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尊魂影!”几声惊呼响起,所有人都盯着白千林身后的虚影,连掌门人也不例外,甚至连跟白千林对峙的韩大伟也一脸的震惊。大家对韩大伟的剑影似乎已经习惯了,对于白千林的剑影表现出的震惊可以看出,平时白千林在众人的眼中就是一个小透明。

  更‘新p最快'Q上3U酷匠网!5

  剑尊魂影是达到剑尊级别的强者才有的一种特殊现象,当剑尊气势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有这样一把巨剑出现,剑尊魂影已经成为剑尊的标志了。从名字就知道只有达到剑尊级别,才会有这样一种拉风的标志。这是李遂第一次看见剑尊的标志性剑影,看着两把巨型剑影他心里已经本震撼得翻江倒海了。

  白千林给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辰云剑派的大部分人都知道坠星峰的白千林长老是五位长老中修为最低的,仅仅中级剑宗的修为连一些执法长老的修为都要高过他。首席执法长老根本就没有把修为低下的白千林放在眼里,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即便你的职位高但实力不足的话也得不到别人的尊敬。

  “住手!”掌门人终于出来做和事老了。

  用复杂的眼神看一眼白千林,掌门人厉声说道:“你们两人是怎么回事,这是辰云剑派,东南域第一大剑派,你们当这里是酒馆还是斗牛场?又吵架又打架!”

  听见掌门人都发怒了,两人都同时撤去令人心悸的气势,气势尽去剑影也随之消散。

  “李遂,你来说说,你愿不愿意拜其他人为师?只要是五脉掌管人的弟子你想要拜谁都可以。”掌门人突然问道。

  李遂被问得一滞,他明白掌门人的意思,他希望自己能改变师傅这样的话就能避免争吵出现了。自己选择的白千林也不好说什么,也符合首席执法长老的意愿。

  掌门也颇为头疼,从来都是因为弟子天赋高的惊人才被各峰的掌管人破例收为徒弟的,没有像李遂那么平庸的天赋还被掌管人收为徒弟的。传出去的话确实不怎么好听,如果白千林只是一个中级剑宗的话还好一点,可以直接让李遂拜在大长老弟子门下,大长老的弟子有高级剑宗强者,这样白千林就不能说什么了。但现在白千林居然变成了剑尊,他记得去年白千林还只是一个七级的剑宗,一年的时间就晋级为剑尊,简直难以相信。

  “掌门人,李遂已经是我门下的弟子,为什么要拜到其他人门下呢?”白千林今天跟他们杠上了。

  “五师弟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让李遂到其他的人门下学习,你也知道李遂的资质不太好。你独自教的话可以教资质好点的,要不我让刘歆转拜到你的门下?”掌门人安抚道。

  “掌门人!”听掌门说让刘歆拜在白千林门下,大长老焦急的喊了出来。

  “不可!”韩大伟也惊呼不可。

  “刘歆确实很优秀,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来我坠星峰住一段时间,但李遂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走的。”白千林说道,他就死心眼一定要收李遂为徒。

  “你……,哎!”听见他那么固执,连掌门人都有些恼火。

  “禀掌门人!我只想拜白长老为师!”李遂说道,他想了一会就做出决定了。白千林为了自己的事情才引起冲突的,自己可不能为了私心让白千林遭受打击。而且拜在其他人的门下也不一定会好,即便让李遂拜在大长老门下他也不愿意,大长老此人的心胸太狭隘。

  “哈哈!听见没有,李遂只想拜我为师!”白千林听见李遂这么说开心的笑起来,不断的对着李遂点头表示满意。

  “不行!你作为一个掌峰人,收资质那么低的弟子就不怕人笑话吗?”首席执法长老韩大伟也是死心眼的人,反对到底。

  “我收徒弟关你屁事!赶紧把255的令牌给我,我没空给你瞎嚷嚷!”白千林心情变好了,怒火也渐渐消退。

  这时候大长老王松站出来说话:“两位师弟不用争执了,你看都像什么样子。白师弟收弟子我们不干预,但我们辰云也算是一个大门派,如果弟子修为太低也会惹人笑话。这样吧,半年后就是新人测试,新人测试通过的标准是七级剑士。”

