆发了一场大海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