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见大长老!”拓蛟峰的大殿上,胡海来到这里找大长老王松。

  在听说大长老并没有招李遂到门下,胡海气得连摔好几个盘子。他怎么也想不到堂堂辰云的大长老居然说话不算话,收钱不办事。不过胡海也很谨慎的打听了当时的情况,听说大长老指出李遂作弊后又被李遂用另外一直魔兽反驳,这让胡海眉头紧皱。

  跟大长老对着干确实不妥,不过大长老收钱不办事这个是事实,还在李遂被收入坠星峰门下。坠星峰虽然不好,但留在山上还有回转的余地,如果被赶下山的话就不能回头了。于是今天胡海就找上门来了,想找大长老要个说法。

  “胡海来啦!坐!”大长老淡淡的说道,随后挥挥手让身边的人都退下。

  待大长老身边的人都退走,胡海迫不及待的开口:“大长老,我世侄……”

  大长老挥手打断了胡海的话:“我知道你今天的来意,李遂他作弊,我肯定不能收的!”

  “大长老啊,当初我们说好的,您把我世侄收入您这一脉,但您却揭穿他的作弊。他拿出自己猎杀的魔兽您又不肯收他,这……,这算什么事啊!现在好了,入了坠星峰一脉。您也知道那一脉有多差的,白千林长老的四个弟子有出息的那一个已经走了,剩下的都是不到剑宗的修为。”胡海气急败坏说着。

  大长老不满的看了胡海一眼:“着急什么啊,你那世侄能进来就不错了,凭他的资质进入坠星峰也算是合情合理。”

  “大长老,当初您可是承诺收我世侄的,但现在您却反悔了,您这不是坑人吗?”胡海越想越气脱口而出,说出口之后菜发觉不妥,对方在怎么说也是一位权势庞大的人物。

  果然,听见胡海的话大长老大怒。

  “嘭!”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胡海说道:“当初你怎么说的?看看你那世侄,一级剑士?我们辰云什么时候收过那么差的弟子?别在说了,白千林已经收他为弟子了!”

  “但坠星峰的人修为都……,什么?您是说白千林长老收李遂为徒?怎么可能!”胡海震惊叫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连令牌都已经领走了,为此白千林还跟韩大伟吵了起来!”暴怒之后的大长老恢复了平静,不得不说大长老控制情绪的本领还是很强的。

  “好了!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你回去吧!”大长老开始赶人了。

  胡海得知李遂拜在白千林的门下,也没说什么,怀着震惊而又不敢相信的心情离开了。先去打听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行,白千林在辰云想来都是以低调著称。现在居然为了李遂跟首席执法长老起冲突,这事说给谁听谁也不信。

  稍微打听了一下,胡海不得不信了。在十几位长老和全部新进弟子的宣传,白千林和首席长老韩大伟冲突的消息像长翅膀一般传遍了辰云的每一个角落。胡海还想以为在场的长老打听到更加令人震惊的消息,白千林晋级为剑尊了!

  在一年前还只是显示出中级剑宗修为的白千林,这次跟韩长老的对峙中出现了剑尊魂影,虽然没看见他亲自出手,但剑尊魂影已经说明了一切。一年的时间从中级剑宗晋级为剑尊,这样的提升速度让人怀疑,很快就有人猜测上次白千林出手是不是故意隐瞒实力。

  一时之间,辰云的小道消息满天飞,传言也是漫天飞。

  “知道吗,跟我们一起进来的那个李遂被坠星峰的白长老收入门下了,好家伙居然成为我们的师叔了!”

  “这事早就知道了,我还听说白长老为了这个家伙跟首席执法长老起了冲突。”

  “哦?李遂是什么人物?怎么知道白长老那样维护?难道又是一个跟刘歆师姐一般的不是天才?”

  “他能跟刘歆师姐比?别开玩笑了!”

  “那他跟大长老的孙子王寒相比如何?”

  “他呀连我都比不上,他就是一个蠢才,入门弟子中他的资质是最差的,修为也是最低的,真不知道白长老看中了他的哪一点。”

  “对啊,当初我听说他加入坠星峰还以为是白长老的弟子收他呢,想不到近几年不收徒弟的白长老居然收他为徒。难道那家伙有什么特殊的天赋被白长老看上了?”

  “估计不会,如果有什么天赋的话他就入门的时候肯定会说出来的。”

  “即使被白长老收为徒弟也没什么打不了的吧。白长老的修为还没有大长老的几位弟子那么高呢!他教出来的徒弟你们也知道的,没有一个是达到剑宗的,连他自己只是个中级剑宗,有什么稀罕的。”

  讨论中的两人像看外星人一般看着他。

  “兄弟你是闭关刚刚出来的吧!”

  “咦!你怎么知道?”闭关出来的人问道。

  “现在除了闭关的人,辰云谁不知道白长老是以为剑尊强者。告诉你吧,在新人领取令牌的大会上,白长老跟韩长老对峙不落下风。”

  “韩长老?哪个韩长老?”刚出关的人问道。

  “还有哪个韩长老,就是那位铁面无私的首席执法长老韩大伟,要不是掌门人和大长老在场,两人肯定打起来。”

  “哇!白长老什么时候变成那么厉害了,那个韩长老可是早在十年前就晋级成为剑尊的人,白长老居然能跟他比不落下风?”

  “嗯,不然的话掌门怎么会把刘歆师姐送到坠星峰学习呢!”

  “什么刘歆师姐要去坠星峰?这消息我怎么不知道呢!”

  “不知道吧,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才打听到的消息,本来大家以为那时掌门人只是说说而已。但就在刚刚掌门人通知了刘歆师姐,让她明天开始前往坠星峰修炼。直到白长老说可以出山为止。”

  “兄弟厉害!刚刚的消息居然都知道。”

  “那是!”被赞的人得意洋洋。

  “唉!坠星峰的生活那么贫苦不知道刘歆师姐能不能适应!”

  坠星峰的生活是出了名的农家生活,什么都要自己做。其他的几脉都是有转职后勤人员,不用弟子负责做饭之类的,只需要做一些日常的生产任务即可。如果能升级成为精英弟子的话,连生产任务都不用做了,只需要努力修炼即可。

  像坠星峰这样既要做家务,又要种菜的,哪里还有什么时间修炼啊。绝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去坠星峰的原因就是工作繁重,修炼时间太少。白千林的懒惰可以说出了名的,想要得到他的指点几乎是不可能的,到了坠星峰跟自己一个人练没多大区别。

  “那个李遂,简直是踩了狗屎,走狗屎运!居然让他成为我们的师叔,就他那鸟模样也配做我们师叔?”这时候最火大的要数吴大豪,本想自己进入辰云之后肯定有机会好好羞辱李遂的,想不到刚一开始就被李遂站在头上了。

  酷OX匠网3首{C发ft

  “大豪说得对,李遂只是一级剑士居然成为了我们师叔,连我都觉得丢人!以后我们一定要找我们这个师叔好好切磋切磋。”同为大长老门下弟子何轩的徒弟,吴大豪跟几位师兄弟很快就混熟了,吴大豪的吐槽很快得到大家的响应。

  “对!”我们应该多找我们这位师叔多交流一下武技,这样才能进步的。

  “哈哈!”几人大笑起来,觉得这个主意很好。

  同门师兄弟切磋是很正常的,在切磋中有什么失手误伤的也会经常出现,只要不下重手一般都不会受到什么惩罚的。因此切磋就成为了门派中解决私人恩怨的重要手段,门派对于这样的切磋一般都不会干涉,这样的切磋氛围能一定程度上激发弟子的修炼欲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