  “不要说七级剑士,半年时间我能让他变成剑师。”白千林心直口快的说。

  “既然白师弟那么自信,那么就以剑师为界限,半年后李遂如果达到剑师修为的话那师弟就可以收他为徒,如果达不到标准的话就让他退出我们的辰云怎么样?”王松趁机说道。

  “不必这样,如果达不到标准的话就只能做你的徒孙,不能做徒弟!”韩大伟道,对于赶人他心里还是比较抵触。

  “好就这么办,现在先把令牌给我,达不到标准我再给回你!”白千林爽快的答应了,但还是要求拿令牌。

  韩大伟正想上前理论,被大长老拉住了,不断的对着他使眼色。在大长老和掌门人的劝阻下,韩大伟还是同意了暂时给李遂第255代弟子的令牌。

  这一次的斗争中获得胜利,白千林很高兴。

  “师傅您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啊?弟子的天赋并不好,我怕会让师傅失望。”李遂心事重重的,半年内晋级剑师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达到的,不然辰云的考核就不是只是设置到七级剑士。

  辰云的入门是三级剑士,考核是七级剑士,半年的时间跨越四个等级。而李遂是一级剑士,需要达到剑师的级别,跨越九个等级。半年时间跨越九个等级,这可不是一般的天才能达到的,不要说李遂只是资质平庸的人。

  “答应什么?”白千林疑惑问道,接着响起了之前大长老的提议,哈哈大笑道:“你还真以为我答应他们的要求了?我是让他们先拿令牌出来,以后我一宣传你是我的徒弟,他们的弟子连师叔都叫了。难道他们还真敢把令牌收回去?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又不是神,半年内想达到剑师的级别太异想天开了。如果是刘歆那个小丫头或许还有可能,但你的资质确实有点低。”

  李遂没想到白千林居然打的这番注意,惊讶的道:“师傅您这样做没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难道他还能打我不成?我可不怕他!哼!”白千林一脸无所谓,似乎对首席执法长老韩大伟有很大的意见。

  “师傅,听说您一年前还……。”李遂欲言又止,想问白千林的修为怎么回事,但又不敢说出口。

  “一年前还是六级剑宗,现在怎么变成剑尊那么快是吗?”李遂没敢问出来,白千林帮他说出来了。

  “嗯!”李遂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

  “这有什么,是他们大惊小怪而已!我之前隐藏了修为,今天才想吓一吓他们。”说着说着白千林突然低声在李遂的耳边说了一句:“乖徒儿!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位剑神。”

  李遂听了之后一惊,顿时呆住了。

  “哈哈哈!你还真信啊!”白千林看见李遂呆住了,顿时笑起来,像一个恶搞得逞的顽童一般。

  “师傅我也有一个秘密想告诉您!”李遂一脸认真的说道:“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句话埋藏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憋着找不到人说,趁现在这个机会跟白千林说一说,不然真会被憋死。

  “嗯!我知道!早就发现了!”白千林的回答让李遂更吃惊。

  “哈哈!你以为这就能骗得了我?”白千林看着惊讶的李遂,无情的打击到。李遂被他随口说的知道给镇住了,现在才反应过来。白千林是此道高手,对于李遂的说法当然是不信,于是就顺着李遂说知道。

  而李遂本来只是想说出来心里舒坦一点的,想不到被白千林一句知道给吓着了,他的内心已经在流泪了:跟白千林说这些事情,典型自己给自己找坑啊!

  “师傅您看我这样的资质要多久才能像您一样厉害?”李遂不禁关心起自己达到剑尊的时间来。

  “唔!这个很难说,说不定明天就到了,说不定今生无望!”白千林说出了让李遂很鄙视的答案,这不是废话吗,专家级别的回答啊!

  李遂不再说话,白千林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边走一边思考。

  “不过想要半年内达到剑师的话不是没有一丝希望的,还有一个方法让你还有一丝丝的希望!”白千林沉思了许久说道。

  “真的?”李遂顿时兴奋起来。

  “嗯,我无意中得到一个方法,能帮助人拓宽经脉,淬炼体魄,提高魂气的淬炼速度。但这个方法暂时没有人尝试过,不知道效果和副作用如何,要不你试试?”白千林说道。

  “师傅,我是说真的!”李遂一脸哭笑不得,这时候白千林还跟他开玩笑。

  “我说的也是真的,这次没开玩笑,我去年得到的这个方法,在一本破旧的古书中发现的。只是上面副作用的部分残缺了,无法得知副作用是什么。你师兄和师姐都知道,但他们都没有尝试,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想尝试的话我去找药材。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脚踏实地老老实实的修炼,即便新人测试的时候不达标也没关系,我不会让人赶你走的。”白千林一脸肃然的说道,特别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表情很坚定。

  “谢谢师傅!我先想想吧!”李遂说道,未知的事物总是令人恐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