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我心里的疙瘩也算是解开了一些,我和鲲鹏残魂的努力至少也有些回报。

我沉思的模样引起了老者的兴趣,他笑着摆摆手,对我道:“主人,我的话话没有说完呢,这只是第一个好消息。”

“什么,还有?”我瞪大眼睛,表情有些怪异。

老者轻咳一声,对我问道;“我要说的第二个好消息是关于主人你的。这一次从真境掉落下来,主人你有什么感受?”

略微想了想,我开口答道:“感受的话,就是自身的实力减弱了很多,妖能的总量也比以前更少了。恩,我的身体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这难道就是老人家你说的好事?”

老者一愣,“这只是一个方面,真境的真正含义是破而后立,一般的妖兽虽然跨入这个境界,但是完全不理解这个境界的真正含义,而且,它们绝对不会有掉落真境的机会,一旦掉落,那就代表着死亡。”

”哦?那我为什么没事呢?”我不惊反喜,关心的问道。

“因为性质不同,寻常妖兽掉落真境,如同一个水桶破了一个洞,这个洞是填不上的,等到水都流完了,这个妖兽自然也就死亡了。但是,主人你的情况不同,你相当于是失去了大部分的水,但是你的桶没破,这就代表着你还能再次突破到真境。而且……”

说道这里,老者故意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

“而且一旦突破到真境,主人你的身体强度可以比现在强上一倍,或许可以再次领悟一个妖能天赋也说不定。

“嘶。”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掉落真境这件坏事在老者口中,居然变成个可遇不可求的大好事,最关键的是,我一旦重新达到真境,就意味着我的实力可以碾压和我同阶的对手!

呵呵一笑,我心领神会的对老者使了个感谢的眼神,要不是老者这一番话,我还沉陷在低迷状态中,不可自拔。

既然了解了自己和情况和小白狐的情况,我和老者以及毒火炎龙变成的小女孩短暂交流了一番之后,终是放心的离开了封妖令的这片空间。

目前,我身上唯一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赶往七重妖塔。

……

翻过紫蝎山,山脉丛林就慢慢稀疏,一眼望不见边的草原出现,大地像是换上了新装,铺上了绿色的地毯。

据之前小白狐所说,这是最后一片草原,穿越之后就是红树林沼泽,这时候正好是枯水季,可直接通到大海边际,然后就能看到浮岛,穿越浮岛才能达通往七重妖塔的道路。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一点也不敢马虎,仔细将周围一切打探清楚,对路径了解之后,才开始动身。为了节省时间,我还特意选了比较荒芜的路径,避免和妖兽发生不必要的摩擦。

两天之后,我彻底穿过了白骨山,来到了一片陌生的草原中。

草原周围没有妖兽出没,看起来很是安全。

可就在我刚送一口气的时候,地面开始颤抖,同时有低沉的声音响起。

砰!

砰!

像是有一座小山在移动!

怎么回事?

我心头一震,振翅升空,打眼一望。

就在前方,一股烟尘冲天而起,铺天盖地,遮天蔽日,声势骇人至极。

似真是有一座小山在移动!

“咦?一头蛮牛,似乎是冲着我来的。”

我饶有兴致的轻笑一声,正愁没人帮我指路呢,这马上就来了一个。

虽然蛮牛隔得还远,又被奔走时震起的烟尘笼罩,可仍逃不过我的眼睛。

这蛮牛达到了大妖中期,体型巨大,浑身被火红色毛发覆盖,牛头生有两角,长而弯曲,发出略带红色的光芒,显得锋利异常,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射出野性而暴虐的光芒,四条腿粗如巨木,奔跑起来震得地面都隆隆作响,真犹如一座移动的小山。

哞!

它张开大嘴,发出一声震天吼叫,野性十足,四蹄抬起,仍要继续撒欢。

说时迟那时快,我振翅上前,犹如一道闪电,稳稳立在它的背上。

“给我停下来吧!”

我语气冰冷,并未散发出自身的气势。

然而,蛮牛身为这片草原的霸主,向来骄横,何时曾被人骑在背上?!感觉到我的存在后,顿时怒不可揭,两条前腿一弯,后腿猛然蹬起,上下颠簸起伏,誓要将背上的我,掀翻在地!

“哞!何方小怪,敢立于我的背上,就不怕牛爷爷发怒踩你成碎片吗?”

它怒喝连连,小山一般的躯体上窜下跳,溅起一股股的烟尘,大地轰隆隆作响,甚至有一条条裂纹产生,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蛮牛之强横,可见一般!

不过,任它如何闹腾,我在它背上,依旧纹丝未动。

蛮牛虽强横,却不是我的对手!

“真是够固执的。”

我见蛮牛力气颇足,折腾了小半天,还毫不见疲劳之色,不由有些烦躁——在没到七重妖塔之前,危险始终存在,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打上一场。

“给我消停点!”

我冷哼一声,双爪牢牢抓紧蛮牛粗糙的外皮,同时双翅猛然扑扇起来,一股股飓风平地而生,铺天盖地的烟尘四下扩散。

哞!

蛮牛一声惊叫,四蹄竟然离地而起,只能徒劳的挣扎。

它那小山一样的躯体,重量不下数万斤,可在我的双爪之下,竟如同玩具,被轻而易举的吊了起来!

我并不想伤它性命,因而并未吊起多高,就将它扔在地上。

砰!

面对数万斤的庞大躯体,坚硬的地面,似软泥一般,顿时出现个深深的印记。

蛮牛深深的陷进去。

但它并不服气,猛然一声怒吼,四蹄一蹬,重新站立起来,大大的牛眼盯着我,射出又恨又怒的光芒,头微微低下,锋利的双角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哞!

蛮牛突然动了,它一跃而起,跳出深坑,朝我撞来。

小山般的躯体,带着呼呼风声,威势惊人!

我又好笑又好气,蛮牛的执着出乎我的想象,倒是颇有些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味道。

“我招你惹你了?我就想问个路而已。”

双爪牢牢立在地上,我的身体纹丝未动,只是将双翅再次展开,对着蛮牛扇去。

剧烈的风声响起,短促而又尖锐,铺头盖脸的扑了上去。

蛮牛感受到了阻力,速度不得不慢下来,四蹄狠狠的踏在地上,头垂落的更低,死死的坚持往前冲。

砰!

一步!

砰!

又一步!

然而,在它抬起第三步时,再也稳不住,庞大的躯体被掀飞出去,甚至像是枯枝落叶,转了几个圈之后,才轰然落地,且巧的是,正好落入刚才砸出的深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