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我的身形已经高高超过了云端,终于是停止了继续巨大化,我呼出一口气,却让整个天地间卷起了一股飓风,轻而易举地就粉碎了峭壁岩石。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的眼光绝对不会出错,你绝对不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灵魂力量!这是假的!假的!”

鲲鹏疯狂地嘶吼着,虽然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但是它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灵魂力量强大吗……”

我俯下眼光,戏谑地盯着脚下的鲲鹏,冷冷一笑。

其实,就连自己也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强大的灵魂力量从何而来。或许是因为自己两世为人,穿越重生的缘故……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拥有着强大的灵魂力量,先前自己面对这鲲鹏,就如同蚂蚁面对大象,而此时,这位置已经颠倒了。

啪!

我右爪随意一抓,已经将那鲲鹏捏在了爪中。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冷冷一笑后,右掌开始用力收紧。

“啊……等等!”

鲲鹏终于是清醒了过来,此时小命在我手中,它猛然间大骇,惊呼叫停。可这换来的,却是我又加了一分力,更加快速地捏紧了右爪。

“等等,别……别杀我!我不是真正的鲲鹏!我愿意臣服,愿意为你做事,你……你别杀我!”

鲲鹏涨红了脸,眉目抖动着,在也没了刚才的威风,拼命求饶。

“哦……”我暂时停住了动作,冷冰冰地说道,“先说说你到底是谁吧。”

眼前这鲲鹏来历神秘,似乎不是这个时代的妖兽。

所以,我很有兴趣弄清楚它的身份和来历。

可听到我的话,那鲲鹏却支支吾吾了一阵,才为难道:“我……我肉身消亡,被困在灵魂球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部分记忆出现缺失,所以我记不得我是从哪里来的了……”

“嗯?”我眉目一寒,冷冷道,“你记忆出现了缺失?这么说,你对我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

口中说着,我右爪再次加力。

“啊!等等!只是小部分的记忆缺失,大部分的记忆都很清楚,我是鲲鹏留存在灵魂水晶中的一道残魂,为的就是辅助未来得到传承的后辈,你不能杀我啊!”

鲲鹏吓得大喊大叫,连忙解释。

我也只有有意吓一吓这老不死的,见到了效果也就住了手,冷冷说道:“那就给我好好说说你的经历。”

“好!好!我立即就说,立即就说……”

一番详细述说后,我大体明白了这鲲鹏的经历。

上古神魔之战,鲲鹏确实是陨落了。但是弥留之际,鲲鹏凭借通天手段,凝自身精血与一道残魂封印在此处。

那道残魂被困在灵魂球中,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也许数千年,也可能上万年。渐渐的,这道残魂开始产生了自己的意识,这是当初鲲鹏也没有想到的。

这道产生了独立意识的残魂,突破不了封印,只能无奈的被困在灵魂水晶中。它唯一的希望就是遇到一个能碰到这颗灵魂球的妖兽,然后它可以凭借多年修炼获得的强大灵魂力量,强行夺舍了对方的肉体,重新复活过来。

自然,苦苦等待了不知道多少年后,终于遇到了我。鲲鹏残魂以为机会到了,狂喜之下,立即就想夺舍我。却没想到我根本不能以常理渡之,有着恐怖灵魂力量,以致于让它现在反而落在了我手中——

“唉……我虽然只是一道残魂,但当初也是拥有本体完整的记忆的。但是经过这般漫长的时光,我的记忆出现残缺,灵魂力量减弱了许多,已经只有全盛时期的一成不到,却依然是极为强大的。”

“若不是遇到你这等天赋异禀的妖兽,我定然会夺舍成功的。不知道你为何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灵魂的?若不是我能感觉到你几乎不懂得运用灵魂力量的法门,我都要以为你是哪位修炼了数千年的老妖夺舍而来的了……”

鲲鹏残魂一番嘘嘘感叹,愁眉苦脸,的确是在哀叹自己的运气真是衰到老家了。

我懒得去管鲲鹏残魂的一番感叹,也不回答它的问题。于是点点头,扫视着捏在爪中的鲲鹏残魂道:“这么说,你的确是鲲鹏身上剥离出来的一丝魂魄,而且知道不少上古时代的事情咯?”

鲲鹏残魂自得地一笑:“关于上古时代信息的了解,我认了第一,绝对没谁敢认第二!”

“是吗?”我看着自信满满的鲲鹏残魂,再次点点头,冷冷道,“这样说来,你对我倒还有些作用,就留你一条老命吧。现在给你三息的时间施展‘灵魂契约’,三息时间过后,若没办到,你就没必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什……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灵魂契约’的?灵魂契约一旦签订,你只需要随意一个眼神,就能让我消散,而且你一旦出什么意外死亡之后,我也会跟着同时消散。“

“灵魂契约”是最苛刻、最狠毒的契约,没有之一。只是懂得这个契约的妖兽,在当年我的时代,包括我在内,只怕也不足数百。”

鲲鹏残魂大吃一惊。

我毫不理会,脑海里却想到了当初在黄河中遇到大龟。

这“灵魂契约”,是当初黄河大龟偷偷教给我的,没有任何人知道。它当时神秘的跟我说,我终有一天能用得上,那时我也没有多想,反正多学点东西不是什么坏事,索性就学会了。

这契约是以灵魂来签订,从而完全掌握其生命和灵魂。这到鲲鹏残魂太过神秘,太过强大,只有签订了“灵魂契约”后,我才能完全放心将他留下。

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带一颗随时可能危害自己的不定时炸弹在身边,没有保证的情况下,我宁可选择现在就灭了这道鲲鹏残魂!

当然,我其实对于“灵魂契约”只是一知半解,但是越是如此,我越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要做出很懂这契约的样子。脸上冷冷的笑着,我根本不回答鲲鹏残魂的话,只冷森森地开始报数道:“一,二,三…”

“啊!别别!我马上签约!”

鲲鹏残魂被我狰狞的样子和语气吓坏了,脸色惨白起来。它作为绝世大妖鲲鹏的一丝魂魄,自然心高气傲,心底根本不愿意听从任何人的吩咐。但此时,它的小命被我拿捏在手中,绝对不会做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事情的,只要小命能保住,一切就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