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评议风暴中的坠星峰一片宁静,似乎外界的一切传闻都跟这里无关。虽然传闻流传的速度很快,但坠星峰这个没有人员流动的世外桃源并没有收到这些传闻。坠星峰的人都正常的劈柴、吃饭、种菜、拔草、修炼,生活节奏一点都没有改变。

  直到刘歆的到来,这份宁静被打破了。

  “雪菲,快出来!”一个清脆动人的声音在坠星峰响起,这当然不是罗雪菲的声音因为她是着罗雪菲的。

  这时的罗雪菲正跟李遂在拔药院子的草。

  “师姐我好像听见有人叫你了!”敏锐的李遂隐约听见了叫罗雪菲的声音。

  “噢?在哪里?谁叫我?师兄你叫我吗?”罗雪菲站起来回头对着正在太师椅躺着晒太阳的薛智问道。

  “不是我在叫你,是刘歆在叫你!”薛智象征性的睁开一直眼睛回答道。

  “啊!”一睁开眼睛薛智看见了他最害怕的事情,吓得从太师椅上掉了下来。

  “师兄你怎么了?”罗雪菲疑惑的问道,连李遂都觉得奇怪,薛智那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连太师椅都坐不稳。

  “你……你……你怎么又把我的药草拔掉了!”薛智跌跌撞撞的指着罗雪菲手中的药草走了过来。

  “啊!这是一株药草吗?师兄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罗雪菲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的说道。

  “前两天我已经告诉你了,它前两天刚被你拔了一次!”薛智欲哭无泪。

  “是吗?我不知道耶!那有劳师兄种回去啦!我先去接刘歆姐了。”说完罗雪菲直接把药草扔地上就走了。

  李遂看着薛智一脸郁闷,默默的捡起药草种回原来的地方,他发现薛智中药草的地方已经有一些树枝围成一个圈了。终于知道为什么薛智对着罗雪菲经常苦瓜脸了,连围好的药草都能当草拔掉的不哭已经很了不起了。

  很快罗雪菲就带着刘歆过来了,对于刘歆李遂还是有点印象的,当初在魔宝斋中出售魔兽的美丽少女。而刘歆并不知道那次看见的是李遂,所以当她看见李遂的时候很吃惊。

  “是你!”刘歆看着这个有点印象的男孩很惊讶“师姐你们认识?他就是我的小师弟,叫李遂。”罗雪菲主动介绍李遂。

  “你好!我叫刘歆。”刘歆主动的介绍起自己来。

  “闻名已久!”其实李遂记得刘歆的名字。

  “小师弟,别色迷迷的看着刘歆师姐了,赶紧去拔草吧。”罗雪菲道“雪菲你胡说什么!”刘歆啐道李遂一头黑线,默默地去拔草了。

  罗雪菲和刘歆本来就是一同入门的好友,两人关系很要好。刘歆的到来让罗雪菲很兴奋。

  “师姐你怎么来我们这里啦?看样子你是来长住?”罗雪菲看着拿着包裹的刘歆问道。

  “你不知道吗?掌门师傅让我跟白师叔学习!”刘歆很奇怪,外面传得沸沸扬扬了,坠星峰的人却一无所觉。

  “跟我师傅学习?学习什么他偷懒啊!”罗雪菲印象中,白千林除了偷懒比较出众之外没有其他什么优点。

  “哪有你这样说你师傅的!”刘歆白了她一眼。

  罗雪菲嘟嘴道:“什么啊!他偷懒是出了名的,你真的跟我师傅修炼?他好像没有什么能教你的。我来了那么久都没见他教过我几次。掌门人也是的师傅修为本来就不高,怎么能让他教你呢!”

  “你还不知道啊!白师叔是以为剑尊强者!”刘歆道。

  “剑尊?开什么玩笑!”罗雪菲惊叫道。有关白千林是剑尊的事情,李遂并没有跟其他人说,所以罗雪菲并不知道白千林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

  “是真的,上次他去帮李遂那门派令牌的时候差点跟韩长老打起来了,他跟韩长老对峙没落下风。这件事现在辰云的人都知道,除了你们这坠星峰。”刘歆无奈的道,坠星峰确实很宁静,也可以说这里冷清。一眼看去全部都是树木,房屋都没有多少,看上去冷冷清清的。道路两旁的树木被修整得整整齐齐的,不时还能看见菜园子和药园子,连一些肉食的野兽也有饲养。

  “哇!这里好漂流,比擎天峰安静多了。我一定要在这里住久一点。”看见犹如世外桃园般的景色,刘歆很快就喜欢上这里。

  “那就住久一点吧,那样我就有伴了。你不知道一个人在这里有多么的无聊,大师兄和二师兄都不理我。”听说刘歆要在这里住久一点,罗雪菲第一个赞成。

  “你不是还有一个小师弟吗?可以让你的小师弟陪你啊!”刘歆嬉笑道。

  “小师弟太弱了!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小师弟,居然追到这里来了!”罗雪菲取消道。

  “啐!你才喜欢他呢!”刘歆脸色微红啐道。

  “咦,脸红了,还说不是呢!”细心的罗雪菲发现了刘歆脸红了,顿时像发现新大陆一般。

  “在胡说看我不挠你。”刘歆说完就朝着罗雪菲的腋下挠去。

  “居然敢挠我!”罗雪菲也不弱,很快就给刘歆互相挠打闹起来。

  很快两人就从药园子外回到宿舍中,两人都气喘吁吁的。

  “咳咳!”这时两声咳嗽声响起,两人才停止打闹。

  :最Z新)b章5s节,!上z酷l@匠R网

  “师傅!”

