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中所有的人都聚集起来,在老者和那个小姑娘的带领下五体投地的跪在那里。

那老者看见我转过身来,心中一惊,开始哇啦哇啦大声说着什么,指手画脚,很是滑稽。我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有心灵沟通的能力,我也不担心沟通不了。

关于心灵沟通,我记得有个老和尚曾经说过,佛门的高僧,有很多人都会他心通。即使你还没开始说话,他就知道你心中想的是什么,很是玄妙。不过按照我的理解,那就是,精神力强大的结果。

那些高僧每天都要进行禅定,禅定其实是一种精神力的修炼方法,每天打坐冥想,精神力早就锻炼到极强的地步。通过强悍的精神力能够探知对方的思想。说明当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即使你不会对方的语言,也能进行沟通。

开启了心灵沟通,老者的话,就好像直接在心中响起一样,非常清晰,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话,但是就是明白他说出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非常不可思议,好像直指本心一样,让我不得不再次感慨心灵沟通能力的强大,这简直就是一种强大辅助能力,在必要时候比直接战斗力还要有用。

“尊敬的神啊,您是那么伟大,请原谅无知的人类对您的冒犯,您一定是从天上下来保护我族的,我们会为您准备好最丰盛的血祭……”

我心中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被当成神了。不过现在自己与白姻战斗的时候负伤了,要及时进行调养,看来要休息一段时间。而且,我也准备留下来观察一下,这个神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实存在?

想到这里我努力摆出一副威严的姿势。双翅微微张开,缓缓释放出冰冷的能量,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威压,

部落里的人们感觉自己心头突然沉重,呼吸变得困难,有一股恐惧的气息在空中蔓延,不自觉的把身体压的更低了,心中也开始对那个神也更加虔诚。

我全力释放出能量,慢慢的朝前面二十几个人的头部探去。学着那个老者的语气,开始说话。

“卑微的人类,我是伟大的兽神。你们对我的冒犯,让我非常恼火,如果不是你们对我还算虔诚的份上,你们早就化为空中的灰烬了。”

听到神的声音威严的在自己心中想起,前面那几个人明显心中激动,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他们绝对会控制不住大声喊叫。但是现在他们自觉地自己的虔诚已经得到了神的的认可,心里面不由的更加虔诚。脸上肃穆和狂热的神色显得非常矛盾。

老者显得非常激动,之前他一直以为守护着自己部落的白姻才是真正的兽神,没想今天比白姻还强的我居然亲自出现在他面前,还跟他亲自说话,神态之间更加恭敬了。他匍匐在地,大声说道。

“尊敬的神啊,感谢您降临我们这个部落,我会叫我的族人马上为您准备最丰盛的血祭。”

我听了血祭,马上就想到草屋外面那些石柱上的风干兽肉,以及里面的那些动物的残肢,内脏。不由腹中翻滚,心中恶心。

于是我马上开口说道。

“我的子民们,血祭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需要了,只要你们对我保持虔诚,这就可以了,另外给我准备些食物,我打算修养一段时间好了,那个小姑娘留下,其他人退下去吧。”

我用翅膀指着那个小姑娘。

部落里的人无不羡慕的看着她,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嫉妒,能被兽神留下在他们看来是莫大的荣耀,而小姑娘倒是一脸的惊恐,我身上的羽毛还被她当做衣服穿在身上呢,你说她能不惊恐嘛。

让小姑娘待在原地的目的是让她帮我守着大门不让其他人进来,接着我独自飞进了部落中最大的房屋中。

之前都是强撑着,在和白姻对战之后,我就感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已经不受控制的在经脉中乱窜。

现在我体内已经一团遭,虽然外伤已经在自身强悍的自愈能力恢复下,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体内的能量就像一团乱麻一样,绞成了一堆。很多地方能量已经进入岔道,能量不停的冲撞经脉,使我浑身剧痛。

如果不是仗着肉体强悍,现在我早就已经走火入魔了,对这种情况也是不知所措,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而且小乌龟也没有和我提起过。

很快我就发现,整个经脉里的能量已经停止运转,能量东一团,西一团,各自按照自己的圆心迅旋转,好像把这里当作游乐场一样,把经脉撑的越来越大。

如果不是我经脉坚韧,现在早就落到经断功废的地步了。那一团一团的能量当中,有些已经出现一滴滴的小液滴,那是已经在能量液化标志,距离迈入中妖已经一步之遥。

不过我心中并没有丝毫喜悦之色,因为他娘的我不知道啊。

我稳定心神,开始控制能量,慢慢引导,使其回到到正常的路线运转。但是却现这种方法根本就行不通。那些旋转的小气团运转迅,吸引力非常强。我能量才刚刚接近,就被它吸附过去,成为它的一部分,气团又增大了一些。

我慢慢睁开眼睛,这样下去不行。无奈的摇摇头露出苦涩的神情。情况比想象中的要遭。

整个经脉的能量,处于无序的状态。与小姑娘对战之后还没来得及调息,又遇到部落的攻击。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无序的能量,相互吸引,渐渐变成一个个气团。而且时间拖得越久越是严重,它就像恶性肿瘤一样在经脉中慢慢壮大,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经断功废只是最好的一个结果。

这就像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即将突破到中妖初期,坏消息是不知道自己要突破,反而忧心忡忡担心体内能量的变化。

就在我苦恼不已的时候,房屋中央摆放着的一个木制雕像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只用沉香木雕刻而成的大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