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满肚子的赘肉你好意思和我说你瘦了,你活在梦里吧!”

我指着二愣子肚子上的赘肉大声呵斥道。

二愣子用翅膀摸了摸肚子,认真的盯了半天,然后抬起头对我悠悠的说道:“老大,真的瘦了。”

我满头黑线,再次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刚刚还念叨有二愣子真好,现在想想,这个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没有二愣子的日子虽然过得颠沛流离,却起码能够保持正常的智商和基本的理智。现在二愣子在身边,别说是智商了,我能不被气死都是好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快给我说一下你身上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我们不是被狼妖逼得兵分两路逃跑了嘛,你怎么会和火精灵扯上关系?”

捋顺了自己的气息,我开始问二愣子我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二愣子见我这么认真,也不好抱怨肚子饿了。它挠了挠头,耐心的和我解释起了他的亲身经历。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那次我们几人进入荒漠龙窑,打败了龙窑守护者火精灵,但火精灵并没有像我们看到的那般,潜入岩浆中养伤。而是趁我们不注意偷偷的跑到了沙漠中,将二楞子给击晕了。

它利用秘法顺利读取了了二愣子的记忆,心里开始对南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于是乎,它偷偷催动了地底的岩浆,想要将我们几个人一举杀死,但是让火精灵感到意外的是,我们几个福大命大并没有被冲天的岩浆烧死,而是顺利的逃了出来。

火精灵见没有杀死我们,心里又开始盘算着另一个邪恶的念头,它偷偷附着在二愣子的身上,想利用我们将它带到南山,等我们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在现身杀了我们。

那次被追风啸天狼袭击,被迫分散之后,火精灵就开始占据了二愣子的身体,单独行动来到了魔山。

按照它的想法,自己是存活了了无数年的大妖,自然有实力应对眼前的一切,同时它也想要进入青铜大门,得到那传说中的钥匙。

说道这里,有人可能会不明白了。

火精灵分明是大妖的修为,为什么会被我们打败,为什么要把事情搞的这么复杂,直接用实力逼迫我们带路不就好了吗?

实际上,我们的确是打败了火精灵,但那个时候的火精灵实力还没有达到自身极限的十分之一。沙漠龙窑是一处封印地,封印的正是这个存活了无数年的火精灵,我们无意间的举动打破了封印,让火精灵顺利的逃了出来。

为了慢慢恢复实力,它隐忍着附着在二愣子身上,直到被狼妖逼的分散,接着在魔山无意间和我相遇。

二愣子所知道的就是这一些,它被火精灵控制的时候,意识基本上都是迷失的,很少保持清醒,所以在附身期间发生了什么,二愣子也说不出个大概。

“老大,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二愣字说完这一切之后,低下头好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我还在分析二愣子刚刚说的话,随意摆了摆翅膀道:”有什么话快说,我感觉这件事情不想表面上那么简单,关于时间上的一些细节我还要想想。”

见我一脸沉思的表情,二愣子不乐意了,它掐住了的脖子将将我拎了起来,含情脉脉的盯着我道:“其实,老大你用鲜血帮我续命的情景,我都看到了。”

“二愣子……我……”

“别打断我,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感动,没想老大你居然这样伟大”

“二愣子……我……”

“我知道,你想说没关系,但是我还是要真诚的对老大说句谢谢,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二……”

我被掐的脸色发青,口里想说让这个傻逼松手,没想到他居然越说越起劲,手里的力道也越来越大,我被它掐的只能发出几个模糊不清的词语。

此时我的心情是崩溃的,我毫无形象的被二愣子像小鸡崽子一样掐在手里,最关键的是这货都快把我掐死了,居然还一脸感动的说我多么多么好,一直BB个没完。

“老大你知道吗?我看到你是多么的激动虽然我饿了,但我还是激动,我真的想……”

“咦,老大你怎么不说话了。”

二楞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我没有动静了,吓得它立马松开了手。

但是,这一切已经太晚了,被发现的时候,我已经被这个傻逼掐晕了。

“老大,你怎么了?不要吓我,谁把你弄晕的,我帮你弄死它!”二愣子手忙脚乱的围着我转圈圈,胖脸上的满是惊恐。

好在我已经晕了,要不然听到这句话,我非得再气晕过去。

我好端端的思考着问题,他丫的倒是好啊,突然偷袭我,直接把我给真晕了,居然还不知道是自己把我给掐晕的,这特么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见我半天没有动弹,二愣子开始想办法救我了。

他盯着我的脸半天,突然间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啪嗒”一声,我左脸被他抽肿了,昏迷中的我被这一下打的身体一颤,眉毛微微动了一下。

二愣子见我眉毛动了,露出了傻笑,他抬起翅膀“啪嗒”又一耳刮子打在我右脸上,右脸立马也肿了起来,看起来就像嘴巴里塞了两个馒头一样。

“难道是方法不对?”二愣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喃喃自语道。

紧接着,二愣子慢慢的把自己的头低下,用它的嘴对准了我的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深深吐出了一口气,没错,就是吐出了一口气。

然后,它的嘴凑到了我嘴边,用力的深吸一口气。

这一下,我不死都差点被他弄死了。

这人工呼吸做的真是太特么给力了,步骤反的好啊!

好在二愣子没有开医院,不然真是生灵涂炭啊。

“没用啊,老大当时不是这么救我的嘛?看来只能用特殊手段了。”

二愣子感慨了一番之后,将我呈大字摆在地上,自己则慢慢退后了十米。

紧接着,它开始助跑,一个标准的起跳,高高跃起,然后一屁股对着我的肚子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