  “白师叔!”

  “是,刘师侄女啊!好久没见你来我这里,又漂亮不少了!”身穿青色长衫的白千林漫步走来,看见刘歆有点意外。

  “师傅,你这话怎么听上去好像在调戏师姐啊!”罗雪菲口无遮拦的道。

  “雪菲!”刘歆听她的话跺脚恼怒道。

  “雪菲徒儿啊!你这个月的功课好像都没完成!”白千林并不恼怒,只是微笑的提醒道。

  “师傅我错了,您就大人有大量饶过我把,您看我身娇体弱的,那么大的一根木头怎么能背得起呢。”罗雪菲顿时求饶道。

  “师侄女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白千林没有理会罗雪菲的求饶“师傅让我跟白师傅学习一段时间!”刘歆说明来意。

  “对哦,师傅!他们都说你是高手,我怎么看都不像啊!”罗雪菲上下打量白千林说道。

  白千林一直以来给她的印象都是一种慈父的感觉,根本就没有那种高手的气势,平时她很喜欢跟白千林开玩笑。这可能是坠星峰的一贯作风,师傅徒弟之间,师兄妹之间都喜欢开玩笑。

  “哪有你这样说的!”刘歆拉了拉她的衣袖,在刘歆看来尊重师傅是基本的。

  “你啊!该学习师侄女,看人家多有礼貌,看看你一点礼貌都没有。”白千林教训道。

  刘歆被他当作正面教材略显尴尬,而罗雪菲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根本就没听进去。

  “师傅听说您是剑尊,你这是哪门子的剑尊为什么我不知道啊?”罗雪菲上下打量着白千林,怎么看都不觉得白千林像是那么强悍的高手。白千林的平时表现压根就没有什么说服力,在她的严厉白千林连一个正常的师傅职责都没能成功的履行。

  作为高手总要有高手的气质吧,但白千林的身上完全就看不到大长老和掌门人那样的气质,看着白千林就好像一个农家的樵夫一般。平时白千林的衣着方面也不是很注意,所以大家都习惯了白千林看起来衣服人畜无害的样子。听说他是一个剑尊级别的高手,罗雪菲第一个就不相信。

  跟师傅相处那么久了,她还没有从哪一方面感受到师傅有一个顶尖高手的气质。在罗雪菲眼里白千林就是一个得过且过的小老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白千林的那偷懒的性子。况且她也见过白千林施展剑技的,完全没有高手那种至强的霸道气息。

  白千林平时在弟子的眼中就是一个合格慈祥的父亲,或许有一些懒,或许有一些萎靡但他对徒弟们都很好。罗雪菲几人都打心底敬佩他,平时跟他开开玩笑没什么,一旦白千林真有事情让他们去完成的时候,他们也会全力以赴。

  现在突然听见白千林是一个强悍的剑尊,大家都有点适应不过来,因为对于剑尊大家都了解。大陆上最顶级的高手就是剑圣,但剑圣也就只有那么几位,于是剑尊就是衡量门派实力的重要标准了。剑尊是每个门派支柱,一个萎靡懒惰的白千林忽然之间成为了辰云的支柱,不要说罗雪菲就是连掌门人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

  “什么剑尊不剑尊的,我是你师傅!”白千林看见罗雪菲眼中已经流露出一点陌生感觉。这种陌生是对于实力强大者的尊崇,原本师徒情谊中参杂了这种尊崇,那师徒之间就变得陌生了。白千林并不想这样,他需要的不是这样的尊崇,而是要跟以往一样的师徒情谊。

  “雪菲,你记住,无论为师变成多强大,或者是多弱小,你还是为师的乖徒儿,这跟我是不是强大没有关系。不要在意世间这些修行等级,修行等级的划分不过是世人为了虚荣而弄出来的。这些东西不应该参杂在我们的师徒情谊之中,明白吗?”白千林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说道。

  看着白千林如此的认真,罗雪菲也稍有的没有打闹,而是认认真真的听着师傅说的每一句话。

  “嗯!师傅永远是我的师傅!”听完白千林的话罗雪菲也认真的说道。

  “好了你们玩把,明天刘歆师侄女跟他们以前修炼,至于修炼的是什么内容薛智会告诉你的了。有什么问题的话,直接问薛智他们,也可以找我。”白千林简单的对刘歆做了跟李遂入门一样的安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